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在一起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从分班之后,王令玉想找她吃个饭,都很困难。早上起的太早,中午溜的太快,下午找不到人。

    想着可以在食堂偶遇却连续好几天没见人的王令玉,忍无可忍,在课间操期间直接跑到16班围堵某人。

    “咱们丸子变成大忙人了啊!想见个面都见不着人。”

    看着阴阳怪气的王令玉,童小梧很识时务地伏低做小。

    “没有没有,主要是最近学习任务重,所以……”说着干笑两声。

    王令玉瞥了她一眼,直接下达命令:“中午别跑了,等我一起吃饭,我和你说些话。”

    因为王令玉说完就直接走人,也没给她打探消息的机会。一早上,童小梧都在想对方要和她说什么,就连上课也不如前几节课认真。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15班课任老师一向喜欢拖堂,透过窗户远远地见15班老师还处于意犹未尽的叮嘱中,和秦沁恬和舒妘说了声,就坐着思考事情顺便等着王令玉下课。

    而当王令玉和李娜常荏荏一起过来时,后面还跟着徐赋和王泽。明明也经常看到,可童小梧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加快。

    王泽老远就和童小梧打了招呼,徐赋跟在后面笑着对她点点头,称得上十分温柔了。童小梧也朝对方笑了笑,尽量让自己自然、放松。

    几人一起走进食堂,一起打饭菜一一起找地方坐下。看着自动分成两组的几人,童小梧满脑袋全是疑问。

    原来不是一起吃啊!亏得她还找了很多话准备调节气氛呢。

    徐赋王泽两人自发走到另一边的空桌,中间还隔了好几张没人的桌子。

    正当她松了一口气时,王令玉开口了。

    “小梧,我一直想和你说一件事。”王令玉有些犹豫,虽然早就决定和她说了,却仍然有些迟疑。

    “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童小梧认真吃着饭,显然有些心不在焉,随意嗯了一声。

    “我上个星期和王泽在一起了。”

    童小梧哦了一声,表情未变,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王令玉不禁松了口气。

    还没等她完全放松,她就见童小梧突然停下夹菜的动作,猛地看向她。

    “什么东西??”脸上眼中具是惊讶。

    王令玉扶额,感情刚刚没有反应是因为还没反应过来?她实在不明白这个人反射弧为什么这么长?

    童小梧也不是真的需要王令玉重新再说一遍,她只是想表达一下惊讶而已。

    “我不在的日子里!你们居然背着我……”

    “我这不是在和你说嘛~每次想找你根本就看不见人,我能怎么办?”

    童小梧想了想自己上周的时间线,好像…确实不容易找到她。

    心虚看了看王令玉,脑袋却飞速运转,仔细在记忆库里找有关王泽和王令玉之间的回忆。

    思索了许久,心里想着平日的互动,两人怎么看怎么不搭,总觉得两人走不久,但也不能在别人欢喜间泼冷水。于是她笑道:

    “好,我知道了!希望你们好好的。”

    “你这话感觉好敷衍!你就一点都不好奇他俩怎么在一起的吗?”李娜哈哈笑了两声,开口。

    王令玉也点点头,“我也觉得你好敷衍呀。”

    童小梧无言,她说这话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难道要她说:我不看好你们,你们赶紧分手吧。

    她虽然自认为是王令玉的好朋友,可关系再好也不能去泼冷水,没人会高兴的。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在祝福同时,也找准自己的定位,感情的事,不要瞎参合。

    周围嘈杂的声音此起彼伏,餐桌上的人有说有笑。

    了解完王令玉和王泽之间的所有事情后,童小梧算是明白了。

    他们之间的事大概可以用日久生情来概括,王令玉是王泽前桌,她又是收作业的小组长。

    王泽经常补作业,王令玉又经常催他交作业。一来二去,据王泽告白时说在这期间就对她萌发出了感情。

    童小梧心里有个直觉,并且十分强烈。

    直觉告诉她:这段感情在她这个旁观者看来,很草率。同时王泽也不像是对王令玉认真的样子。

    她相信自己一向准确的直觉,但说出的话却不能是心里想的。

    她只能委婉和王令玉道:你自己别陷太深,毕竟现在以学习为主。

    王令玉浑然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她心思一向细腻,又怎么会看不出来童小梧脸上那欲言又止的纠结样子呢。

    她道:“没事的,反正就试试嘛!我对他的感情其实更多偏向朋友的,如果以后真的分手了,我大概也不会怎么在意的。”

    “你不喜欢他?”

    “也不是,我也说不上来喜不喜欢,我只是觉得和他相处总觉得缺点什么?根本不像情侣,你懂那种感觉吗?所以你就放心吧!”

