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5章 挑拨离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仁美的脸上的表情,像是死了妈一样,她一脸的怨毒,看着我,上一次也是栽在我手里,这一次,还是在我手里,栽了三十八万。

    王庚即使很有钱,但是被自己的脑残儿子这么败家,也是无法接受的。他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王培利一眼:“小畜生,回去有你好看的!”

    王培利一个激灵,看向了自己的老妈。

    徐仁美这一会儿已经恢复正常了,虽然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但是看到自己儿子这么可怜的样子,顿时不乐意了:“姓王的,你什么意思?小利不是你儿子?被外人欺负也就算了,你还想欺负他?告诉你,没门!你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毫毛,我就跟你没完!”

    胡超群:“好戏又要上演了。”

    王庚这一下看到了胡超群的偷拍,压住了自己的怒火,说:“小子,你想干什么?”

    胡超群说:“我看孙主任这房间的风景挺好的,所以就拍下来,回去传到网上,一定很火爆的。”

    孙文亚:“……”

    王庚冷哼,冷冷的看了徐仁美一眼:“你想要做什么我都等着,但是,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滚到车上去!”

    王庚王八之气散发,徐仁美顿时萎了。

    她再撒泼,一家之主,还是王庚。

    王培利被她抓着,灰溜溜又带着不甘,出去了,王庚整理了一下衣服说:“孙主任,告辞。”

    孙文亚脸色难看:“不送。”

    王庚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善,朝着他龇牙一笑:“欢迎下次再来。还有,告诉你儿子,我现在很欣赏他这个散财童子呢,让他没事找我多亲近亲近。”

    他的脸色更黑了。

    等到他离开后,孙文亚颓然的坐了下去,摆了摆手:“你们几个,也都走吧。”

    那几个一直都不敢吭声,仿佛透明的学生,顿时如蒙大赦,赶紧就要出去。

    “站住!”孙文亚又冷冷的开口了。

    几个人老实的停下。

    “记住我给你们的惩罚。”孙文亚说,“出去吧!”

    几个人面带苦相,但是也无可奈何,自己做的孽,报应也要自己尝。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走?”孙文亚的眼神,落在了我们的身上。

    我和胡超群对视一眼,我笑嘻嘻的说:“孙主任在为了王培利的事情生气?”

    孙文亚淡淡的说:“不是。”

    口是心非!

    我说:“我觉得吧,这件事本来注定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校长那边,怎么说,都不可能任由孙主任施为的。”

    孙文亚冷冷的说:“你想说什么?”

    “校长不会让孙主任或者是你做的事情,脱离他的掌控的。柳城的富豪子孙,大半都在这个学校里,这可是他积累资本,给自己退休养老的最好的地方。那些富豪他不会轻易得罪的,他还需要他们呢。”

    校长在学校里,肯定还有别的人,不然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知道来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打电话干预了。

    怪不得王庚那么快就恢复正常,肯定是他们那些富豪,早就和校长在暗中有了某些交易。

    孙文亚已经冷静下来了:“你在挑拨离间?”

    我嘿嘿一笑,这个孙炭头,是个聪明人。

    既然他都已经知道了,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那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

    我起身告辞,孙文亚也不说话,冷冷的看着我们离开。

    “南哥。”胡超群跟在后面,不解的问:“为什么要和孙炭头说那样的话?”

    我一边走一边说:“没什么,就是随便说两句。”

    胡超群说:“我可不信,南哥你那么说,一定有别的意思,对吧?”

    “哦,你看出来什么?”我饶有兴趣的问。

    “没有。”胡超群得意的说,“但是我知道,南哥一定不会闲的蛋疼对孙炭头说那些话的。”

    我淡淡的说:“其实我就是闲的蛋疼。”

    胡超群:“……”

    “没看到孙文亚对校长不满了吗?”开玩笑之后我就认真的说。

    “看出来了,但是他不是校长的人吗?就算是不满又能怎么样?”

    “有时候,埋下一颗种子,只要给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就会长成一颗参天大树的。”我意味深长的说。

    胡超群恍然:“我懂了,南哥你要种树吗?”

    我叹口气说:“你给我滚吧。”

    孙文亚很不错,比校长强多了,要是他能够代替现在的校长的话,也是很不错的,最起码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贵族富豪的子孙有很多的特权。

    “嘿嘿,南哥,我们出去嗨皮啊,刚刚不是挣了大钱了了吗?说起来我真是对南哥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胡超群一脸崇拜的说,“这钱来的比印钞机还快啊,转眼就是三十八万啊!南哥多来几次这样的,又是一辆豪车到手了。”

    我瞪着眼睛说:“你以为这是随便就能弄得到的?还不是王培利那个脑残自己送上门的?”

    “嘿嘿,这都第二次了,我估摸着还会有第三次,说不定还有第四次,这样多几次不就好了?”

    我摇头:“这小子不会再这么脑残了,可惜了,我还觉得意犹未尽呢。不说了,这三十八万见者有份,你拿去一半。”

    胡超群大喜:“真的?哇,南哥你真好,我要是女人,就爱上你了!”

    我一阵恶寒:“玛德,给劳资死远点!”

    胡超群屁颠屁颠的跟着我说:“南哥,要不去你的黄金水汇吧?”

    我摇头:“我真的有事。”

    “什么事能有我们嗨皮重要?”胡超群忽然咦了一声说,“这会儿不是在上课吗?怎么傅渭清不在教室里学习?”

    我看了过去,楼道的角落里,可不是正站着一个高挑秀丽的女孩,穿着连衣裙,白色运动鞋,露出了洁白光滑的小腿,她还在偷偷摸摸的看着前面,好像是怕被发现一样。

    “干什么?”我走了过去,问她,“怎么没上课?”

    傅渭清看到我,松了口气说:“怎么样,没事吧?”

    “我不是说了吗,不可能有事的。”我说,“我是谁,有谁能伤害到我?”

    傅渭清白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厉害,王培利还会对付你?”

    “其实我是被你连累的好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