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六十九章:劈开狗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文素强忍住想要友尽的冲动,这寂殊寒死里逃生一回后,喷出的毒液真是越来越有内涵了,明褒暗贬的还把她也一起捎上。

    难道她的价值还不足以让人用玄天陨铁来锁着?有这么埋汰人的吗?

    “至不至于另说,你快想想办法!”

    要不是现在时间场合都不对,文素是真心想和他互怼一次。

    她看着一脸凝重的寂殊寒,心里咯噔一跳,旋即想起了话本里很多救人的桥段中,来救人的人第一次明明已经成功闯进最后的地点了,却愕然发现他的工具没带够,没办法把人一起带出去,于是只能再等下一回……

    卧槽,她还有下一回的机会可以等的吗?!

    她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有些迟疑的问道:“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今天没办法捞我出去?”

    如果他说是,信不信她现在就翻脸!!

    寂殊寒正丈量着狗链的宽度和厚度,闻言没好气的甩她一个眼白,颇为嫌弃的说道:“哪儿能啊,要是今天不能把你救出来,回去那个鲛王就能把我给活撕了。”

    鲛王?

    文素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寂殊寒说的是谁,等她想明白的时候,她已经需要手动把自己合不拢的下巴给抬回去。

    “你是说……扶苏也来了?”

    “嗯。”

    大概没有什么答案会比这更令她吃鲸的了。

    寂殊寒没有死,这算是文素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救了寂殊寒一条小命的人居然会是扶苏!

    他不是早就和夕雾一起回雕题国继承王位了吗?怎么会在这个紧要关头跑了回来?

    直到后来她才得知,原来扶苏在继承王位后,因为当了甩手掌柜而变得无所事事,他开始怀念和她在一起的那段为期不长的时光,遂又带了人一起返回人间想要再去探望一下她们,顺便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有竞争一把的机会,可谁知这么巧就赶上了发现在海里漂泊了几天,救下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的寂殊寒。

    扶苏的记性很好,可以说能从他眼前溜过一遍的人他全部都能记得住,也因此,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差点被喂鱼的将死之人是曾经和文素在一个队伍里待过的队友。

    当时寂殊寒真的是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扶苏二话不说就决定用自己的道行来救他,夕雾为此险些没原地爆炸,主仆二人废了好大一番功夫,甚至让人快马加鞭从雕题国里带来了有起死回生之效的瑶池圣莲,这才把重伤濒死的寂殊寒从鬼门关里给拉了回来。

    救醒了寂殊寒,扶苏自然也就知道了妖王殷祁的想要摧毁神州结界,攻占人间的事情,他越听越觉得义愤填膺,尤其在听到文素她们很可能有性命之忧后,就更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好悬没直接冲回雕题国里带齐兵马打上妖界去。

    后来他们经过多方追查,终于得知了文素被殷祁给掳回妖界,并用她来胁迫曲清染、荀翊的事情,为了能阻止这一切的悲剧发生,寂殊寒伤好之后并没有直接去找曲清染,而是和扶苏合计了一番,决定险中求胜,分头行动。

    大部队跟他一起暗闯妖界先把文素带回来,小部队则去找曲清染她们汇合,于是才有了现在寂殊寒悄摸摸偷闯妖界来救她的这一幕。

    寂殊寒在计算了良久之后,终于站起身来,手腕一翻,镰刀后卿已经握在了手中,那久违的流畅线条和充满了死亡之息的气场,都奇异的让文素有种感慨万千的感觉。

    看着对方紧紧的握着镰刀,神色凝重的样子,她扯扯嘴角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话虽这么问,可是她心里多少已经有几分谱儿了。

    “劈开它。”

    果然!

    寂殊寒的答案也算在她的预料之中,文素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狗链,宽度只有半截手指的长短,按理来说这面积也是足够施展的了,但是现在可不是放在地上去砍,而是她的脖子就在下面垫着呢。

    但凡寂殊寒一个力道掌握不好,她就只有人头落地这一条出路了。

    “有多少把握?”

    “一半。”

    那就生与死五五开咯?

    文素暗暗合计了一下,感觉这已经是相当高的存活率了,何况动手的人还是寂殊寒,作为有主角光环笼罩的男主,他的成功率怎么着也会比其他人更高吧?真要换个人来她估计还不愿意呢,拿命做赌注的事情,哪里由得了她挑三拣四?

    所以文素多少还是愿意相信男主幸运buff可以给她也共享一点。

    于是她麻利的低下头,自己把头发全部撂到了一边,露出了被禁锢住的细长脖颈道。

    “那赶紧的!利索点!”

    最坏的结果不过是早死早超生,与其在那儿畏畏缩缩、犹豫不决,不如干脆赌一把!

    她把脖子晾出去好一会儿也不见寂殊寒动作,文素皱了皱眉,扭头看着他问:“还愣着干嘛?”

    在这种应该争分夺秒的时候,真亏得他还有心思发呆。

    寂殊寒握着后卿,看着文素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忍不住抿了抿唇,问:“你就这么相信我?”

    她难道不怕自己马失前蹄,一时失手把她也给砍了吗?

    在寂殊寒的本心里,用后卿硬砍实在是下下策,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看的有多么无所不能,如果此刻被囚禁的人不是文素,换个别的人来,他大概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犹疑,反正死了就死了,只要把尸体带走,殷祁没有了坎水,一样可以达到阻扰他的目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现在这个人是文素。是他好兄弟的挚爱,是他媳妇儿的心头肉!

    有了诸多顾忌,他下起手来少不得会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对于寂殊寒的顾虑,文素多少也能体会他的心情,别的不说,就说冲着好友的脖颈下刀子这种事情,打死她也做不出来,这要是有个什么万一,特么那可是一条人命,她自忖自己背不起这样的良心谴责,哪怕也许不应该怪她。

    文素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来,神色看起来比寂殊寒这个执行者还要镇定,她认真的看着他,就事论事般的分析道:“眼下这种情况难道你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见寂殊寒默默地摇了摇头后,她似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既如此,左不过都是一个死,被妖王搞死还不如死自己人手里了,起码你还能给我收个尸,你说呢?”

    “……”

    特么就不能说点吉利话?!

    寂殊寒无语的送了她一个白眼,他都说了还有一半的成功率,怎么这家伙非要说的好像她死定了似的,他有这么不靠谱吗?!

    正郁闷的档口上,只听得文素又凉凉的附加了一句。

    “再说了,我要真死你手上,你等着看小染怎么摁死你吧。”

    “!!!”

    卧槽!就知道能跟曲清染那种女子混的好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好相与的?!

    这份“威胁”不大不小,刚刚好就戳在了寂殊寒的痛点上,本身他的犹疑中最大的因素就是顾忌到曲清染的心情,小部分是因为荀翊,还有一点是因为和文素同患难过的友谊。

    他寂殊寒这辈子就没有几个真心的朋友,好不容易才遇见一个荀翊和文素,又刚好和他的心上人是一路人,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顺顺当当的把文素救回去,也许到最后哪怕是看在文素的份上,曲清染都一定会愿意跟他重归旧好甚至以身相许的。

    两人说开后,当下也不在迟疑,一个跪直了背脊低着头,很是有种引颈待戮的模样,一个则手握长镰对着那脖颈处不断比划,颇有点如临大敌的感觉,要不是两边的表情都有点不符合当前这一幕,这画面看起来就和午门斩首似的一样惊悚骇人。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