    闻言,童小梧稍稍放下心。她本就看不出两人之间产生那种稍微恋爱的温情,现在看王令玉的样子,多半是不明白何谓喜欢吧。她没办法给她任何有效的建议,毕竟她在感情上也是个半吊子,更没有说服力让别人相信她的话,何况有时候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

    而且,直觉始终是直觉,没到最后一刻,谁又知道结果呢?作为朋友,总是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最重要的是,她希望王令玉能好好的,所以不知不觉间,思想就转变了。

    “不过既然在一起了,就好好感受一下青春的恋爱,不要有顾忌。”童小梧又道。

    闻言,王令玉‘哟’了一声,居然觉得有些稀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稀奇啊,你居然让我好好享受。我还以为以你的性子即使不反对,但也绝不可能会支持呢。”

    常荏荏笑道:“可能突然想通了。”

    “不会是有什么情况了吧?一般只要有了情况才会这么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娜一说完,王令玉像是想到什么,笑着调侃道:

    “说真的,你是不是背着我有什么情况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其实我比较好奇你和徐赋之间的事,你和他现在怎么样了?”常荏荏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人,奸笑。

    李娜跟着嘿嘿两声,也催促她说说她的想法。

    童小梧听到她提到徐赋,有些尴尬。只能干笑两声,打着哈哈:“你们不都是知道吗?有什么好说的。”说完故意扒了一口饭。

    “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几人知道她在转移话题,不禁又调笑了几句,可是童小梧呢?任凭她们怎么威逼利诱也没能再多说一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学校的自习室不再受到同学们的欢迎。

    相较于自习室同学们更愿意在班级里静静看书学习,以至于自习室慢慢被遗忘。

    童小梧发现这里是个学习的好地方是在高一,徐赋和她第一次告白的时候,那时她觉得在教室待着,每天面对那人尴尬,所以决定换个地方学习,或许更能让她集中精力。

    不过随意走进这被遗忘的地方,却发现比之教室好上千倍百倍。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开门,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不速之客坐在那里。

    是徐赋。

    关门的手一顿,对他出现在这里觉得十分惊讶,心跳的有些快,却仍然故作镇定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徐赋随意翻了一页,轻笑一声,看向她:“来自习室不是学习,难不成还有其他事?”

    童小梧张了张嘴,竟然无法反驳。

    来自习室不是为了学习,难不成还是为了其他事?

    “这里安静一点,教室里太吵了。”看着童小梧突然沉默,徐赋故作不在意解释道,“上次来就觉得这里的氛围才适合学习,所以就过来看看。”

    说着,沉吟半息,挑眉笑道:“这里的确不错,很安静。”

    “……”

    自习室作为一个公共区域,童小梧没有权利赶走来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没再理他,走到老地方坐下,拿出书和试题,开始了下午的学习。

    徐赋坐在靠窗的最后面,他不确定她坐哪儿?但拜良好的记忆所赐,那天他来时对方坐在中间靠后。

    他想,那他就坐在最后面吧,这样无论她坐在哪里,他都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她了。

    想到自己像个小毛孩一样冲动,就这么贸然过来了。知道她害羞的性格,他也不敢再做一些出格的事,他害怕把她吓跑了。

    自从那天那个完美的误会后,徐赋心里认定了某人对他的承诺。现在先以学业为重,之后的事,从长计议。

    童小梧的那三个字母,像是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

    他想,两年他都过来了,不过短短一年罢了。

    童小梧说的话在他耳中像是默认,她没有点破,他也只当作不知道。只要她见到他不别扭,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他很想看她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在他面前说笑。

    偏头看了看前面那人,笑了笑,低头做起自己的事来。

    这样和谐的情况持续了好几天,两人都相安无事地做着自己的事。而新的一次月考又一次落下帷幕。

    这一次,童小梧的化学成绩下滑了很多。本来她的化学在高一的时候情况就不太好,即使高二难度降低了不少,但对于她来说,还是不太理想。

    她理解不了物理和化学,让自己走过那条及格线最笨的方法就是死记硬背。背题型、背公式,以及不断刷题。

    运气好的时候遇到同类型的题就能拿到一个不错的分数,运气背的时候……就像现在,刚好到达及格线。

    想到陈望特意把自己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教育了十多分钟,童小梧略感心累。

    不是她不努力,而是她从初中起就不怎么理解化学的脑回路。

    一个名称在老师嘴里变了又变,一个化学方程式的叫法也不尽相同。

    如果她数学和化学成绩好一点,她也不会来念文科。

    这时班上的人差不多都吃饭回来了,听到耳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她干脆收拾东西去自习室。

