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3章 秒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双腿贴地的时候,我没感觉到疼,就是特么大腿两侧被磨得火辣辣的。

    不过我想站起来的时候,愣是没站起来,起身的那一刻,两条腿好像被特么用手撕开了一样的疼,那感觉,要多酸爽有多酸爽。

    试着起来一下,没起来,我赶忙把身子往旁边一栽,整个人趴在地上,狼狈无比的双手撑住地面向前一冲,算是躲过一劫。

    ‘狍子’拉了我一把,接着就是一抡腿,刚好擦着我的头皮擦了过去,然后他似乎被我古怪的躲避动作逗乐了,居然停了手,眼看着我一瘸一拐的站了起来,冲过来就是一脚。

    ‘呯’

    我特么又被嵌进了书架里。

    我现在都想骂死刘宇了,这孙子,在办公室里摆这么一大排书架干你妹啊?是专门为了来玩老子的么?装什么斯文人呢?

    这一次狍子没给我机会,伸出大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向上一推,我感觉后背被划开了无数个口子,书架的木板被我脑袋生生给顶碎了,整个人都给推到了书架顶上,双脚离地,双手也没地方放。

    他就这么掐着我,我肯定死了。

    不过这孙子打红了眼,抓着我的脖子一甩,又把我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又加上一脚,踏在了我的胸口,直接把我踏的喷出了一口老血。

    我感觉全身的力量都被‘狍子’给打散了,体力根本跟不上,但是依然咬紧牙关,双手掰他的脚,掰了几下没掰动,却看到‘狍子’用戏谑的眼光看着我,然后狠狠的一拳向我的脑袋上闷了过来。

    我抬起手臂挡了一下,手臂顿时失去了力量,耷拉下来,这孙子一拳居然把我的手臂都给打骨折了。

    吃痛之下,我似乎激发了潜力,一抬腿,顶向了他的大腿根。

    不过这家伙可不是张峰,他练的就是杀人的技法,对于我这种攻击是早有防备,一抬腿躲了过去,我顺势起身,一下子冲到了‘狍子’的面前,这家伙抬手成爪,往我的脸上按了过来。

    我左手被打骨折了,还有右手,一侧身,右手挡住了他的一抓,脑袋直接贴到了‘狍子’的脸上,冲着他的耳朵一口咬了下去!

    “啊……”

    狍子疼的大喊大叫,伸手抓我的头发,我的头发才理的,短的根本抓不住,他干脆一条胳膊缠住了我的脖子,想要把我拉翻过去。

    我才不管自己会不会脖子断了,当时想的就是死也得咬你一块肉下来,被他这么拽着我的脖子一甩,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在空中玩了个大风车,直接被摔倒在地。

    当然我感受最清晰的,还是自己的嘴里咬着一块肉,带着血腥味和墨水味的肉块!

    哦,还有胸口接着挨了一记重拳!

    ‘噗……’

    我一大口血喷出来,带着半截被咬掉的耳朵。

    我看到‘狍子’捂着自己的耳朵,鲜血染满了他的脸,脖子,他的表情极为狰狞,踏了我一脚之后又是狠狠的一脚!

    ‘噗’

    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被踩碎了,又狠狠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都有些迷失感。

    我感觉自己的眼皮子很重,全身都疼,身上好像又挨了‘狍子’几脚,这个时候我总算感觉到了‘狍子’的威力,就是他的腿特别重,每一下都好像要的命一般。

    当然我已经感受不到多余的疼痛了,因为全身都疼。

    狍子踹了我几脚之后,气鼓鼓的走到了门边,捡起了那把消音手枪,气势汹汹的说道:“玛德,老子居然阴沟里翻了船,你小子给我去死吧!”

    说着,他抬起了手枪,瞄准了我的脑袋。

    我要死了么?脑子里想到的,是我的父母,是关诗蕾,是我的师父,可是我却无能为力,身体太疲惫了,怎么都激不起潜力,也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我疲惫的抬起眼皮,想要看看子弹打出来是什么样子,自己死后会不会变成鬼?

    “下辈子,你特么记得别乱投胎!”

    狍子说着,手指缓缓的向扳机扣去。

    就在这一刻,我看到办公室的门被人推了一把,然后那厚重的木门一下子就把狍子给挤到了门后边!

    ‘呯’

    闷声的枪响起,因为被门挤了这一下,狍子的手臂被横推了奖金九十度,这一枪直接把办公桌的一角给干碎了,我算是逃过了一劫。

    等我抬眼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穿着很时髦的女性站在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我,跟在她身边的,是一个平头壮汉。

    这女的留着齐耳短发,面容清秀,正是柳城公安局的那个女警秦璐。

    跟在她身边的平头壮汉,就是我的师父,秦朗!

    他们两个怎么在一起,肯定是有关系。

    不管他们俩什么关系,我知道,我死不了了!

    我师父秦朗在门被推开的一刹那,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原地拔了起来,对着木门又是狠狠的一脚跺了下去。

    门后的‘狍子’挨了不算重的一下,刚要推开门,又受到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顿时被挤到了门后,接着我看到秦朗一个箭步冲了进来,人在门这边,手已经伸到了门口,一把抓住了狍子露在外面持枪的手臂,手腕一甩,就把狍子的枪给卸了下来,然后一拖一拽,把狍子整个人从门后拉扯出来,同时另外一只手卡主了狍子的脖子向上一抬!

    ‘咯嘣’

    我听到了极其清脆的一声响,就看到‘狍子’的脑袋向后一仰,整个人就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嘴巴里不断的流着血,下巴磕在地上,脑袋抬着,双眼紧盯着我师父,嘴巴糯糯的说道:“秦,秦朗……你……”

    我师父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过身走到我身边看了看,在我身上心肝脾肺肾几个部位摸了一下,然后说道:“死不了,让你勤奋练功不练,这下碰到好手了吧?活该!”

    我咧着嘴:“师父,你能别这样么?我胳膊断了。”

    秦朗看了看我扭曲的胳膊,皱了皱眉,一把抱起我,冲着秦璐喊道:“报警,叫救护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