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0章 左右逢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50章 左右逢源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6-26 15:47:36|字数:2098

    关诗雨听到我提刘海,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痛苦起来,看得我心中微微一扭,有些心疼她。

    不过她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没好眼的瞪了我一眼说道:“我跟陈诚只是朋友关系,你就别在一旁旁敲侧击的了。”

    关诗雨这话说的,倒是显得我小肚鸡肠了,一方面她是有些埋怨我又提起了刘海,另外一方面也是在告诉我,她跟陈诚,真的没有所说的男女朋友那层关系。

    她多了这么一句嘴,一方面安抚住了我,另外一方面,也让陈诚面色一窘,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诚知道,此时他在关诗雨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我,但是又极为不爽,不爽的是我只是关诗雨的学生,却指手画脚的不给他一点面子,所以陈诚现在万不会把气撒在关诗雨的身上,只会对我颇有微词。

    我无所谓,只要关诗雨跟他没什么关系就好,像关诗雨这种大美女,不知道多少男人都会在屁股后边追求,但是陈诚不行,原因就是我看他不爽。

    “许同学,关老师对你这么好,想必你的成绩应该很好的吧?不然的话,怎么会得到关老师和付同学两个人如此的青睐。”

    陈诚这王八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说我什么,但是他可以使暗招,挑拨离间的本事也是有的。

    付渭清手里虽然捧着那束玫瑰,但是看到我对关诗雨的态度就已经心里不爽,这会正暗暗的在下面踩我的脚,听到陈诚这句话后就更加的不爽了,抬起膝盖,狠狠的顶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疼的一咧嘴,被陈诚看在眼里,以为是我故意跟他挑衅的,哼了一声,对关诗雨说道:“诗雨,我们两个还是别打扰你的学生们了,去那边吃如何?”

    他说着,没给关诗雨反应的时间,就抬手叫服务员。

    我赶忙说道:“诗雨姐,坐都坐好了,就别乱跑了,咱们一起吃大龙虾怎么样?”

    川江一品的服务员服务还是很到位的,陈诚这边一招手,那边看到立刻一路小跑过来,微笑着问道:“先生有什么要求。”

    我没等陈诚说话,便开口道:“给我们先上五盆小龙虾。一盆麻辣的,三盆香辣的,一盆五香的。”

    服务员错愕的看着我们五个人:“五盆?”

    一旁的陈诚也皱眉道:“五盆,你吃得了么?”

    我拍了拍胡超群的肩膀说道:“那你是不知道,我这还只要了个零头呢,我身边这位大咖,从小就扒瞎,一个人能扒十盆,手指头都不带皱一点的。”

    胡超群无语的看着我,又看看付渭清,付渭清和关诗雨都被逗得掩嘴笑了起来。

    陈诚咬牙说道:“五盆就五盆,再来点火锅,诗雨说她想吃火锅了。”

    “切,诗雨姐是不愿意让你过多消费,才说想吃火锅的,我知道诗雨姐最喜欢香辣小龙虾了,是吧?诗雨姐?”

    我冲着关诗雨挤了挤眼睛,关诗雨嗔怪的说道:“是,就你知道的多。”

    “嘿嘿!”

    我嘿嘿的一笑,陈诚的脸色又变成了猪肝色。

    我身旁的付渭清又是狠狠的一膝盖顶了上来,疼的我又一咧嘴,陈诚一直盯着我看,看到我的表情就不由的愤怒,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也看我不顺眼,反正我能察觉出他很生气,特别生气。

    我才不管他生气不生气,他越生气,我越兴奋。

    当然,我身后还有个付渭清,已经三次下暗手对付我了,我知道她也满心的不愿意。

    好在这边的饭店上菜特别快,一眨眼,就是五大盆小龙虾端了上来,一下子就把原本不宽敞的桌子给占满了。

    此时我是坐在桌子中间当头的,左边是付渭清,右边是关诗雨,而胡超群和陈诚则是坐在靠外面过道上的,所以我和付渭清的动作,胡超群能看到,陈诚却是看不到。

    胡超群看到付渭清一次又一次的踢我,却只能偷笑,他偷笑的样子让陈诚误以为是在笑话他,连带着陈诚铁青着脸,我琢磨着要不是关诗雨在,他肯定被气跑了。

    可是他又不能丢下关诗雨自己走,那他辛辛苦苦把关诗雨接出来,所有的功夫岂不是白废了?

    几个人都在互相用眼神对杀,我二话不说,直接抓起来小龙虾,三下五除二的扒好了第一个,放在了付渭清的碟里。

    付渭清错愕了一下,我冲着她笑了一下:“趁热吃,香着呢。”

    说话的功夫,我已经拨出了第二龙虾肉,放在了关诗雨的碟中:“诗雨姐,你也快点吃。”

    陈诚那边连指套都没带上呢,我这已经扒完了两个,并且第三个也出炉了,这家伙原本打算给关诗雨剥虾的想法瞬间没了。

    因为他伸手去拿第一只虾的时候,就被滚滚的热气烫了一下,哪里还能剥。

    胡超群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南哥,我看你才是扒虾小能手啊!”

    我一边坏笑着剥虾,一边说道:“我在乡下的时候,最擅长的就是扒虾啊,乡下的虾跟城里这些养殖的虾不一样,乡下的虾都是河里自然生长的,肉更有味道,尾巴也更长。”

    关诗雨一边吃着虾一边问我:“真的啊?上次我去的时候,你怎么没给我弄虾吃?”

    关诗雨这一句话,直接把其它三个人给说懵了,一个个都疑惑的看着我,尤其是陈诚,竟然直接开口问了一句:“诗雨,你去过许同学的家?”

    或许关诗雨当时只是无心的一句话,顺嘴了,这一下反应过来,看着三个人,随即很坦荡的说道:“啊,去过,还在他家里睡了两晚上呢!”

    ‘啊……’

    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嗓子,瞬间吸引了四个人的注意力。

    付渭清这次没用膝盖,而是用小手在我的大腿上掐住了一点点的小肉,狠狠的掐着。

    我疼的脸皮都抽搐了,连忙把一只拨好的虾肉放在了付渭清的碟子中说道:“家访,家访!”

    付渭清瞪了我一眼,倒是没跟虾肉计较,拿起筷子夹起来塞进小口中,又指了指碟子。

    我讪笑着,连忙又快速的拨了一个放在她的碟子中,然后接着手忙脚乱的拨了另外一个放在了关诗雨的碟子中。

    陈诚看着我左右逢源的样子,恨得牙都快咬碎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