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3.Chapter133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回去之后, 当林磊将采购来的成果展示到大家的面前时,所有人都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来。即便是金莱这种养尊处优的少爷,虽然说也少逛国械中心这种场合, 但也只是观望观望而已,也确实还没能有机会一次性近距离接触到这么多高精尖的设备, 着实跟着一起振奋了一把。

    当然,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无疑是林磊的那把名为“红鸦”专属军械狙击枪了。在完成拍卖之后, 该军械的所属人上就已经直接写上了林磊的大名, 也算是确定了官方的所属人, 正式成为了他的专有品。

    余博涛的位置同样是狙击手位,相比起来,给他采购来的那把pi0虽然也属于高端的大狙,和林磊的比起来,就可以说完全是不一样的待遇了。

    但是大家也不会有人认为是林磊采取职位的便利给自己谋求福利, 因为早一步回来的周楚陇已经清楚地给他们说明过了,这把狙击枪可是傅先生“一厢情愿”要给林磊买下的定情信物,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当然,他倒是机智地对这位傅先生的身份只字未提, 一是傅泽行早就已经暗中和他打过招呼, 可即使没有这一层提醒,作为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多年的资深老油条, 他本人当然也是清楚有哪些事是可以说, 又有哪些事是不可以说的。

    接下去, 便正式进入到了军团内部的磨合阶段了。

    这一回可不同于平常时候在民间私斗活动时候的小打小闹, 可是类似于职业赛事的swlp联赛,以前那一套完全随心情进行的配合模式显然并不合适。再加上又有了新成员的加入,自然是需要好好地将默契度再次提升上一波。

    于是乎,除了已经正式辞职留宿在繁星会所里潜心为军团研发专属军械的周楚陇之外,其他人都回学校暂时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准备在swlp联赛正式开始之前狠狠地抱上一通佛脚。而这所有人之中,甚至还包括了叶冬星——她据说是不放心这样一群大老爷们的起居饮食,自发来担任军团经理人的职务,来为他们妥善安排好一切的生活所需。

    对于有这样一位大姐头来照顾他们,一众毫无生活经验的未婚男性们虽然知道是醉翁不易不在酒,但也自然是表示欢迎无比,毕竟根本毫无拒绝的道理。

    林磊他们这样积极的态度,苏见沉自然也表示了无比欢迎,直接豪气无比地在会所旁边的酒店里给他们安排了几个房间,都是宽敞无比的大床房,可以说绝对的待遇一流。

    一切准备就绪,制定好训练计划之后,大家就紧锣密鼓地投入到了最后冲刺当中。

    当傅泽行再次抽空来到训练室探班的时候,炸鸡军团的众人刚刚结束了一整套完整的训练项目,一个个正精疲力竭地颓倒在沙发上猛地灌着矿泉水。

    林磊听到敲门声一抬头,看到人影后就豁然站了起来,但是一看旁人基本上没有太大反应的样子,这才想起来现在估计就他一个人知道这人的身份,于是心里不由促狭地轻笑了一声,豁地开口道:“傅大……”

    他的第二声拉得很长,余光瞥见傅泽行微凝的脸色,心里顿时笑得更欢了,得逞之后才慢悠悠地继续说道:“傅大教授来了!”

    “来了。”傅泽行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没来得及转变,自然知道是跟前这人故意调侃,抿了下唇后自然无比地坐到旁边,随手就要去接林磊拿在手中的统计数据单,“训练情况怎么样?”

    然而他刚坐下,林磊就往旁边走了两步坐在了离他较远的那个位置上,无比公事公办地道:“回傅教授,目前我们整支军团的默契状况还算良好。就是夏天和胖爷因为在学校里均有不小的提升,有些超出之前的预估情况,所以后面的训练方案需要再调整一下。”

    吴月半在旁边听了,一脸得意地谦虚道:“哎呀大佬你也别这么说嘛!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成长的,我们都已经入学一段时间了,要说一点进步都没有,那不就真的白读了嘛!”

    奈何,他的话傅泽行显然并没有听进去,所有的注意力全部留在了林磊之前无比生疏的态度上,拧了拧眉,指着旁边的位置道:“林磊,你先坐过来说话。”

    林磊摇了摇头,依旧无比官方地拒绝道:“那怎么可以!傅教授这样的身份,我要是坐在你的旁边,不是太逾越身份了吗?现在这样的位置就刚好,特别合适。”

    傅泽行:“…………”

    杨夏天奇怪道:“磊子,傅先生让你坐过去就坐呗,以前不是一直都这么坐的吗?”

    林磊摆手道:“那是之前了,现在傅教授和我是师徒,当然需要有师徒的样子了。”

    杨夏天疑惑:“是这样的吗?”

    林磊反问:“不是这样的吗?”

    杨夏天摸了摸脑袋,总感觉好像确实是这样,但又总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太对劲,就不再说什么了。

    至于傅泽行,依旧没有说话,但即便是没有说话,整个房间的气压也随着他的沉默豁地低沉了下来。

    这里异样的气氛,将室内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不由地吸引了过来。

    林磊当然看得出来傅泽行这会儿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了,但是这人不高兴是不高兴,他的不高兴就不是不高兴吗?

    如果就这样弄一把狙击枪就能有用的话,那还要警察干嘛?

    说到底,谁特喵还不是个宝宝?!

