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照常理来说,一个男人主动问女人说交朋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心怀不轨意有所图。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但也不知道是非常幸运还是非常不幸,佳忆和沈昊恰好就是那百分之一。 暂且不提他那显赫的家世,单单就说他在娱乐圈无法磨灭的印记和地位,佳忆就非常明白自己跟他不是同一国的,沈昊说的交个朋友,倒真是单纯地…留个联系方式认识一下。 当即互相加了微信,沈昊随手翻了翻佳忆的朋友圈,随意地开口问:“你刚从同安过来?” 佳忆点头,对着这位沈大少爷,佳忆说不出来是什么感受。 虽然丝毫谈不上喜欢,但也不是那么排斥。 “那你晒得还好啊。” 沈昊长身玉立,风流倜傥地靠在车门上,又说了一句。 佳忆自然明白,同安市漫长的夏天强烈的紫外线,所以那座城市的人普遍比较显老。 很多女孩子稍稍有点爱美意识了,都会想着来四季分明的别处。 她可不能跟沈昊解释说是自己在病床上躺了半年恢复过来了,胡乱地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沈昊倒也没有多问。 非常绅士地看着佳忆她们进去公寓,他才缓缓开车离开。 林每一按开电梯,脸上的八卦光辉又回来了,用手肘撞了撞佳忆问:“沈昊哥哥帅吧。” 佳忆干笑了两声。 林每一继续问:“跟你男朋友比呢?” 佳忆头疼,继续纠正:“那不是我男朋友…” “好吧,他为什么不来看你啊?” …… 真是无语,这个好歹也是大明星啊,怎么一点偶像包袱没有地,这么关心她的感情问题。 林每一明显是想要将家搬到佳忆这边来的打算,两人洗完澡在沙发上看电视,睡觉前不约而同地觉得饿了。 家里的食材没有补充,而且也没人会做。 于是林每一便打电话叫外卖。 外卖刚刚定好,她的私人手机响起来,她看一眼来电显示,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居然是…苏沛白? 一脸疑惑地接起来,下午的事情林每一还记得,所以开口不算很友善地喊了一声:“沛白哥哥。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每一。” 向来是惜字如金有话说话的苏沛白居然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欲言又止地开口道:“今天下午那个…” 林每一不明所以。 苏沛白咳了两声,然后继续说下去:“就是今天下午送去医院那个女人!” “啊?” 林每一一愣,转头看了看吴佳忆,然后回答苏沛白的话:“佳忆姐姐,怎么了?” “你让她来公司一趟吧。” 苏沛白的语调又恢复了一贯的冰冷,他言简意赅说了这样几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每一一头雾水,看看熄掉的手机屏幕,再看看佳忆。 自然是知道有事情,佳忆双手撑在膝盖上,非常善解人意地主动问:“他找我?什么事?” 林每一发自内心地觉得唐突,但是苏沛白的命令她又不敢不服从。 吞吞吐吐说了之后,佳忆倒是满口答应了:“没事吧,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换了身简单的衣服,佳忆一点妆都没化,跟着林每一下楼。 车开出老远佳忆突然万分惆怅地感叹了一声。 林每一以为她是害怕苏沛白,正要出声安慰,没想到后者语调惆怅地开口说了一句:“刚叫的外卖也吃不了了。” “…” 似乎在她的心中,苏大总裁还不如那半块比萨来的重要。 林每一看佳忆的眼神渐渐多出些膜拜… 她明明是从小城市来,没有一点点阅历和经验,但不管是对苏沛白还是沈昊这样的人物,不光没有半点奉承讨好,她甚至连半点畏惧都没有。 刚才佳忆看沈昊的眼神,让林每一非常深刻地觉得,她就像在看一件物品,就是那种对她没有半点吸引力的各种物品。 林每一庆幸着自己总算是没有看错人,同时莫名为那两个人心酸了一把。 晚上kc大楼的人很少,两人将车停在大门口的车位进去。 大厅里却是开着大大的灯,好几个保镖阿姨管家都在大厅里站着,全部都是束手无策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苏浩初。 晕倒之前模糊的记忆袭来,佳忆想起这似乎就是她下午在这里见过的男孩子。 苏沛白脸上愁云满布,看见林每一和佳忆走进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表情更阴郁了。 