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8章 菊花残,满腚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孙宇康的惨叫在继续,但是拍照也还是要继续的。

    “把他的衣服也脱掉。”我指挥着那个人要他去脱疯牛的衣服。

    “不,不,不行,牛哥会杀了我的!”他的脸色顿时白了,连连后退。

    我阴冷的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让你比死还难受?”

    “不行,绝对不行!”他连连摇头,看上去,疯牛比我可怕的多了,他就是不敢对疯牛动手。

    疯牛红着眼睛,恶狠狠的说:“我敢保证,我一定会杀了你,还有你所有的朋友亲人,都会因为你而遭到我的报复的!”

    “玛德!”我顿时怒火冲天,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他的鼻子里开始流血,牙齿也被我踹掉了几颗,但是他还是怨毒的看着我,像是要用眼神把我杀了一样。

    “过来!”我大喝一声,对着那个不想动手的人说,“这个疯牛已经成了废牛,被我废了一条大腿,以后就是废人一个了,还怕什么?”

    他只是摇头,看样子,就算是废牛,也一样是可怕的。

    “他被我废了,你们就有机会了。”我开始蛊惑他了,“你想想,他一个废人,以后还拿什么来当你们大哥?还有什么本事让你们臣服的?难道你们就想一辈子都当他的小弟吗?而且,你刚刚已经脱了这个家伙的衣服了。”

    我指着孙宇康说:“你知道他是谁吗?润泰集团的大少爷,你脱了他的衣服,可要比脱了疯牛的衣服严重的多。”

    那人身子一软,直接倒在地上了,然后晕了过去。

    我看了看,踹了两脚:“玛德,真是个废物!”

    孙宇康白花花的屁股对着我,看着一阵恶心,刚刚没有看到,这会儿看到,只觉得回去后大概是要长针眼了。

    我强忍着恶心,在疯牛愤怒赤红的眼神中,把他拽了起来,压在了孙宇康的身上,孙宇康脱光了被他压着,这个画面,真的很唯美。

    我很想笑,于是还真的笑了出来。

    “许南!你跑不掉的!”孙宇康一双眼睛,恨不得把我杀了,他怒吼着说,“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还有关诗蕾那个贱人,是她指使你的,对不对?我也不会放过她的。我要收了她的公司,把她锁在我的房子里,每天每夜尽情的玩弄她,还会把你也绑起来,当着你的面,狠狠的弓虽强干她!等我玩腻了,我再把她卖到倭国去,把你卖到非洲去,让你们一个当鸡一个当鸭,下半生每天都生不如死!”

    我眼神冰冷,拳头捏的啪啪啪响,狞笑一声说:“孙宇康,你不说,还不会那么倒霉,现在你提醒了我,你不是一直精虫上脑吗?连孩子都不放过,这一点,都还没惩罚你呢?”

    “你没有证据。我爸是润泰集团的老总,谁会相信我做那样的事情?”他冷笑着说,“反倒是你,畜生不如,对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暗下黑手,证据确凿!”

    我说:“你想诬陷我?”

    “就是诬陷你又怎么样?我有的是钱,有的是人脉,我说你是狗,没人会说你是猪!”他阴厉的说,“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我眯着眼睛说:“你好像忘了,你现在还在我的手里。”

    我一把抓起了疯牛的衣服,狠狠地撕碎,丢在了地上,本来还在想不需要脱掉他的裤子,光着膀子就已经够了,但是孙宇康的话,已经让我改变了主意。

    “本来我还想着,对你稍微手下留情的,怎么说也是老相识了,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之前我让别人动手,就是不想留下自己的痕迹,比如指纹之类的,打晕所有人,也不想有什么证人在现场。

    但是孙宇康嚣张的话让我明白过来了,像是他这种人,想要整死一个人,不管有没有证据,都无所谓,他有钱有人脉,想要什么样的证据,就会有什么样的证据。即使那些人都被我打晕了,他也一样可以收买他们,逼迫他们作伪证。

    这就是有钱人的特权!

    就算是留下痕迹又如何?等我拍下照片,他还敢跟我嚣张吗?

    我把小哑巴放到了卫生间里,让她不要出来,也不要偷看,然后回去,两手并用,在疯牛不断的辱骂和孙宇康的威胁之中,扒光了他。

    疯牛雄壮的身子,压在了孙宇康的身上。

    孙宇康个子也不低的,但是在疯牛的面前,就显得有些娇小玲珑了。

    两个人都不能动,疯牛是腿和脚都重伤,没发动,孙宇康,是被疯牛的身子压住,两条腿也撑不起来自己。

    他知道大事不妙,只能挣扎,但是没用。

    我举起手机:“来,看镜头,笑一个。”

    “算了,你还是别笑了,一个猪头,笑起来更丑了,现在还能看出来你是润泰集团的大公子,要是一笑,就看不出来了,那这照片就没有杀伤力了啊。”

    我换了几个角度,分别清楚的拍下了他们两个人的脸。

    孙宇康脸色铁青:“许南,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抓住了不断辱骂的疯牛,把他提了起来,然后又把孙宇康也提了起来,让孙宇康变成趴在地上的姿势。

    然后,我又把疯牛放成了趴在了他的身上。

    两个人,此刻的姿势,真的是无以言表,画风清奇。

    我大笑了出来,两个当事人当然也是知道他们现在的姿势的,一个个犹如愤怒的狮子一样,愤怒的咆哮辱骂。他们越是这样,越是说明我给他们带去了很大的屈辱。

    “这个姿势,是很不错的。”我说,“刚好地上有血。”

    疯牛大腿上的血还在不断的留下,刚刚我是直接撕碎了他的裤子,显得好像他是很急不可耐的样子那种,鲜血还留了一地,我找了角度,刚好拍成了鲜血是在孙宇康的身下流出来的样子。

    画面虽然有些恶心,但是,最终目的达到了,然后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个歌星的一首歌:“菊花残,满地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