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一章-秋去冬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两个小儿女在八卦话题里聊到了很晚,以致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才缓缓起床。

    孟然在小莲的帮助下,穿戴好衣物,然后洗漱。

    洗漱完,孟然习惯性地去寻找父母,准备早晨的问安。刚踏出院门的时候,忽然想起父亲昨日被县衙的差役带走了。

    那迟到的泪水,在孟然的眼眶里不停地打转,终是缓缓地滑落,大滴大滴地掉落在衣服上、地面的青石板上。

    从轻轻地啜泣,慢慢变成了嚎啕大哭。

    孟然就那样手扒着景墙,肩膀不住地抖动,一副无依靠的模样,让人为之心痛。

    响亮的哭声穿透了整座宅院。

    孟夫人闻讯而来,看到儿子扶墙大哭,身后站着手足无措的丫鬟小莲。

    孟夫人一把将儿子拉进了怀里,不住地问道:“然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娘,娘替你出气。”

    孟然抽抽噎噎地回答:“没有...没有人欺负我...我只是...我只是想爹了...”

    说完又是一阵哭号。

    孟夫人轻轻拍打孟然的后背,不住地安抚:“乖儿子。你爹很快就回来了。要是你爹回来了,看到你这幅模样,一定会生气的。你记得你爹经常跟你说什么吗?”

    “记...记得...”

    “那他说什么了?”

    “爹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就对了,我的儿子可是小小男子汉呢,怎么可以轻易掉眼泪呢...”

    孟夫人说完,把孟然扶住站好,掏出怀里的手绢,轻轻地揩拭着孟然脸上的泪水以及鼻涕。

    擦完以后,孟夫人把手绢在孟然面前晃了晃,“臭小子,看看这上面都是什么?全是你的鼻涕,快把人恶心死了...”

    孟然一下子就破涕为笑了,鼻孔里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鼻涕泡。

    孟夫人看到儿子的鼻涕泡,‘噗嗤’一声便笑了。

    笑声停止,孟夫人和煦地看着孟然:“怎么今天起这么晚啊?不知道肚子饿吗?”

    “饿了。”孟然揉了揉肚子,“昨天晚上睡得有点晚,所以就起晚了。”

    “走吧,娘带你去吃饭。”孟夫人仔细擦干净儿子的脸,随后牵着他的的手前往饭厅,“是看了什么有趣的书吗?”

    孟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莲,随即说道:“恩,看了一本有趣的闲书,有些忘记时间。”

    孟夫人用责怪的眼神扫了小莲一眼,说了一句,“小莲,以后啊,晚上记得催促然儿睡觉,他这个孩子,只知道看书,记得提醒他,别熬坏了眼睛。”

    “是,夫人。”走在后面的小莲恭敬地答道。

    孟然则是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回头对着小莲傻笑了一下。

    孟夫人陪着孟然吃过了早饭,随后便打发孟然去西院玩耍。

    孟然离开以后,孟夫人脸上的温和笑意逐渐散去,换上了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

    “小环,去看看福伯有没有把马车安排好,另外去把厨房准备的饭菜带上。”孟夫人吩咐道。

    小环点头下去了。

    不一会儿,小环带了食盒前来复命,“夫人,马车已经备好了,就在门口等着。”

    “好,去喊上春生。”

    ......

    当马车晃晃悠悠地驶向县衙大牢的时候,孟然正在跟小莲在西院的院子里打闹。

    两人追逐着如蝴蝶般飞舞的落叶,如两个快乐的鸟儿,叽叽喳喳个不停,早已把刚才的不快抛到了脑后。

    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

    马车车厢里的孟夫人,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动。他会平安无事的,他会笑着向自己问好,他会问自己昨夜睡得可好。孟夫人的心脏似乎随着这些想法快速跳动起来,砰砰地撞击着胸膛,把她僵硬的身体扯得生疼。她的体力似乎在凝视中耗尽,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过了一会儿,但孟夫人感觉像是过去了很久,马车外的寒意开始侵入她的身体,慢慢地钻进她的骨头缝儿里。她的视线开始模糊,精神开始恍惚,继而头晕目眩。

    孟夫人挣扎着换了个坐姿,浑身一阵酸痛,她不由得发出一声**。

    小环一脸担忧地看着孟夫人,“夫人,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唔...我没事,就是忽然有些头晕。”孟夫人有气无力。

    “那要不要先去仁寿堂给您看看?”

