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心尖密爱:兽性总裁温柔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那之后,林每一对佳忆终究是有了些变化。乡·村·暁·说·網 不知道是想明白了,还是别的什么,她不再赖在佳忆家里不走,连碰巧在电梯口遇见,她也是简单打个招呼,别别扭扭地跑了。 佳忆隐隐地觉得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觉得有些…怪异。 因为林每一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被抛弃了一样,让佳忆觉得自己像个负心汉。 不对,是负心的女人… 那天逛街建立了深切坚挺的友谊关系之后,夏思彤总是在电话中约佳忆出去玩。 可像她们那种吃喝不愁的大小姐啊,佳忆真的是跟她们玩不起。 拒绝了几次之后,夏思彤便在电话中骂她是“负心的女人”。 听见她这话,正好是佳忆第五次面试没有结果的时候。 不是人家学历和经验要求高,就是佳忆实在看不惯面试官色眯眯不专业的样子。 现在听见夏思彤这么说,佳忆哭笑不得地回答:“你让你的男朋友跟你玩啊,成天找我做什么。” 夏思彤回答:“朱连翌可忙着呢,兼职去了。” 抿唇,佳忆看看时间应该是赶不上十点那场面试了,便让夏思彤直接过来找她。 这座城市冬天的气候非常纯正浓厚。 佳忆站在会展中心的广场上等着夏思彤过来,她穿了件黑色短款羽绒服,小短靴牛仔裤,抱着文件袋在原地转圈圈取暖。 很快便听见左前方传来一声清澈短暂的喇叭声,佳忆心中一喜跑过去。 咦? 开车的是一个穿黑色西装面色古板的中年大叔,她不认识。 正疑惑间,后座的窗户玻璃无声拉下,露出一张让人惊心动魄的脸…苏沛白。 从那天面条之后,苏沛白和苏浩初也不来找她了,所以她真是过了好一段的清净日子。 今天却在这里碰见… 佳忆的眼睛一闪,定下神来回头再一看,夏思彤明明是开的mini,面前这辆却是宾利… 她真是冻傻了才会把这两款车搞混,现在像只哈巴狗一样凑上来。 许久不见的人坐在无比奢华的车里,湿冷空气将他的头发和眼神都打湿,出奇的清俊好看。 佳忆觉得自己的心跳乱了半拍。 她的呼吸微微停滞,张开口招呼都打不出来,只是保持着刚才那样微微弯腰的样子看着他。鄉·村·暁·说·網 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苏沛白的唇角上挑出一抹异常讽刺的冷笑。 他微微偏了偏头,斜眼看她:“有事?” 苏沛白坐着,佳忆站着。 明明佳忆是俯视的角度,可是苏沛白的气势过于强大,生生让两人的地位掉了个方向。 她的脸微微发烫,心跳有些快,正想说明明是你鸣笛让我过来的,却又听到一声冷笑。 苏沛白悠悠换了个姿势,长腿交叠发出浓浓的王者之气。 开口却是半点都不仁慈补大度:“苏浩初没有在,你在我面前演戏没有任何用。” “…” 佳忆的脸憋得通红,明明自己在那边等朋友,是他召唤自己过来,现在又说自己演戏? 这个人的是有多么擅长内心独白自导自演,明明自己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什么好脾气好修养,在苏沛白面前就是空气。 佳忆伸手重重地搭在他的窗户上:“苏沛白,我再最后跟你说一遍,我心里对你没有半点妄想,就算全世界只剩一个男人,我都不会看上你!” 沉寂的双眼看不出一点点的波澜,苏沛白又笑了一声,语调悠悠:“是吗?蓄意接近林每一,接近苏浩初,学季菡的动作姿势习性说话的方式,你以为这样我就能看上你?!” “哈哈!” 苏沛白像听见了全世界最好的笑话一样,他的手在腿上拍了两下:“你不要以为你跟季念那点阴谋诡计我看不明白,你回去告诉他,他还没有资格试探我!” 季念? 试探? 佳忆的眼睛眨了一下,再一下。 这算是苏沛白对着自己说话最多的一次,但是佳忆却完全听不明白。 苏沛白这样的人,查到自己跟季念有来往也很正常,可他为什么说自己跟季念有阴谋? 天知道,她只想跟季念断的干干净净,为什么在他那边却成了同一个方队的了? 她的眼神和表情骤然变得有些急切,莫名地觉得苏沛白说的那些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或许真的是有人在刻意把她当抢使。 她搭在窗户上的面的手伸进去,一把按住苏沛白的手臂:“你在说什么,什么季念,什么计划,你给我说明白?!” 但是苏沛白明显不是会受佳忆恐吓指使的人,他的用两个手指就将佳忆的手弹开。 然后像她的手是什么脏东西一样,他皱着眉头嫌弃地拍拍刚才她接触到的地方。 皱着眉头对司机冷声开口:“开车。” 