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4章 散财童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94章 散财童子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7-06 00:27:21|字数:2016

    胡超群说:“我说老太婆……”

    “老太婆?你说谁?”徐仁美的脸色顿时变了。

    “这里貌似就你一个女人吧?我还能说谁?”

    傅渭清去上课了,我和她说过没什么大事,而且,她也看到了,事情都已经水落石出了,所以就没有跟来,在场的,就只有徐仁美一个女人,至于其余的被王培利请来的女人帮手,也就一个张文华话多,死得快,被孙文亚逼走了。

    那些女生没有怎么开口,孙文亚知道她们参与了。但是没有证据,没人指证他们,也是没用的。

    徐仁美大怒:“小王八羔子,你说谁是老太婆?老娘今年也就二十九岁,你眼睛瞎了,说老娘是老太婆?”

    胡超群同情的看了王培利说:“你真惨。”

    王培利不解,胡超群继续说:“你今年十七还是十八来着?你妈说她二十九,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她说十一二岁生的你,要么是你爹禽兽不如,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下手,这是严重的触犯法律啊,幼女啊。要是这不是真的话,那么,你就是抱养的。”

    “不管是哪一种,你都挺可怜的。”

    前一种,说明他爹畜生不如,他妈凄惨的被他老爹用强了,还是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后一种,说明王培利不是亲生的。

    王培利那个脑残,脸色变了。

    “别听他胡说八道!”王庚脸色发青,冷哼一声说,“小子,你嘴巴很毒啊。”

    胡超群笑嘻嘻的说:“彼此彼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啊。”

    徐仁美蹭蹭蹭的来到胡超群的面前,伸出带着长长尖锐的指甲的手,指着胡超群的脸,手指就差一点就要戳在了胡超群的脸上,她愤怒的说:“小王八羔子,你和这个乡巴佬是一伙的吧,也是要对付我儿子的吧?你肯定也是乡巴佬,怪不得这么没教养,你爹妈怎么会生出来你这种人渣、废物?”

    胡超群的脸,当时就黑了,他站了起来,本来胖胖的身子,竟然显得有些气势了,他冷冷的说:“你特码的再说一遍?”

    王庚站了起来,一把把徐仁美抓了过去,徐仁美差点没摔倒,王庚大骂:“你这个蠢女人,就不能少给劳资添乱?玛德,劳资一直再给你儿子擦屁股,现在还要给我搞事!”

    我也站了起来:“看来,精神损失费,又要多加一些了,刚刚只是我的,现在要加上我的朋友了。”

    “小伙子,你也太贪得无厌了吧?”

    “那就别给我贪得无厌的机会啊。”我说,“管好你老婆和你儿子不就行了?少废话了,我还等着上课,八十八万,不能少了!”

    “八十八万太多了。”王庚冷冷的说,“看来大家真的就只有鱼死网破的份儿了。”

    孙文亚站了起来说:“你们两个既然谈不拢,为什么不会各自让一步?”

    我诧异的说:“孙主任,你不会是还想让这样的人,在学校里吧?”

    孙主任说:“我只是就事论事,人,还是要赶出去的。”

    果然不愧是孙炭头啊,铁面无私,说话还这么直接了当,完全不去顾忌别人的感受。

    王庚说:“我的承受范围,就在二十万以内,要是多的话,大不了我不让他在这里上学了,直接去别的城市上学,或者是让他会一直跟着我,学习这么多年的经验。”

    我惊讶他的意思,是让王培利退学。

    虽然说王培利再上下去,也还是一样的脑残,没得救,但是,就这么让他一个高二的学生退学,看来他儿子还是不够分量啊,要不然,他也不会舍得让王培利退学了,什么所谓的去别的城市,都是假的,他们不会放心让他去别的城市的。

    “二十万?你打发要饭的?”

    “五十八万。”

    “二十一万。”

    之后我就是几万几万的减,他是一万一万的加,最后我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很抠,但是,换成是我,我也会那么做的,甚至有可能,一块钱一块钱的加,看谁能够耗得过谁。

    价格最终还是谈拢了,在三十八万的时候停住了。

    他写了一张支票给我,却被胡超群抢过去了,他说自己这辈子,还没见过三十八万是什么样子的,他最多身上也就是上万而已,虽然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少,但是他很少存住钱的,家里教育的原因,他没有接触到大量的金钱。

    现在,就满足了他的某些愿望,他一直都想做一个潇洒快活的富二代,每天花钱如流水,美女成群。可惜,家里不允许他那么做。

    孙文亚是震惊的,转眼间,三十八万到手,太不可思议了。

    胡超群拿着支票开玩笑的说:“你不会前面出头,后面就让这支票跳票吧?”

    王庚冷冷的说:“三十八万,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你放心,我做不出来那样无耻的事情。”

    “那可说不定,人心险恶,不得不防啊。”

    “好了,事情就这样了,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的。”

    王庚起身,脸色不善的看了一眼那些被王培利收买,反而被倒打一耙的学生,然后对着孙文亚说:“孙主任,不知道你想怎么办?”

    孙文亚刚要说话,却接到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他脸色难看的说:“你的动作还真快啊,这么快,校长就知道了。”

    是校长开始参与插手了。

    到底是校长,还是白副校长?我心里暗暗打鼓,这个时候突然来电话的,回是哪个呢?

    “你们可以走了。”孙文亚虽然铁面无私,但是在校长面前,就很听话了。他脸色铁青的说,“王培利清理厕所三个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胡超群惊讶:“就这?”

    孙文亚不满的瞪着他说:“怎么,你还想不满意?”

    胡超群说:“太轻了,我看不如给他阉了算了。”

    孙文亚脸色更加难看。

    我若有所思,然后笑着说:“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一些王培利呢,这个散财童子当的,没毛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