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8章 断子绝孙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胡超群那样猥琐的人,是不会理解我心中的纯洁的。

    懒得跟他解释,到了学校门口,刚好是放学时间,我们刚打算进去,就听到有人在叫我。

    我转身一看,关诗蕾带着墨镜,竟然染了一头的红发,还卷了发,穿着超短裙,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像是个小太妹一样,倚靠在她的车上。

    车本来就足够让人一步三回头了,更何况,豪车旁边,还有个更加迷人的绝色美女。

    尤其是那一双白皙光洁如玉的大长腿,走过的男生,多半都是在偷瞄那腿的,而女生,则是看了看她的大长腿后,再看看自己的,卑微的加快了脚步。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关诗蕾这在门口,给路过的女生,造成了成吨的伤害。

    而男生,则是多半站在不远处看着,不舍得离开。

    “南哥,艳福不浅啊。”胡超群看到那一双大白腿之后,眼睛都直了,舍不得离开,他羡慕的说,“这大长腿,可以玩一年吧?”

    “你特么想什么?”我一巴掌扇在他的脑袋上,“那也是你能想的?”

    胡超群摸着脑袋,委屈的说:“就是说说嘛。”

    “说说也不行!”

    没等我过去,倒是有几个男生已经走了过去,一个个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当先一个,十七八岁,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抓着外套,走到关诗蕾的面前说:“美女,叫我吗?”

    关诗蕾看了他一眼说:“滚。”

    还是这暴脾气,我喜欢。

    “嘿嘿,南哥,人家不鸟你啊。”那个人身后的人,全都哄然大笑了起来。

    叫南哥的人,不以为意,反而嘿嘿一笑说:“她哪有鸟,我才有鸟。”

    说着,他对着关诗蕾挺了挺胯下说:“美女,我有鸟,很大的鸟,我们来好好鸟一下怎么样?我看你的车就不错,我还没试过车震呢,怎么样,要不要一起试试?听说那滋味很爽。”

    “你是什么东西?”关诗蕾淡淡的说,“撒泡尿自己照照自己吧,车都没有的废物!哦,我猜你肯定是要说,你有车,是自行车了,是吗?你以为你很风趣,其实就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我们都看到了,那个叫南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胡超群咂舌:“南哥,你女的,估计也就只有你驾驽的了了。”

    我得意的说:“那是当然。”

    其实我心里却在暗暗叫苦,玛德,我驾驽她?她驾驽我还差不多!

    “南哥,瞧不起你呢。”有人煽风点火,“你可是南哥,一个大男人,被女人这么看不起,能忍?”

    “玛德!”那个南哥骂了一声,指着关诗蕾说:“给脸不要脸的臭婊砸!劳资让你陪,是看得起你,别特别给脸不要脸!玛德,给劳资上次,今天非艹死你不可!”

    我脸色一沉,大步走了过去。

    几个人都在起哄,不远处的人也在看热闹,那个叫南哥的人,衣服一甩,朝着关诗蕾的头发就抓过了过去。

    我一脚踹了出去。

    砰!

    他身后的一个人,被我踹趴在前面一个人的身上,两个人都倒了,然后我一把一个,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抓住左右两边的男生的头发,把两个人的脑袋,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两个人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就朝着后倒。

    那个叫南哥的,听到声音回头看,关诗蕾抓住了机会,一脚踢了出去。

    然后我看到南哥的身子一紧,像是定在了那里一样。

    等我走了过去,看到关诗蕾缓缓的收回了脚,而那个叫南哥的,则是捂着胯下,脸色发绿,眼珠子瞪的老大。

    “你特么怎么才过来?”关诗蕾一句话暴露本质,让她的美好形象大跌,周围的男生女生,眼睛都掉了一地。

    “哇,这么漂亮的女人,说话这么彪悍的吗?”

    “何止是说话彪悍,没看到她做事更彪悍吗?那一脚,估计徐蓝怕是要废了。”

    “嘿嘿,活该!这个徐蓝,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生,玛德,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下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吧?那个女人开的可是玛拉莎蒂,公司价值百亿,人家多的是钱,徐蓝过去,就是自取其辱,还真以为他自己是万人迷啊,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但是,她看上许南了,我看到他们在一起好几次了。”

    “就是那个乡巴佬?玛德,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胡超群一溜烟跑了过来,看到徐蓝,嘿嘿一笑,幸灾乐祸的说:“哎呦,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听说你最近很嚣张,怎么现在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肚子疼?还是前例腺了?还是,刚刚在泰国做的手术回来,伤口复发了?”

    关诗蕾大笑:“小胖子,你说的很不错,我看好你哦。”

    胡超群大喜:“谢谢关姐夸奖。”

    徐蓝我知道,和我名字差不多,但是稍微认真点听的话,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

    这个徐蓝,分明就是想要找机会接近关诗蕾而已。

    徐蓝也是学校里小有名气的人了,不过,他是高三,我是高二,他在高三的圈子里比较有名,而高三,和我们高一高二又是分开一段距离的,所以,我只是听过他的名字,没见过他的人。

    这个徐蓝,家里确实有点钱,来这个学校的,基本上家里没什么穷的,当然,我除外,也有例外。

    他家里是有钱,但是和关诗蕾一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玛德,你是谁?敢打我们?找死是吗?”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男生捂着脑袋,大声叫了出来,徐蓝也恢复了一些,他深吸口气,怨毒的看着我们。

    “臭婊砸,敢踢老子?你等着,等劳资抓住你,用你踢的地方,教训的你痛哭求饶不可!”

    “还有你!”徐蓝的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劳资非废了你不可!”

    “南哥。”远处忽然有人叫了一声。

    徐蓝正发怒的时候,听到后,没好气的转身:“玛德,哪个沙比叫劳资?”

    但是看到来人后,他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