司机不敢忤逆反抗,一踩油门开出去。 佳忆跌跌撞撞追出几步,最终是眼睁睁看着那车消失在视线中。 “王八蛋!” 最讨厌这样说话说一半,故弄玄虚的人了,佳忆对着车离开的方向大声地骂了一句。 回来刚好看见夏思彤那辆mini…这样狗血的人生简直了。 她拉开车门坐上去,夏思彤对着她吹了声口哨:“刚才远远看你挂在人家车窗户上,做什么,想勾搭富豪啊?! 连夏思彤都这么说她,佳忆坐正了身子看她:“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我的脸上,写明了我是贱人这几个字吗,全世界都这样说我,我冤不冤?” 夏思彤不知道,自己这样一句玩笑话会让佳忆有这么大的反应。 能够拒绝季念,夏思彤当然知道佳忆不会是那种人,连连打了几个哈哈跟她解释道歉。 也明白夏思彤这是玩笑话,但是佳忆心头的那团火怎么都灭不下去。 所以她一路上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夏思彤自知理亏,下了血本说要请佳忆吃饭逛街。 佳忆也不扭捏矫情,搭着夏大小姐的洪福买了两套,但都是价格低端的平民线。 夏思彤不满:“佳忆姑娘,你不用替我省,你让我买的和你穿的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啊。” 干笑了两声,因为自己身上穿的是季念之前准备的… 可是这样的话她也不好跟她说明白,只坚持说喜欢这些。 见劝她不动,于是夏思彤自己也选了几身去买单。 将衣服放在车上,两人去吃川菜。 夏思彤看见佳忆点了好几个辣菜,开口惊奇地叫:“你也吃辣呀,同安天气热,那里的人大部分都少辣清淡。” “对啊。” 佳忆点头回答,“不过我爸妈都吃清淡,我家就我一个奇葩。”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受到的嘲讽怀疑太多了,佳忆自嘲起来也是毫不客气的。 夏思彤被她这样子逗笑,嘟着嘴开口抱怨:“佳忆你真是太意思了,要是早点认识你,我才不会跟朱连翌那个呆子在一起呢。” 佳忆的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 夏思彤对那段恋爱关系似乎早就有了很多意见,现在再提起她男朋友,还是有满肚子的怨气:“他成天就知道赚钱赚钱,兼职兼职,完全不把我这个女朋友放在眼里。” 佳忆抿了抿春,别人感情的事情她可不好多说。 吃完饭下午还有个面试,夏思彤顺带着送她去。 是在跟公寓不远中心商圈的一家综合媒体广告公司,佳忆面试的职位是客服顾问。 夏思彤说在周围随便转转再过来接她,结果佳忆却在会客室等了许久面试都没开始。 前台小姐跟佳忆添了好几次的饮料,开口友善地解释说人事主管在回来的路上堵车,让她再等等。 这家公司一看就是女老板,装修风格温柔,公司女职员偏多,但氛围却是异常轻松温馨。 冲着这点吸引她,佳忆便静下心等着,跟夏思彤发微信让她先回去。 夏思彤的微信很快回复过来:“佳忆,你面试的公司叫什么名字?”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问,但是佳忆还是随手回复过去:“荷灿。” 夏思彤不再说话,佳忆喝了一口咖啡起身去洗手间。 出来洗手的时候,目光被镜子角落里精致的剪影吸引住。 是用红黑相间的颜色印制而成,晃眼一看像是盛开的莲花,再仔细一看,却像一个美女的侧影。 好漂亮。 佳忆的指尖微微一颤,正想要伸手去摸,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喜欢吗?” 收回手来转过身去。 身后是一个穿着藕色套装,面容恬静却有些苍老的女人。 她很瘦,头发高高挽起,带了一副无框眼睛显得整个人干练而利落。 猜想应该是公司的某高层,佳忆老实地点头回答:“喜欢。” 女人笑了笑,平静地开口回答:“这是一个很出名的画家,为一个很漂亮女人的画像。” 画家为漂亮女人的画像,一听就是个传奇而旖旎的故事。 可是那女人却是不愿意再说了,眼镜后面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佳忆。 恰巧前台姑娘走进来,她对着女人微微弯腰点头,然后指着佳忆道:“邱副总,这是今天来面试客服顾问的吴小姐。” 这个女人居然是邱亚,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两个当初同奋斗共患难的好朋友,现在再站到一起,却像是相差了十岁。 邱亚看上去太苍老,而佳忆却才二十出头。 kpmd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