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今天的苏沛白的表现真是很特别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说话这么喜欢含沙射影。百度搜索(乡/\村/\小/\说/\网 www.xiangcunxiaoshuo.com) 还一句接着一句的,以前也没见他说这么多话啊。 季菡按下窗户,风吹起她的齐肩发打在脸上,她抚到耳后转过头来认真地看向他:“所以,你是吃醋了,在质问我?” 质问啊… 苏沛白不自觉地苦笑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他哪里能哪里敢质问季小菡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地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在是他苏沛白站在不言语不追问的立场。 也或许,是苏沛白自始至终都处在很低的位置,从当初半隐瞒半引诱地跟她结了婚,表面上苏沛白肚中鼓鼓趾高气昂是胜利者的姿态,实际上他就是一只充气老虎,不用戳就破了。 对方不回答,季菡也就不再追问。 两人气氛略微怪异地到了一个高级别墅小区。 季菡离开这两年,城里的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变化,至少之前这个小区季菡都是没见过的。 时间还很早,小区外面的人并不多,苏沛白径直将车开进小区大门,然后在正门口的一栋装修非常现代的独栋别墅面前停下来。 门口早已有穿黑色马甲白衬衣的年轻男人等着,看见苏沛白的车便笑容满面地迎上来。 两人的关系明显不一般,苏沛白下车来,男人张着手臂似乎是想要拥抱他的样子,苏沛白皱着眉头躲过去。 “嘿,之前看新闻还以为你开窍了,没想到还是这副死样子呢…”男人张口语气尖尖,倒跟之前的杰瑞有些像。 之前虽然自己不告而别,给杰瑞丢下一大堆烂摊子,但是后来事情平息之后,该她的酬劳倒是一点都没少地打到了账户上,就为这一点季菡心里都对那个前经纪人心存感激。 于是这样的好感便顺延到面前的人身上,季菡开门从副驾驶下来,满脸笑容正要对他友善地打招呼。百度搜索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男人的眼神动作明显比季菡的最要快,他惊呼了一声表情夸张地向着季菡冲过来。 “天啊,天啊。” 他不断地鼓掌惊呼,绕着季菡绕了两圈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季小菡呀!” “啧啧,”他连声感叹,眼神古怪惊喜将季菡从头到脚打量几遍,然后抬头冲苏沛白道:“你还真是长情!” 当年苏沛白和沈昊同时微博对季菡隔空表白的时候,她正在一路躲藏的逃离路上。 因而她没有多大的感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娱乐经济世家等,各种圈子里掀起的滔天巨浪。 现在的感情多廉价多容易啊,特别是对于苏沛白和沈昊哪样的人上人来说。 可这两人偏偏看上一个人不说,还这么正大光明地在人前表露,甚至可以说是卑微乞求的态度。 最最关键的,是女主角在这样的风尖浪口上跑了! 若不是碍着苏沈二人的强大势力,这样的奇闻异事不知道会被人怎么改写传诵,写进史册。 看着面前男人夸张的反应,季菡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似乎这人比杰瑞八卦多了。 苏沛白不知道是看出了季菡的不适应还是被男人那句话刺到了,他眉头紧皱非常不耐烦地上前半步来,恰好挡在季菡的身前,言简意赅地直接恐吓:“你再废话我把你打包了扔回巴西去!” “行,行,行。” 男人双手举高做了个投降的动作,对着季菡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季小菡同学,非常开心认识你。” 这人态度转变之快,季菡只觉得自愧不如。 熬了通宵眼睛有些发花,只看见他西装马甲上有个名牌,看不清是阿鑫还是阿磊的。看最快章节就上(乡/\村/\小/\说/\网 www.xiangcunxiaoshuo.com) 她笑了一下伸手道:“你好。” 两人的手还没握上,苏沛白不耐烦地直接去拉季菡的手,大步往别墅里走,催促道:“哪那么多废话,赶时间!” 既然苏总裁开口说赶时间,那就是真的赶时间了。 不到一个小时,两人焕然一新地从别墅里出来。 季菡穿了一套黑色偏正式的套装,里面是白色荷叶领的衬衣,发尾微卷,妆容清淡又不失庄重,完全是干练职场女性的样子。 苏沛白天生贵气自然是不用怎么装扮,他快速地洗了个澡喝杯黑咖啡,看着季菡这副从没见过的样子眼神微微一深。 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地离开别墅小区一路往着客户公司去。 