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拒不承欢:老公,求休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姐直接微笑的提醒道,她到也没有真的对唐锦言和白勒凡有意思,只不过因为工作上的原因,需要问一下而已。 对于身边这个人说的话,到底有什么意思在里面,白姐心里面也非常的清楚的,只不过她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也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白姐提醒完就转身继续工作,至于她刚刚说的话,大家有没有听进去她不知道,反正最后尴尬的又不是她,管她多大的事情。 可就在白姐提醒完,还有人真的经过白勒凡和唐锦言身边的时候,直接凑到人家的面前,微笑的询问对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还两人之间的距离特别的靠近。 “不需要,还有你离我远一点。” 直接被打扰醒过来的白勒凡,语气非常不友好的说道,他刚刚好不容易稍微眯一小觉,最后直接被吵醒过来,还有靠他那么近,一看就知道有什么小心思。 “先生,给你这个是我们公司特意为你们提供的茶。” 那个空姐将那杯所谓的茶放在白勒凡面前,就快速的离开,因为在刚刚的时候,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瞬间有一种看猴子一样的感觉。 坐在唐锦言看到白勒凡这样的待遇之后,微笑了一下,最后继续睡觉,反正不管他的事情,不过对于白勒凡招蜂引蝶的能力,唐锦言表示非常的佩服。 白勒凡也知道唐锦言微笑还有加上那个眼神,到底有什么意思,但又不好直接说出来,也就憋在心里面,白勒凡现在又不开心。 唐锦言你爱怎么笑就怎么笑,等回去之后,我看你怎么可能笑的出来,你一个外市的人,想在本市里面抢肉吃,你这可就触碰到大家的底线了。 白勒凡想到过不了多久,会有更多的人直接打压唐锦言的公司这件事情,白勒凡就忍不住想笑出来,随后白勒凡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点。 …… “段哥哥,你说我们现在才赶回去,不会迟到吧!我记得白哥哥需要晚上才能够回到本市的,希望白哥哥不要临时改变行踪就好。” 宫桃着急的看着前方堵着的车,她们现在还没有上飞机的,原因在于去飞机场的路上,一不小心堵车,而且非常的拥堵,这一点宫桃有点小小的绝望。 “你放心,勒凡不喜欢随随便便改变自己的行踪的,他自己说过晚上才回来那么就晚上回来的,不会提前的。” 段少钦直接安慰道,对于白勒凡一些性格,段少钦也非常的清楚的,白勒凡就算那种特别不喜欢破坏早已经计划好做什么事情,那么就一定会在那个时间段做什么事情。 “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赶回去比较好,至少可以以防万一。” 宫桃着急的看着车窗外,看到每一辆车就好像走路一样,还没有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内心里面特别的着急。 “桃儿,你不用着急,我们会按照原计划回去,只不过稍微有点延迟而已,等下我叫人给我们换一下机票就行。” 段少钦看到宫桃着急,于是就让本来四点多的机票,直接换成三点半的机票,只要在三点半之前赶到就行。 宫桃听到段少钦叫人换机票的时间也没有那么的着急,也就淡定了,坐三点半的飞机,也就四点多赶到的。 “谢谢段哥哥,还是你最好,等你生日的时候,我也要带着你好好出来玩一次,至少你这一次带我出来,真的很开心。” 宫桃这次当然开心,她看上什么东西,段少钦二话不说直接买下来,有的时候更加夸张的是,宫桃只不过稍微多看了几眼的东西,段少钦也将其买下来。 这一路上买了那么多宫桃喜欢东西,自然非常的开心,之前本来有点小小的不开心,这个时候也没有想那件事情。 …… 就在宫桃堵车的时候,差不多好不容易赶到飞机场,坐上飞机美誉多久,白勒凡和唐锦言也已经下飞机,最最尴尬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 白勒凡回来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根本就没有人过来接机,但唐锦言就不一样,他在快要上飞机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告诉莫瑶溪。 等到几人碰上面的时候,莫瑶溪非常的无奈。 “boss……好久不见!” 莫瑶溪很尴尬的跟白勒凡打招呼道,其实莫瑶溪很想无视白勒凡的,但白勒凡就跟着唐锦言一起出来的,而且两人差不多走在一起,莫瑶溪想无视都无视不了。 “莫编辑,你这个时候不应该在上班之中,怎么还有时间到飞机场接机,你不需要好好解释一下这个吗?” 白勒凡知道莫瑶溪来飞机场的原因在于什么,因为唐锦言就在他身边,还有唐锦言在看到莫瑶溪的时候,那个眼神,一看就知道。 “莫编辑,你在上班的时候出来就算了,你为了接机,你竟然也让你的儿子跟着你一起过来,你儿子就不用上学了?” 白勒凡语气中充满酸酸味,这一股浓厚的酸味,直接让站在白勒凡身后的秘书有点受不了,简直受不了这一股酸酸味,差一点就要酸死她了。 “boss……我还在休假中,等到明天的时候,我才算正式上班,现在算是我的假期中,我做什么事情,boss你用不着管我。” 莫瑶溪微笑的回答道,对于白勒凡想管她的事情,莫瑶溪不想说太多,你直接给我闭上嘴巴就好。 “莫编辑,你这次请假还真的很久,我觉得你这个月的工资大纲真的不想要了,还有明天你上班的时候,最好交一份检讨书给我。” 白勒凡不想继续看唐锦言和莫瑶溪站在一起的画面,简直太刺眼,比莫瑶溪跟赵书平站在一起还刺眼,主要的,赵书平和莫瑶溪之间还没有那种默契的,但莫瑶溪和唐锦言之间就不一样。 两人之间的默契,特别的刺眼,让白勒凡有一种直接冲上去,把莫瑶溪扯开的冲动,还有莫殇也跟着一起过来,三个人站在一起,一家人的气息特别的浓厚。 白勒凡说完那些话直接转身离开,站在后面看戏的秘书,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刚刚还在吃瓜之中,没有适应好白勒凡突然间的改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