    自从知道这人身份回去之后他就越想越气,虽然理性上知道傅泽行这种人不可能随便就把身份信息透露给别人。虽然说最后依旧是主动展示了身份,可是一想到自己也被归在“别人”这个行列,想想就觉得莫名不爽。

    反正,这位大人既然要这样瞒住身份防着他,他还不如彻底保持距离来得干脆,省得人家到时候老担心他会又多知道了什么机密,也可以避免这会儿因为坏了规矩而被回头算总账,这样一来,也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那个……我给大家在旁边的茶水间里准备了下午茶,大家训练辛苦了,跟我一起去吃吧!”最后还是叶冬星把两人来回看了几圈之后反应过来,从椅子跳了起来,便招呼着众人闹闹腾腾地往外面推去。

    “那我也去。”林磊无视了傅泽行的注视,也跟着站了起来。

    “团长大人你留下就好,先和我们的投资人好好谈谈项目问题吧!放心,你的那份我一会就给你送来!”叶冬星忙把他又一把推了回去,然后挥了挥手,干脆利落地关上了训练室的门。

    一时间,屋内只剩下两人,鸦雀无声。

    “下午茶这种东西我没什么兴趣,我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准备继续训练吧。”余博涛被推得不耐烦了,拧着眉说着,便转身想要回去。

    还没来到门口,却是被叶冬星一把抓了回去,顺便还被文件夹重重地拍了下脑袋。

    叶冬星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傻!人家明明有私房话要说,你还赶着回去做电灯泡,能不能有点眼力劲?”

    余博涛疑惑地摸了下自己被拍疼的位置:“是这样的吗?”

    杨夏天虽然也不是很确定,但是秉着第六感的直觉,这一回先一步接口道:“大概,应该是这样的吧。”

    反正他之前就一直觉得傅先生对他们家磊子的态度不同常人,现在经过大姐头的一点拨,简直是茅塞顿开。

    原来刚才那时候感到莫名的违和感,就是出在这里啊!

    繁星会所的隔音效果毕竟不错,中间隔了一堵墙壁,外面的对话内容没能落入室内两人的耳中,依旧安静地可怕。

    傅泽行也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耐心不足的时候,到底还是先一步开了口:“你坐过来。”

    林磊看了他一眼,转身又坐回了之前坐着的位置,就这样遥遥地看着他,道:“那么傅教授,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具体情况吗?”

    他的咬字非常的清楚,语调也很是平和,俨然是一副职员对上司汇报工作时候应有的恭敬态度。

    但也正是这份恭敬,让傅泽行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自在,莫名不悦。

    他的十指相交地放在身前,抬眸看去:“你就必须以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吗,林磊?”

    林磊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但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改变,仿佛早有准备地道:“必须这样,傅教授。之前我已经认真想过了,之前是我不懂事,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所以有了很多鲁莽冲撞的地方。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应该再像原来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们之间,必须遵从应有的规矩,即便不能对外揭发您的身份,但也绝对需要持有正当的交流礼节。”

    傅泽行:“我觉得以前这样就很好,没必要改。”

    林磊朝他微笑:“但是我非常认真地认为,现在这样才应该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傅泽行:“…………”

    林磊没等他继续开口,就朝他礼貌地鞠了一躬,抬步朝门外走去:“既然傅教授没有别的想问了,那我也去喝下午茶了。以后有了新的进展,再找时间向您老好好汇报,回见。”

    说完,头也不回地真的就这样离开了。

    整个训练室内顿时就留下了傅泽行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坐在沙发上,唯有突兀的铃声忽然响起,才打破了当前的这份死一般的寂静。

    他显然并没有接电话的心思,但是职业的本能让他不愿漏过任何一件可能无比重要的事情,于是,按捺下了当前的心情,还是将手机放到了耳边:“喂?”

    然而,手机那头传来的却是苏见沉似是快要断气的笑声:“我说泽行大人,你居然已经被林小子知道身份了吗?我看你这回是真的把人家惹得够呛啊,没想到有生之年里居然还有机会看到你这么吃瘪的模样,真是喜闻乐见。”

    傅泽行脸色微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在这里装了监控?”

    苏见沉坦然道:“那是当然,这件室内现在可是总计价值过亿的设备,你说,可能不装监控吗?”

    傅泽行:“…………”

    苏见沉安慰道:“行了,我知道你这也是人生以来头一遭,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呢,你以前做的事真的是太让人糟心了。恕我直言,如果按照这样继续下去,你是真的没办法讨男孩子喜欢的。”

    “滚!”傅泽行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爆粗是在什么时候了,但此时此刻他确实想不到其他什么词可以表达他对这位挚友眼下的感想,轻轻地笑了一声,“我不需要去讨谁的喜欢。”

    “那就可惜了。”光从声音也能想象苏见沉躺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啧啧摇头感慨的神情,“照现在这种情况发展下去,林磊小团长大概真很可能和你保持这样一辈子纯粹的‘上下级’革命情谊了。”

    傅泽行倒是很想去堵住这家伙的嘴,奈何一时忽然语滞,只道:“我自己会处理。”

    说完,刚准备挂断电话,便听苏见沉又慢悠悠地说道:“其实呢,我这里倒是有好多本典藏版纯爱经典启蒙书籍。虽然知道你一直嫌弃得很,不过现在这种时候,还是非常仗义地来问上一句——需不需要,借你几本启发启发?”

    “你的那些小黄书?”傅泽行对自己这位挚友的私人珍藏是有所知晓的,眉心微微拧了两下,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两圈后,开口道,“你在办公室等我,我现在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