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口味这么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只是微微睁开了眼睛,但是看到的东西,却让我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因为我躺在地上,所以,看东西,都是从下而上的,就比如现在,我看到的,是一双雪白的大长腿,笔直光滑,然后顺着腿,看到了大腿根部。

    没看到人的脸,我就知道这是庄清妍。

    因为还是那白色的内内,花边超短裙。

    她正站在我的正前方,还刚好站在我的两腿两边,双腿分开,插着腰,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次,比上一次,看得更清楚,所以,我的反应更大了。

    “呀,又有反应了!”华雪妃叫了出来,“咦,他的眼睛怎么睁开了?”

    几个女人都是一愣,然后不约而同朝着我看了过来。

    庄清妍半天才反应过来,看到了我的眼神,再顺着我的眼神看了过去,顿时尖叫了起来。

    她捂着自己的超短裙就跳了起来,这一会儿,什么豪门贵妇的形象都不要了。

    不过,她慌乱之中,一脚踩在了我的大腿上,身子一歪,就朝着我这边倒了下来。

    在我惊讶的眼神,周围女人的惊呼声中,她整个人,都压在了我的身上,不过姿势有点奇怪。

    她的雪峰,刚要就夹在了我下身耸起的小山包上。

    场面一顿安静下来,一顿很尴尬。

    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又是一阵尖叫声,她慌乱的拍打我的身体,然后就要站起来。

    她几乎是闭着眼睛拍打,根本不知道打在了什么地方。

    她不知道,我知道,因为她刚好拍在在我的要害之上,我身子顿时朝上拱了起来,脸都绿了。

    几个女人,赶紧把她扶了起来。

    庄清妍惊魂未定,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流氓,混蛋!人渣,变态!”

    我对她怒目而视,庄清妍还不知道自己打在了那里,那里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其余几个人看到了,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华雪妃王玉仙都在偷笑,也在劝说庄清妍。

    关诗蕾踢了我一脚说:“别捂着了,赶紧把裤子穿上。”

    我对她也是怒目而视,关诗蕾有点心虚,嘀咕一声说:“你不穿也行,就这样吧,反正丢人的说你也不是我。”

    几个女人,都回到了座位上,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喝咖啡,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最倒霉的就是我,无缘无故的被人迷倒,还被扒了裤子,然后被庄清妍这个女人袭击要害,还要被她辱骂。

    我找谁惹谁了!

    来这里见关诗蕾的闺蜜,就是个错误!

    我站了起来,穿好了裤子,冷着脸,一言不发就走。

    关诗蕾在后面大叫:“你干什么去?我叫你走了吗?”

    我头也不回,关诗蕾在后面让我站住,不然就让我好看。

    “行了。”我最后听见华雪妃说,“这都是谁的主意,做了这么荒唐的事情?”

    “是王玉仙。”关诗蕾嚷嚷说,“非要说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强,现在见识到了,把人给气走了!”

    “那是你的男人,又不是我们的男人。”王玉仙娇笑说,“反正该看的都看了,也证实了小蕾你的话是真的,你以后可就幸福了,他一个黄毛小子,身子竟然这么壮,该长的都长了,小蕾,老实说,你是不是夜夜新娘?”

    “滚你丫的,老娘才没有你们那么骚!”

    最后说什么我听不到了,虽然被夸很强,满足了我男人的自尊心,但是扒裤子实在不能忍,你们要是真的想看,直接不就行了,关上门,让你们看个痛快,但是迷晕就太不厚道了。

    隐隐约约,我好像听见华雪妃说那迷药,能够迷倒一头大象半个小时,没想到我才几分钟就醒了。

    我心中好受了点,我的身体我还是知道的,就一个字,强!

    看了看自己的小哥哥,嗯,虽然被扒裤子有点丢人,但是小哥哥长脸了啊!

    “以后不会亏待你的。”我对着小哥哥说。

    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路人诡异的神色,我脸一红,玛德,忘了这已经到马路上了,赶紧叫了个车,离开了这里。

    最先回到的,是学校,车子还在里面。

    好在学校还没有封闭。

    学校都是半封闭式管理,来上学的人,一部分是柳城中的,这些都是有钱人的,在柳城都有房子有车的,所以放学都是各回各家,还有小部分,就像是我这个,通过关系进来的乡下人,要么就是住在亲戚家里,要么就是寄宿在学校提供的房子里。

    学校算是尽责的,到了八点,就会封锁校门,好在我来的时候,还不到八点,赶紧开了车就离开。

    直接开到了黄金水汇,胡超群那家伙,已经干了几瓶啤酒了,周围,还有几个女人,有小太妹还有二十多岁的女人。黄金水汇,到了我的手之后,以前的规矩已经变了,约炮可以,搞事不行,卖也不行。

    进了包间,就看到他左拥右抱的,红光满面,他丢了一瓶过来,我接住后又放在了桌子上。

    “南哥,搞起来啊!”他说。

    “搞什么?”我瞪了他一眼,“我开着车呢。”

    他哦了一声,然后就挤了过来,笑嘻嘻的说:“南哥,车子借我耍耍呗。”

    “难道你没听说过,女人和车子,概不外借吗?”我缓缓的说。

    “咱俩谁跟谁?”胡超群挤着眼睛说,“我刚刚跟她们吹牛,说我随时可以搞来一辆豪车,南哥,你就借我开开,让我装装逼吧。”

    我淡淡的说:“不借,你喝了酒,还没驾照,什么时候不喝酒,有了驾照再说吧。”

    意思是现在没机会,以后有机会。

    胡超群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又兴冲冲的跟着女孩吹牛去了。看他眉飞色舞的样子,好像又吹上天了,那些女人,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他。

    才安静没一会儿,就有一个人冲了进来:“南哥!”

    我认识他,是刘宇的人。

    他急乎乎的,我知道不对劲,站了起来:“怎么了?”

    “宇哥被人轮了!”

    我脸色一变:“谁的口味这么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