他还没开口说话,那个小男孩尖叫了一声朝着佳忆扑过来:“妈妈!” “…” 感受着在场人无数双探究的眼神,佳忆对白捡这么大,这么帅气一儿子的事情有些心虚。 脸上火辣辣地,她推开小男孩发热的小手,微微尴尬地说一句:“不好意思小朋友,你认错人了。” 可不要看苏浩初年龄不大,但力气却也是不小。 佳忆扯了两下没有扯开,蹲下身来对视着他的眼睛。 小白的眼睛晶亮,清澈透底地倒影出自己的样子。 佳忆看着他那一脸委屈的样子有些心疼,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得跟他说明白:“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不是你妈妈。” 她的话音刚落,小白的小嘴一瘪,然后大声地哭了起来。 嘴里不断地嚷嚷着:“妈妈,妈妈不要我了!” 这样的一句话从这么小的孩子口中出来,真是让人心疼啊。 一直在旁边沉默地打量着佳忆的陈飞明走上前来,他也是满脸的感慨和怜惜,恭恭敬敬地对着佳忆鞠了一躬开口道:“不好意思,吴小姐,我们家小少爷给你带来困扰了。” 佳忆手忙脚乱地去给小家伙擦眼泪,然后机灵的小孩子便顺势拽着佳忆的手臂钻进她的怀里来。 他的小胳膊非常用力地抱着佳忆的脖子,开口语气无比地委屈:“妈妈你不要走。” 这个让人心疼的小家伙。 陈飞明用手掌擦了擦眼角的泪,然后弯着腰对佳忆道:“我们小少爷自从懂事以来,很少再这样抱着一个人硬要喊妈妈了,大概他真的跟你投缘。” 小白这一张脸人见人爱,本来佳忆对他都心疼怜惜得很,现在他那么一抱,佳忆的心瞬间化成了水。 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干笑着回答陈飞明的话:“没事,没事,大概是我大众脸…” 陈飞明对这个冷笑话没有半点反应,他脸上的表情不变,又深深地对着佳忆鞠了一躬:“我知道提这个要求有些冒昧,但是请您看在小少爷跟您这么投缘的面子上,能不能帮忙照顾一下他。” 佳忆一愣… 帮忙照顾,这是怎么样的一个说辞,或者定义? 正犹豫间,大厅旁边的沙发上突然传来一个冷冰冰没有半点情绪的声音:“陈爷爷,您不用跟她说那么多,直接问她要多少钱就行。” 佳忆的嘴角抽了抽。 她已经非常努力忍耐了,但是奈何那人说话的语气,连同内容到表情都完全戳中她的怒点,佳忆站起身来气势汹汹朝着他那边走过去。 不对,身后还跟了一个小尾巴。 小白的双手紧紧拽着佳忆衣服下摆,跟着她亦步亦趋地朝着他爹那边去。 不得不承认,佳忆就是只纸老虎。 刚才听见他说要多少钱那样的话气的半死,现在到了他面前,看见他如雕刻如艺术品一样完美的侧脸,佳忆心跳莫名加快,脸发烫,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你,你说什么哪?” 话出口才觉得有些底气不足,倒是身后的小尾巴瞬间转向倒戈针对他爹去了,他仰着脸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意味:“对啊,苏沛白,你说什么呢!” 哪有这样叫自己爸爸名字的啊,佳忆非常明显地看见苏沛白的眼角抽搐了两下… 他一下子站起身来,高大健硕的身材朝着佳忆这边过来,迎面都是浓浓的压迫和气势,佳忆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 小白则是很没骨气地躲到了佳忆背后去。 但是佳忆明显不够资格做他的挡箭牌啊。 苏沛白毫不怜惜地一把将佳忆拽开,然后低头直接将小白拎了起来,开口恐吓威胁:“苏浩初,我一天不打你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小白哇哇大叫,双眼泪汪汪地看着佳忆求助:“妈妈,妈妈救我…” 现在轮到佳忆的嘴角抽搐了,不救吧,看见这个玉做成的小孩心疼,救吧…她似乎又没有这个分量。 她咬了咬牙上一步,毫不畏惧地看着苏沛白:“你把他放下来!” 苏沛白不看她,僵硬着脸低吼了一句:“滚!” 林每一皱眉,正要担心地上前开解,被陈爷爷面有所思地拦住,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果然,佳忆并没有被苏沛白的这一声吼吓退缩,她白净精致的脸上表情越发坚定,看着苏沛白一字一顿开口道:“把,他,放,下,来,如果你想要我帮你照顾他的话。” 苏沛白皱着眉沉寂两秒,在大家看不见的角度,他看着小白的眼中带了些淡淡的愧疚和怜惜。 两秒钟之后,小白被放到地上去,他毫不犹豫地往佳忆身边跑,抱着她的腿眼巴巴地问:“妈妈你留下来了吗,你会跟我一起回家对吧。” kpmd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