自从小白出生,季菡从没有跟他分开过这么久,心里是牵挂惦记得很。 可是当着苏沛白,她也不好打电话回去问他的情况,正忧心忡忡的时候手机响了一下。 是季念用微信发来的小视频。 点开来,画面上是小白胖胖白净的脸,画面上他抱着季菡以前大学时候的照片喊了几声妈妈,然后抱着嘴边响亮地亲了一口。 小家伙明显是哭过,眼睛里晶莹剔透的鼻尖还红。 “扑哧…”季菡不自觉地笑出声来,眼睛发酸又想哭。 小白说话算是晚的,而且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的性格,整天臭屁耍帅得很。 季菡不知道教了他多少遍叫妈妈,或者亲一口,小白硬是拽上天不不理她,可现在他视频里的样子真是让季菡的心都快化了… 不停地点开重复播放了好多遍。 小孩的嗓音脆生生的,在密闭的车里苏沛白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自从季菡再回来,苏沛白都让自己刻意地去忽视那个小人的存在。 他孤独寂寞惯了,对闹哄哄的小孩子真是没有那么多的期待和爱,或者说就算他对那个小人有一点点的感情,那也是因为季菡的缘故。 而季菡明显并没有想把小白介绍给自己的意愿,苏沛白自己也不好提。 可是他这样的不主动,在季菡看来却是冷漠,不由得又想起之前他质问孩子是谁的话来… 也不是心里藏得住话的人,季菡放下手机转头直直地看着他:“你似乎对小白一点都不关心?” 苏沛白眼角有青筋隐隐地跳,转头撇了她一眼:“那你希望我关心?” 被他这句话堵得没有任何言语,夫妻两谈论自己的孩子是这种情景,这世间恐怕没有其他人了吧。 轻轻叹了口气,苏沛白温声道:“很早之前的有一段时间,我爷爷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孩子孩子,那时候我一心想的是把你留下来,有了孩子你就不会再乱跑了,谁知道现在是这样的状况…” 是啊,以前苏沛白一提着生孩子的事情,季菡都跟他冷脸,可是现在他的亲生儿子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却一眼都不愿意看。 心里起起伏伏,又冷又热,季菡想不明白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会到现在这么啼笑皆非的关系。 到了合同上地址的时候刚好过了上班时间,季菡开门下车去,苏沛白戴上黑框眼镜也跟着下来。 带着kc总裁去跟人谈一单不过百万的合同… 直到到了人家前台季菡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做法多么不理智,不过对方前台姑娘明显也没有这么想,看两人穿着气势皆是不凡,没有多问地就领到了会客室去。 这是一家规模不算大的贸易公司,租了写字楼里的小小一间,前台加上所有的员工也只有十个左右。 大概公司来的客人也不多,苏沛白的气质吸引了小姑娘们来门口观望,叽叽喳喳一点都不正式。 苏沛白背对着门口站着,季菡虽然因为妆容和气质的原因,很难让人联想到很多年前的头条季小菡,但也不敢太正面对着人。 在会议室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季菡有些坐不住了。 站起身正准备去催促,推门进来一个穿西服的中年男人。 像是知道季菡的来意似的,对方不待季菡开口便主动自我介绍,表示她手里那份订购合同是他签的。 男人的说话做事都非常严谨,分寸拿捏很好。 他像知道苏沛白的身份似的,说话间十分恭敬,简单明了地告诉季菡,虽然订购合同是他签的,但是货期等问题他却是做不了主,需要总部上司决定。 总部… 季菡和苏沛白两人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没有那么容易。 男人自然看见了两人的动作,微微一笑递过来名片,恭敬地道:“季小姐,这是我上司的联系资料,他说他随时恭候,您的光临。” 不知道是不是季菡多心,男人那个“您的光临”中的“您”字明显是加重了音。 这似乎是一场有预谋有目的的商业谈判。 而且对方的靶心正对着的,似乎就是季菡。 苏沛白眼神微凛,冷淡地瞟了一眼季菡手中的名片,接着大步跨出会客室。 季菡也小跑着跟上。 在电梯门关上之前小跑进去,季菡气喘吁吁的看着手里的名片。 这可以说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上面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似乎是地址。 季菡低声读出来:“花半里,墨兰。” 这是什么地方,季菡觉得自己在外面两年,为什么这座城市说哪哪不知道? 正疑惑间,只听身旁的苏沛白轻笑了一声,他微带嘲讽地道:“他还真是费尽了心思。” ftex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