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 拔除奸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苏墨染一脸的笑意,在场众人,怕是只有她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事情还没有玩,好戏还在后头。

    既然敢背叛他们,做出对不起他们这些伙伴的事情。那个辛远,就别想继续在帝国学院呆下去!

    “这个倒是先不急。反正磕头赔礼是怎么都跑不掉的。姚岚导师说是不是?”

    淡淡的笑了笑,挑衅的看了叶寒天一眼,让叶寒天一瞬间脸上写满了阴霾。

    “嗯。”

    姚岚脸色也很是不好看。这个苏墨染,实在是太狡猾了。只不过,看这叶寒天之前信誓旦旦的样子。应该是一切都安排好了才对。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叶寒天的玉佩既然丢了,自然是要给他找出来的, 也好证明一下陈安的清白。在场有嫌疑的人。还有一个。不如也一起搜搜身如何?”

    淡淡的开口。苏墨染的视线落在了辛远的身上。

    辛远微微一愣,心中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苏墨染。你休要血口喷人。我行得正站得直,玉佩绝对不在我身上!”

    说完。他便抖了抖身子,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叮!”

    忽然,一个清脆的响声。从辛远的的腰间。一块玉佩好巧不巧的掉到了地上。

    “辛远,你还说不是你偷的!”

    苏墨染看到那玉佩,冷漠的开口。

    “叶寒天,那玉佩是你的吧!”

    虽然看似是在问叶寒天,其实苏墨染的语气中却满是肯定。

    “辛远,没想到竟然是你偷了我的玉佩!”

    叶寒天脸色一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玉佩是从辛远的身上掉出来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给辛远解释。不过,他也算有点心计,只是一瞬间,便把一切事情都赖在了辛远的身上。

    “怎么可能……我明明将玉佩别在了陈安的腰间的。”

    辛远愣在那里,喃喃自语着。他明明把玉佩别在了陈安的腰带上的,现在怎么会从他的身上掉下来。

    “导师,辛远偷别人的东西,还想嫁祸给其他的同学。依我看,这样品行不端的学生,应该被赶出帝国学院,并且永生都不得进入帝国学院,您看如何?”

    苏墨染冷漠的开口,没有丝毫的感情。若非是被发现了,辛远还不知道会做多少对她们不利的事情。这样的人,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留情。赶出帝国学院,也好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

    “苏墨染,你诬陷我!”

    辛远听到苏墨染的话,大声的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倒是好笑,我刚刚一直在这里站着,哪里有诬陷你的机会。之前你诬陷陈安偷了叶寒天的玉佩,如今玉佩却在你的身上,不如你给大家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墨染话中带着一抹讥讽,这个辛远,事到如今竟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若非是他还没有铸成什么大错的话,苏墨染说不准会忍不住直接要了他的命。

    “我……”

    辛远自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扭头,看到了一边脸色阴沉的叶寒天,忽然想到了什么。

    “叶公子,之前是你让我把玉佩放在陈安身上的,现在你可以给我作证,要救救我啊!”

    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把一切都说了出来。他好不容易才进入帝国学院,不想就这么被赶出去啊!

    “闭嘴!”

    叶寒天脸色微微一变,听着辛远的话,暗骂了辛远一声蠢货。他要被赶出帝国学院了,竟然还把自己也抖了出来,实在是蠢的无可救药!

    “啧啧啧,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你设计的啊。”

    苏墨染看着叶寒天,一脸的讥讽。果然,像是辛远这种人,到了关键时候,是很难憋住的。

    “来人,给我把他扔出帝国学院,并且通知众人,这个辛远日后再也不能进入帝国学院学习!”

    见势不妙,姚岚直接开口。她是要护着叶寒天的,不能让叶寒天有什么事情。这个辛远,就是一个废物,留在学院也没什么用了!

    姚岚话音一落,便有一个帝国学院的护卫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直接抓起了辛远,丝毫没有任何的留情。

    辛远挣扎着,却直接被那人带到了远处,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苏墨染同学, 这次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既然误会解开了,那也就没什么了。我找叶寒天同学还有点事情,就不在这里久留了!”

    留下一句话,姚岚便打算带着叶寒天离开。让叶寒天挡着这么多人的面磕头赔礼道歉,叶寒天是无论如何都不愿的。而且,姚岚也不可能让叶寒天受到那样的屈辱。她是帝国学院的导师,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导师且慢,刚刚叶寒天既然说了那样的话,现在自然是应该实施的。若是你就这么带他离开了,可是会让同学们觉得,你是在护着叶寒天,也对导师你的名声不太好的。”

    苏墨染淡然出声,自然不会让那叶寒天就那样轻而易举的离开。虽然不能将叶寒天赶出帝国学院,但是总是要让他付出代价的。磕头赔礼,今日叶寒天必须做!

    “呵呵呵,苏墨染同学,我都说了,这是一场误会。叶寒天同学也是一时气急,才说了那样的话,当不得真的。如今误会既然解开了,你也就没必要那么咄咄逼人了吧!”

    姚岚轻笑,威胁的看了苏墨染一眼,想让苏墨染给她个面子。

    苏墨染却只是当作没看到,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而且,之前是叶寒天咄咄逼人在先,若非是他先诬陷陈安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他之前既然说了要跪下磕头赔礼道歉,自然是应该遵守承诺的。”

    “苏墨染,你这是不准备给我面子咯?”

    姚岚听着苏墨染的话,身上忽然散发出了一股威压,朝着苏墨染压迫了上去。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威胁,似乎是打算强硬的解决这件事情。

    “啧啧啧,姚岚,你这是打算威胁我的学生吗?”

    怪老头的声音却恰好传了出来,缓缓从人群中走了进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