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5章 怎么给的我怎么还回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的个老天爷啊。”苏沫沫想都没想,直接扑过去,捂着他的嘴,不让她出声,“张妈,我已经醒了,一会儿就下去了。”

    脚步声渐渐的离开。

    苏沫沫整个人都累瘫在了床上,更准确一点的说是萧齐砚的身上。

    “虽然我对你是挺满意的,但是你没有必要一大早的就对我投怀送抱。”萧齐砚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苏沫沫坐直身子,轻咳一声,掩饰刚刚的尴尬,“谁对你投怀送抱了,刚刚那只是情势所逼罢了,还有,你刚刚跟我说多少钱来着?三万?大叔,你是对我抢上瘾了是吧?”

    前几天的时候是三千,除去她给过他的那三百,还剩两千七,这一次他居然敢狮子大开口的跟她要三万,他疯了吧!

    他怎么不直接去抢呢?

    “你不给我也行。”萧齐砚掀开被子,下床,转身,深邃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刚刚说你是萧齐砚的老婆是吧,你别忘了,我可是在萧氏集团上班,你说要是这绿帽子直接都带在头上了,哪一个男人能够受得了啊?”

    “你……”苏沫沫气的头顶都快要冒烟了,心里面肠子都悔青了,昨天怎么就没有管住自己跟他走了呢?

    要死不死的是,居然还把他这个‘瘟神’给带回来了呢?

    “行,你厉害,不过,我现在没钱,你先走,要不然,被我老公家里面的佣人发现,咱们两个就都直接完蛋了。”苏沫沫看着他笔挺的双腿,标准的人鱼线,六块标准的腹肌……

    她扭头,耳根处升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轻咳一声,掩饰刚刚自己的尴尬,“你今天要是不走的话,别说是三万,就是之前的两千七都没有。”

    “太太,您起来了吗?我把早餐给您端上来了。”张妈又再一次的上楼。

    苏沫沫想都没想,直接下床,把地上属于他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都捡起来,抱成一团,塞进萧齐砚的怀里,打开窗户,直接把他往外面给的推去,“赶紧走,要不然张妈进来,一切可就都晚了。”

    “你……”萧齐砚刚一开口,苏沫沫就把他用力的往外面一推,‘扑通’一声,萧齐砚抱着自己怀里面的衣服,连人带衣,直接都给摔到了别墅侧院的草地上。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户和草地之间的距离,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暗暗庆幸,得亏窗户不是太高,要不然,自己还不得要摔死吗?

    苏沫沫仔细的扫视了整个房间,看到没有属于男人的东西时,这才披着一件睡衣开门,对着门外站着的张妈说道,“张妈,你放下吧,我去洗漱一下再出来吃。”

    “好的。”张妈不经间的抬眸间,就看到了苏沫沫脖颈上面的暧昧的红痕,尔后,低头,眼神微敛。

    明明昨天晚上看到先生回来的,为什么今天没有见到人呢?难道先生早早的就自己离开了?

    连她都没有惊动了?

    苏沫沫没有发现张妈的异常,走进卫浴间,开始洗漱,看着镜子中自己脖子上面的那暧昧的红痕时,张着满嘴都是白色泡沫的嘴巴,手里面拿着牙刷愣在那里。

    o m g!!!

    苏沫沫看着镜子中脖子上面的暧昧红痕,是吻痕没有错吧?是吻痕吧?刚刚张妈进来送早餐的时候,没有看到吧?

    张妈如果看到的话,到时候再跟萧齐砚一说的话,那她……岂不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下子,她牙刷的都不踏实了,刷了两下两下,把嘴里面的泡沫冲干净之后,转身,小跑出卫生间。

    再次下楼,张妈看到苏沫沫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长发捋在胸前,正好把脖子上面的那些暧昧的红痕遮挡了一些。

    吃早餐的时候,苏沫沫心不在焉的,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瞄向张妈,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似乎还是跟往常的时候一样,下意识的她在心里面松了一口气。

    可能……有可能昨天晚上,张妈什么都没有看到才对。

    ……

    丰城a大。

    林潇蕾看着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朝着她小跑过来的苏沫沫,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两步,吞咽了两口口水,“沫……沫沫?”

    “你还好意思叫我呢?你说说你,到底还当不当我的姐妹儿,好朋友了?”苏沫沫怒瞪着她。

    “是啊,怎么不是了?”林潇蕾左右打量着她,“你昨晚没事吧?”

    提起昨晚……

    苏沫沫的眼眶顿时泛红,“你丫的,你还好意思说呢,你是怎么当我姐妹儿的?你把我带去‘魅色’酒吧了,眼瞅着我喝高了,你都不知道看好我的啊?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把我带走了啊?”

    “沫沫,沫沫,你别哭啊。”顿时,林潇蕾整个人都慌起来了,“我不是不想着去旧你,而是我准备去追你的时候,立马就有人把我给拦着了,再说了,我看到那个男人了,长的多帅啊,你昨天在‘魅色’酒吧那番豪言壮语哪儿去了?”

    林潇蕾昨天晚上不是没有想过要去追她的,只不过呢,是在想要去追她的时候,被那个男人手底下的人给拦着了,后来,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也想明白了,反正今天就是带着苏沫沫出来散心的,如果她真的和那个男人之间发生什么的话,也算是一件……‘好事’,最起码,她不会过多的在郜浩阳身上过多的浪费感情和时间了。

    “我……我当时不是喝多了吗?所以才说了那些话。”苏沫沫明亮的大眼眶里泛起一层雾气,“你还真相信我说的话啊?你就不怕那个男人是个坏人,把我带走,再从我身上得到点什么,再严重一些,万一会是贩卖人体那啥的呢?”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再说了,你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吗?沫沫,我看到昨晚那个男人可比郜浩阳那个渣男好太多了,你们两个昨天晚是不是是那啥那啥了?”

    林潇蕾眼急手快的撩起了她的长发,就看到了她脖子上面的红痕,啧啧出声,“看来,你们昨天晚上够激烈的啊。”

    “林潇蕾,你够了。”苏沫沫低吼一声,眼眶里面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滑落,“你还是我的好姐妹儿吗?哪有自己把好姐妹儿往男人怀里面推的?你连救都不救我,林潇蕾,我跟我之间的姐妹儿情,到这儿也就算是结束了,以后我们大家,各走各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