    徐赋向来来得早,这半个月童小梧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和别扭。对他,脸上也越来越趋于冷静。

    但她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假象而已,她在他面前,向来都是慌乱的那个。

    看似稳如泰山,实际慌得一匹。

    她只不过在拼命压抑自己心里的那丝悸动。

    好在对方除了像以前一样偶尔和她斗几句嘴外,没有更多的事情发生。这种感觉就像回到了以前两人相处那样,这也导致了为什么她这些天这么平和的原因。

    刹那间,她都觉得有些恍惚,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在那天给她传达了一个错误信息,可是她反复又仔细地想了无数遍,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不过她想,两人现在的相处已经很好了,至少,没有那么尴尬。

    童小梧尽量放平自己的心态,把他当作普通同学,而不是不断扰乱她心房的男孩子。在她不断自我催眠下,童小梧面对他,少了不少压力,当然也自然了很多。

    拿出这次考砸的化学卷,看了一会,心里还是十分抗拒,于是又将它丢在一边,一会儿有时间了再研究。

    她最近比较迷数学,因为她找到了数学隐藏的那丝乐趣。

    翻开那套卷子,兴致勃勃动了起来。很快,自习室就只剩下纸张和笔的摩擦声,以及桌椅偶尔传来的响动。

    或许是今天被老陈批评了那么久的时间,三道题做下来,一看老师给的答案,居然全错。童小梧十分挫败,不信邪地又换了一种做法,最后的答案还是错的,

    老师给的答案就只有一串数字,而没有过程,就是为了避免懒惰的人不经思考,直接抄袭。

    童小梧对学习有着别样的执着,这种执着能让她勇于和同学开口,麻烦别人教她,但多数时候是因为担心别人不耐烦,就算是秦沁恬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所以听了一遍也就自己琢磨,但自己琢磨也往往浪费了很多时间。

    咬唇悄悄看了看后面的徐赋,她心里纠结着。要是真的走出这一步,前面做的一切可就都是白用功了。

    说不定他还会瞧不起自己,说什么自己欲擒故纵,或者是矫情?

    但她又想,或许自己问了她也不耐烦了怎么办?

    一心扑在题目上的童小梧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或许是曾经他对她太有耐心了,以至于童小梧觉得,徐赋人那么好,应该不会那样对她。

    毕竟两人已经算是和解了。

    徐赋此时在做竞赛题,相对学校里的考卷,这类题对人的要求很高,对很多人都不友好。

    包括他。

    全身心投入的他并没有发现桌椅发出的声响,也没有注意有脚步声朝自己走过来。

    “那个……”童小梧停在徐赋面前,面露犹豫,声若蚊蝇,“你可以帮我讲一下这道题吗?”

    徐赋半天没有解出这道理,心里有些烦躁,偏偏还有人那么不识趣。正欲抬头毒舌几句,一抬眼就见某人站在自己面前,十分拘谨。

    很久没见到她不好意思的模样,听她问题目,更是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他确实没想到,她居然会找他。

    不过刹那间,他就放柔了目光,语气也尽量柔和。他问:“哪一题?”

    闻言,童小梧面露喜色,她还以为对方不会理她了呢。

    毫不客气地坐在徐赋前面的桌椅上,拿出手里捏着的试卷和草稿,指了指刚刚一直纠结的题目。

    徐赋目光扫了一眼,几乎立刻就有了思路。不同于做竞赛题难度,学校出的题对于他来说很少被题目难倒。

    徐赋拿起笔,不急不缓的声音开始给她梳理这道“难题”。

    和一年前的声音一模一样,两人坐的姿势几乎也和以前做前后桌时是相同的,就连笔也还是以前给她讲题目那支。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记这些事记得那么清楚,可能……在那时就已经在不自知间把和他有关的回忆记在了心里。

    听着熟悉的嗓音,童小梧一开始还在认真听,可后来听着听着,思绪就跑远了。直到头上被轻轻敲了一下,不痛,却正好可以让她回过神来。

    “你干嘛?”

    一抬头就看到徐赋慢悠悠收回拿笔的右手,对上那双含笑的眉眼,听她不满,反倒觉得像是在撒娇。

    一瞬间,童小梧的脸就红了。

    “听懂了吗?”徐赋像是没看到她一瞬间红透的脸,慵懒地靠在椅子上,下巴轻点那道题。

    “懂……懂了。”童小梧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觉得自己肯定疯了,居然在这种时候对他发起呆来。“我自己看看吧。”

    说着,准备收拾东西跑回去,但显然,徐赋太了解她了。

    “那你给我重复一遍刚刚我说的思路。”说着,还将草稿纸拿在手里,眼里极快闪过一丝笑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