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 诱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打开门的时候,我的眼睛顿时直了,只感觉血气一阵翻滚,差点没从我的鼻孔里翻滚出来。

    周小玉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但是她保养的很好,现在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尤其是现在的她,穿着火红色色的低胸吊带长裙,穿着白色高跟鞋,一下子就显得高挑了很多。

    她是精心打扮过的,身上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又是烈焰红唇,最要命的是,此刻她的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

    这种美丽的少妇,对于少男来说,吸引力一直都是致命的。

    低胸装,往往是要有足够的胸围才能凸显它的魅力,周小玉偏偏就是奶量十足的那种女人。有了孩子,她的‘胸怀’当然不是一般青涩的小姑娘可以比拟的。

    她站在我的面前,还是低了不少,我偷看了一眼,看到了一道迷人的沟壑,两边,是波澜壮阔的山峰,露出小半,光润迷人。

    “你来了。”她妩媚一笑说,“进来,咦,你受伤了?”

    我摸摸鼻子,脸上有些发烫,不是害羞的,是燥热,口干舌燥的。虽然经过这么久的时候,这么多女人的‘考验’,也算是过来人了,不过,毕竟还是少男,这种级别的少妇,诱惑太大。

    “呵呵,最近出了点意外。”我干笑,努力平复自己脸上的燥热,免得被她发现丢人。

    但是周小玉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身价上亿的女人,而且她还是刻意打扮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她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说:“好像你很多事情一样,每次见到你,不是受伤就是很忙。来来来,快进来。”

    她很自然的一把抓住了我的另外一只手,那温润的小手,光滑细腻,又软绵绵的,让我的心中一跳。

    我随着她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宽敞,装饰豪华,但是比起关诗蕾的还差了不少。

    走出几步就是宽阔的客厅,她松了我的手,朝着厨房走了过去:“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把菜端出来。”

    “你还会做菜?”我惊讶的说。

    周小玉奇怪:“会做菜有什么奇怪的?”

    我耸耸肩:“不是说现在的男人会做菜,女人,那个啥。”

    周小玉妩媚一笑:“我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你坐好等着就行了。”

    我恍然,也是,要是一般的女人,能有上亿的身家吗?光是这个小区的均价都是几万起的,换做以前,我几辈子都不敢奢望的。

    趁着机会,我到处看了看。

    屋子有一两百平方,很大,装饰什么的我不懂,但是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那种。屋子打扫的也跟干净。卫生间都快有我家的客厅大了,不过比关诗蕾的别墅还是差了点。

    回到客厅后不久,啪的一声脆响,屋子里的灯光就暗了下来,变成了暗红色。

    我一愣,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蜡烛。

    两根红蜡烛正在燃烧,桌子上,已经有了几分菜。

    我心中暗暗思量:“烛光晚餐啊,这架势,不是要色.诱我吧?关诗蕾啊关诗蕾,为了你,我都要献出我宝贵的身体了,到时候事成了,你可不要赖账啊。”

    想到关诗蕾诱人的娇躯,我的心中就一阵火热,眼中也放出来一阵光芒。

    周小玉轻笑,配合周围的氛围,显得更加娇俏妩媚,我一愣,不会是误会了吧?

    不过这事也不能解释,不然指不准被她拿着菜刀赶出去。

    “这一杯酒,是为了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周小玉端起红酒,姿势优雅。

    我也端起,然后笑着说:“这都是应该的,那些家伙,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对了,你儿子呢?”

    “在我妹妹家。”周小玉说,“怎么,你想他在这里?”

    我干笑,这不就太明显了吗,就是要发生点事,才会把自己儿子送走。

    周小玉喝了一口酒,我也喝了一口,不经意间看了一下,差点没把红酒吐出来,八二年的拉菲,真的假的?

    这一瓶酒至少要几万的吧?据说一个空酒瓶都要三千,这个周小玉,还真是舍得。

    “要不我就吃个亏,委身一下算了?”我心里头想着,手却不停,这是好东西,能多喝一点是一点。

    “这是谢谢你帮忙的。”周小玉,又端了起来。

    我喝了一口。

    “这是为了当初误会你的。”

    然后就是一口接着一口。

    周小玉这种女人,是见过大场面的,这种酒喝的估计比白水都多,不过,酒不醉人人自醉,而周围的气氛刚刚好。

    几杯红酒下肚,菜倒是没吃一口,她就双眼迷离,两腮发红了。

    还别说,这个女人,年纪是大了一点,但是风韵还是有的,她好像是故意要把身子往我这边靠一样,身子朝前倾斜,结果,我看了一眼,又看到了白花花的一片。

    眼皮一跳,一口酒喝呛了。

    咳咳咳!

    我赶紧抓起桌子上的餐巾,就往身上擦。

    周小玉一笑,起身,缓缓的走了过来。

    高跟鞋哒哒哒的,很清脆,我听到抬头,傻傻看着她过来。

    身子高挑,又喝了酒,气氛酝酿的刚刚好,一阵香风过来,少妇那种成熟的味道,就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她看了我的手一眼,脸上绯红色更浓,她一声娇嗔:“真是个坏蛋。”

    我一个激灵,差点没喷鼻血,这个女人,真是个妖精啊。

    她竟然蹲了下来,我又呆呆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拿过我手里的餐巾,双眼朦胧:“你是客人,我来帮你。”

    我不知道她这是什么逻辑,是客人就要帮忙擦衣服吗?

    当她动手的时候,我才知道她说的流氓是什么意思,因为,她的小手,不经意间,从我的要害上划过。

    嘶!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个时候,还看到了她那饱满的山峰,迷人的沟壑,顿时一柱擎天。

    她的脸上,一脸的迷醉,痴痴的蹲着,然后,竟然朝着我的要害抓了过来:“你这个坏蛋,人家好心请你吃饭,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我心中无语,明明是你在诱惑我,女人,难道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眼看着她的手要抓了过来,我的抵抗力又是很薄弱的时候,外面的门铃忽然响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