    “不必了,先去看看老爷吧。”

    “恩。”

    对话结束,孟夫人仍是没有挪开目光,就那样定定地坐着。

    马车忽然停了,车厢外有人声传来,是车夫在说话,“夫人,到了。”

    孟夫人尽力支撑起颤抖的身体,借助丫鬟小环的帮助,她终于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马车。她紧紧地抓着小环的手,又恐惧又害怕,连一丁点儿多余的力气都没有。

    她站在车辕边上,只见眼前是一道黑森森的墙壁,墙壁正中央有个大大的“狱”字,字下面是一扇黑漆漆的铁门,门口两侧站着两个狱卒。

    孟夫人带着仆人慢慢地走向那扇门。

    离那堵墙尚有一丈距离的时候,其中的一个狱卒大声呵斥道:“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

    小厮春生快速移步上前,自衣袖中掏出了一串铜钱,快速地塞进那位狱卒的手中,低头讨好道:“这位官爷,麻烦行个方便,我们夫人想要探视一下我家老爷,劳烦给个方便。”

    那狱卒掂了掂铜钱的分量,撂下了一句话,“等着,我进去问问我们头儿。”

    说罢,那人就匆匆地走进了那扇门。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那人又从门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睡眼惺忪的中年壮汉。

    那中年壮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孟夫人,对着春生嘿嘿一笑,“想要进去?好说。去跟你家夫人说,我要五两银子,给的话,现在就让你们进去,不给的话,就可以走了。”

    春生无奈,只得回身告知孟夫人。

    “小环,拿五两银子给春生,让他送与那人。”孟夫人淡淡说道。

    小环自荷包里掏了一锭银子,递给了春生。

    春生接过去,疾走几步,把银子给了那个中年壮汉。那厮竟然直接塞进嘴里,咬了几咬,“不错,不错。货真价实的银子。好了,你们可以进去了,不过,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春生连忙称好,随后招手,示意小环以及孟夫人可以进去了。

    三人跟在那中年壮汉的身后,一步步走向那道铁门。

    一走进那扇门,一股潮湿、腐坏的气味儿扑鼻而来,呛得孟夫人与小环连连咳嗽。

    那中年壮汉轻轻哼了一声,“不愧是富贵人家出身的,真是矫情。”说罢,中年壮汉只是大步地朝前走着,不管身后三人是否跟得上。

    昏暗的通道里,三道踉跄的身影跟着那个高大的背影。

    拐了两个弯,到了一处通道的尽头,那中年壮汉停下了脚步。随后那中年壮汉对着昏暗的角落喊了一句,“孟大人,你的家眷来看你了。”

    只听到昏暗中有着悉悉索索的爬动声音,一道灰白的身影慢慢地贴近了木栅栏。

    孟夫人痴痴地看着木栅栏后面的人。

    那中年壮汉自腰间解下一串钥匙,叮叮当当地开锁。

    一声‘吱呀’的开门声,牢门被人推开了,孟夫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泪眼朦胧地跌跌撞撞穿过通道,一直走到丈夫的身前,用力地扑在他的身上,恸哭失声,似乎整个人都被这哭泣声压垮了。

    她紧紧地抱着丈夫,泪流满面,哭声在整个封闭的空间里回荡。

    那中年壮汉与孟府的仆人,悄悄地退下了。

    良久,孟夫人慢慢走出牢门,拿起小环放在地上的食盒,对着丈夫轻声说道:“老爷,你一定饿了吧,吃点东西吧。”

    食盒在地上一一摆开,有孟浩最爱吃的西湖醋鱼、红卤千层脆耳、咸几秋耳卤素鸡、捞汁秋葵配蛤蜊、腐皮黄鱼卷、油浸蟹黄蟹肉,还有一壶上好的花雕。

    孟浩却迟迟未曾动筷。

    “老爷,你怎么不吃?是不是不和你的胃口?”孟夫人焦急的神情被掩藏在昏暗中。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孟浩的回应,“不是。只是昨晚睡得不好,现在还有些困顿,没什么胃口,等我再歇歇,就有了食欲。”

    孟夫人也就不再催促,只是用手紧紧抓着丈夫的衣角。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在狱卒的吆喝声中,孟夫人一步一回头地离开那昏暗的监牢。

    ......

    于是,之后的每天午时前后、申时左右,孟夫人都会来探视孟浩,每次都带着他喜欢吃的东西,还有一壶用来驱寒或者说是麻痹情绪的好酒。

    她每天总是变着花样做菜,每天都有不同的口味,却一点不走味,不走样,让他总是以舌头思家,以舌头回家,回到他们幸福和睦的小家。

    孟夫人每次来探视的时候总是穿戴讲究,脸上扑着薄薄的粉脂,虽然在黑漆漆的牢里,孟浩并不一定能够看得见。她比过去略微瘦了一点,身体把衣服包裹得越发严实。

    他偶尔问到家里的情况,她总说一切都好。小厮怎样卖力干活,丫鬟怎样用心做事,儿子孟然如何用心读书。

    孟夫人探视丈夫的食物,成了季节转换的表征。肥美的螃蟹、馋人的醉虾渐渐没了,随之而来的是东坡肉、椒盐猪油渣。

    秋天已经慢慢过去了,呼啸的北风开始粉墨登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