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2章 呼叫齐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子友大步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跟着十多个人,全都怒气冲冲的。

    我朝着胡超群使了个眼色,低声说:“进去,把窗帘拉上。”他会意,一把把门关上。

    “你干什么?”里面还传来刘映雪的惊呼声。

    “闭嘴!”胡超群不耐烦的低喝。

    而我的手,则是没停,一巴掌一巴掌的,狠狠的,快速的扇在张威的脸上。

    “住手!”魏子友,又是一声大喝,然后快速走了过来,在他身后,一群人比他更快,冲了过来,以包围的姿势朝着我围了过来。

    一个人一脚朝着我踢了过来:“麻痹的,你耳朵聋了?魏哥让你停你特么没听到吗?”

    我一把抓住那个人的脚,狠狠的朝前一拉。

    他顿时痛呼了出来,他的腿,变成了劈叉的姿势,几乎被我拉平了,这样的劈叉姿势,很少有人做到,除非是专业练舞的,和一些军人以及真正练武的人才能够做到,而一般人,这样的姿势,会扯得蛋疼。

    他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几个人几乎同时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自己的胯下。

    我丢开他的腿,他捂着裆部倒在了地上。

    魏子友已经走了过来,我好像是没有看到他一样,巴掌仍然狠狠的抡在张威的脸上。

    他本来就被电棍打的晕晕乎乎的,被我巴掌扇了十多下后,又开始清醒过来,他想要挣扎,但是我拽着他的头发,踩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挣扎,他还在惨叫,因为我丝毫不留情,尽快我自己的手,都是火辣辣的疼痛。

    “许兄弟。”魏子友缓缓的说,“还没发泄够吗?”

    我头也不抬的说:“当然不够,我说过,要打的他再也不能说话。”

    魏子友冷声说道:“你在我面前,打我的人,要是我不制止你,以后我还怎么管理手下?”

    这件事,魏子友要是就这么看着,以后他的威信绝对会大降,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看着不管!

    我抓住张威的头发,站了起来,把他也提了起来,张威这个时候,已经是满脸血污,嘴巴肿的老高,还在不断的吐血了。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骂我父母。”我缓缓的说,“我还以为,你们这里还是不错的,但是没想到,都是嘴巴这么臭的人,敲我的门,打扰我的清净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辱骂我父母!你们人间天堂,都是这种德性的人吗?”

    魏子友冷哼一声说:“我们这里什么样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操心,赶紧放人!”

    “我花了钱,就是来消费的。如果你们不能让我好好的享受,那么,我就非常不爽!”我冷冷的说,“这个狗东西,敢侮辱我父母,我不单单是非常不爽那么简单了。”

    “你到底放不放人?”魏子友有些不耐烦的说。

    “不放。”我看了四周一眼,说,“想群殴?”

    魏子友说:“我知道你厉害,但是,就算是你能一挑五,但是你能一挑十五吗?”

    “你可以试试。”我嘴巴上这么说,但是暗中却在警惕。

    这里地形不行,如果再大一点的话,空间足够,我就可以有足够的施展的时间,而且,他们大都拿的是电棍,那东西可就厉害多了,虽然没有瓶渣杀伤力那么大,但是,电棍威力就大的多了,如果只是挨一两下,我自认还可以勉强承受的住,但是多的话,我估计就要歇菜了。

    这么多的人,这么小的地方,肯定是要挨上几下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

    我看了魏子友一眼,他竟然退了出去,我心中暗骂,这小子警惕性还真高!

    十多个人,缓缓的朝着我包了过来,加上刚刚来到几个人,快二十个人了。我手中抓着张威,算是一个挡箭牌,在警惕他们。

    “南哥。”门内传来了胡超群的声音,他叫着说,“我已经打电话给齐队了,他说你特么又给他惹事,他要成为专职给你擦屁股的了。他说你个王八蛋给他等着,十五分钟后就到了。”

    我略微尴尬,玛德,老齐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什么叫专职擦屁股的。还有胡超群,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这么直接就说了出来?

    “齐队?”魏子友听到脸色一变,他分开人群走了过来,“你叫人了?”

    “怎么,只准你叫人,不准我叫人?”我淡淡的说。

    魏子友沉默片刻,然后说:“是齐永进?”

    我知道他肯定是知道齐永进的,干他们这一行的,警察那边,必须要有足够的了解才行。

    我没有说话,但是魏子友已经可以很肯定了。

    他挥挥手,让那些人全都散开,然后说:“你们先走。”

    “但是魏哥。”有人一急,就要说话。

    魏子友神色一冷:“我的话都不听了?”

    一群人只好不甘心的退下,魏子友的威望还是足够的,他发怒起来,有一番威势。

    “许兄弟,可以先放下手里的人说话。”魏子友面带微笑的说。

    我暗中鄙夷,魏子友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表现的很大度,还替我免了单,我对他的印象也不是那么差,但是第二次出现,等于是在我偷听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见到了他冷漠无情的一面,而这一次,是第三次,看到了他翻脸无情,和同时,又变得热情和善的一面。

    这多种变化,不知道哪一种是真的,但是他一定是那种利益至上的人。

    要不是胡超群叫了出来,要不是我认识齐永进,今天栽在这里的,肯定是我,他绝对不会因为对我免了单,我身手还不错,就对我特殊对待。

    我丢掉了张威,不是我不想打了,而是在打他的时候,我的手,也是火辣辣的疼着,先休息一会儿再说。

    “没想到,许兄弟路子这么广,竟然还认识齐队?”魏子友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不知道齐队和许兄弟是什么关系?亲人?还是,朋友?”

    我淡淡的说:“朋友。”

    “哦,那关系如何呢?”

    我似笑非笑的说:“如果我说,我们是关系很一般的朋友,你会不会又叫来你的手下群殴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