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9章 无意的偷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胡超群又在关键的时候过来了,他急乎乎的说他老爹打电话给他,要打断他的腿。

    “南哥,东窗事发了,肯定是孙炭头发现我们翘课了,打电话告诉我老爹了。”胡超群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怎么办?”

    “你不是经常挨打吗?”我好奇的说。

    胡超群身子一震,停了下来。一脸幽怨的看着我说:“南哥,你为什么要说破呢?让我在美女面前保持完美的形象不是很好吗?”

    他一直盯着刘映雪看,刘映雪则是一直看着周围,根本不看他。

    “好吧,我是一直挨揍,但是,我怕的不是挨揍,是怕老爸他断了我的口粮。”胡超群暴躁的说,“你知道的,我无肉不欢,一天要吃几只鸡几斤肉才行,喝的还一定要是可乐,一天一箱,再出来玩的话,那就更多了,如果断了我的口粮,那就是等于要了我的命啊!”

    “玛德,你这样吃,迟早吃死你!一天一箱可乐?那都是碳酸饮料,一个月一箱都多了,我说你怎么这么胖,你这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开玩笑啊!”我脸色都变了,毫不客气的训斥他。

    胡超群一脸的委屈:“就是吃的多了一点,喝的也多了一点,没什么啊,我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问题,相反,我觉得我很健康。”

    “那是假健康,你看你都肥成什么样了?”我怒骂,“玛德,你要是还想做我朋友,就特么给劳资戒掉那些不良嗜好,以后只喝白开水!肉也要控制,一天一只鸡就行了。”

    胡超群顿时叫嚷嚷了起来:“不行,还不如杀了我。”

    我狞笑着说:“等你老爹断了你的口粮,我看你吃什么,喝西北风了,连一天一只鸡都没有了!”

    胡超群腆着脸说:“到时候,还不是靠南哥你了。”

    随后他回过神来:“南哥,你不会真的那么残忍,让我喝西北风吧?”

    “我说了,你要是听我的,一天一只鸡还是有的,要不然,你就老老实实的喝西北风去吧!或者是,你可以跟着我,吃我吃剩下的饭菜,你的选择呢?”

    胡超群垂头丧气:“你说呢?”

    “我是为你好,你这样,年轻的时候没什么,翻了三十岁,病都会出来的。”解释了一下,看到他还是那样,我也懒得解释了,我对着刘映雪说,“你可以考虑一下,尽快给我答案,你在这里越久,越是会有危险。”

    “答应什么?”胡超群眼睛亮了,又想歪了,“包养这个大美女?”

    “滚!”我到了一边就脱了浴袍穿衣服。

    胡超群眼睛大亮:“哇,原来南哥你身材这么好的,还有腹肌的,还有,你屁股好大好结实啊,这要是放在女人身上,绝对的是能够生男娃的女人啊。”

    我恶心的不行,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转身就把浴袍远远的丢了过去,丢在了他的头上。

    不经意间,看到了刘映雪好像也在朝着我看,她的眼神,飞快的在我的身上略过,在某一块凸起的地方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飞快的收回眼神,但是还是被我看到了。

    她洁白如玉的俏脸上一片红云。

    胡超群拿下浴袍后就看得呆了,眼睛半天都不眨。

    “真美。”他呆呆的说。

    刘映雪听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更美了。”

    我走了过来:“走。”

    “走,去哪里?”胡超群反而躺在了床上,“还有点时间,我们还是等会再走吧,光是看美女,都是一种享受啊。”

    “你不是说孙炭头告诉你老爹我们翘课了吗?赶紧回去看看。”

    “翘都翘了,也告诉我老爹了,索性破罐子破摔了。”胡超群懒懒的说,“来,大美女,给我捏捏脚。”

    “别去。”我说。

    其实不用我说,她也不会过去的,胡超群实在是表现的太差了。

    “不来小心我投诉你哦。”胡超群警告。

    刘映雪看了我一眼,我说:“看我干什么,我之前是开玩笑的,我又没真的投诉你。”

    “南哥,你不能重色轻友啊。”胡超群叫屈,“我可是你的好朋友,有什么好东西要一起分享的。”

    我淡淡的说:“你老老实实的还好,不然……”

    我把手指头捏的啪啪响,胡超群一个激灵,坐了起来:“行行行,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就让我,一直带着遗憾老去吧!”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固话响了,胡超群接听后,说是魏子友吩咐的,要给我们把今天的消费都算清楚,包括所有的消费,让我下去签个字。

    我警告了胡超群不要乱动,就出去了。

    这小子虽然色眯眯的,但是,还是有底线的。

    下去后签了字,前台经理,亲自面带笑容的把所有的钱,都退给了我,数了数,几次消费,一分不差。

    我随口问了问被我打的那些人怎么样了,那个美女经理面带笑容,轻描淡写的说:敢在人间天堂犯事的人,要都躺着出去才行。

    躺着?

    我不以为意,其实我当初动手,他们就已经是躺着出去了。

    当我在一楼,要准备进电梯的时候,好像听见了一阵惨叫,声音隐隐约约的,不仔细听的话,根本以为是幻觉,但是我认为不是幻觉,顺着那微弱的声音,找了过去,然后,声音就越来越大了。

    走出几十步之后,已经来到了一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附近。

    这里的房间,大都是给这里的工作人员自己使用的,而在声音传出来的房间,有两个人在门口守着,我无法过去,就站在角落里侧耳倾听。

    我听到了有人求饶的声音,痛哭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玛德,敢在我们这里犯事?真当我们的规矩是透明的?”

    “啊啊啊,我错了,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看在我们都是海哥的人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海哥?就算是他来了,也救不了你们!坏了我们的规矩,就要接受惩罚!”一个动手的人在狞笑,“你们五个,来的次数也不少了,要说不知道规矩也是不可能的,我看是明知故犯了,来,给我往死里打!”

    “不不不,我们不是,不要,啊!”

    我摇头,是那几个人,刚打算离开,门开了,我一把拉住身后的门,打开后躲了进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