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3章 一千万的封口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诗蕾的嘴巴,是绝对的能把人气死。

    她笑眯眯的说:“怎么,我这么说你的小情人,你心疼了?这都还没嫁给他,就这么护着他,小心以后有你的苦头吃。”

    我只能不停的咳嗽,这个关诗蕾,想的也太多了吧,我们才多大。

    傅渭清俏脸发红,即使被关诗蕾说的心中害羞,还是跑到了我身后,不停的拍打我的后背。

    我有些无语,我咳嗽不是说我身体不好,是因为关诗蕾的话,我只能咳嗽化解尴尬。

    关诗蕾咯咯咯的笑了,眼神更加暧昧。

    胡超群小心翼翼的举手:“那个,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赶紧滚吧。”关诗蕾直接说,“我还有事和他说。”

    胡超群一脸郁闷的离开,他就是随便说说,想要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哪知道关诗蕾真的赶他走。

    傅渭清也出去了,她说她还有事,等会就过来。

    我一直目送她出去,关诗蕾说:“怎么,眼神都不舍得放开,这一会儿,都如漆似胶,舍不得分开了?”

    她站在我面前,戳了戳我:“怎么样,严不严重?”

    废话,当然严重!你试试脑袋上开个瓢会怎么样。

    “现在知道孙家的手段了吧。”她是似笑非笑的说,“告诉你,他们的手段,还远远不止这些,这一次没能抓住你,下次就会直接干掉你了。”

    难道他们就不怕鱼死网破?

    关诗蕾解开了我心中的怀疑。

    “孙润泰是个老狐狸,他知道,那些视频相片,你是绝对不会轻易拿出来的,一旦拿出来,就是你的死期。你是遇到了危险,但是,不是还没死吗?”关诗蕾淡淡的说,“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这一次不行,还有下一次。”

    我忍不住问,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们想要你所有的视频照片,以及你的备份,并且保证不会有视频或者是相片流露出去。”关诗蕾幽幽的说,“当然,如果你能死了,那就最好了。”

    我的心中,涌起一阵寒意。

    孙家,我终究还是太低估他们,高看自己了。

    他们可以不断的派出来人来对付我,我却只能被动抵抗。照片视频都不能放出去,放出去,就是个死,他们就彻底没有了顾忌。

    “你应该清醒,孙润泰,还在犹豫对付你父母亲朋的后果。”关诗蕾说了一件让我最为担心,也是最为心惊的事情,“不然,你的父母亲朋,都要倒霉了。”

    照片和视频,现在已经成了烫手的山芋了。

    这是一柄双刃剑,能对付敌人,却也能伤到我自己。

    现在丢了不是,拿在手里也不是。

    孙润泰,孙宇康,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我,我却没有办法反击的。

    “玛德!”我骂了一句,发现自己还是不够精明,要不然怎么会落到两难的地步。

    “你当时想法是好的,但是,你的那些东西,也要看放在什么人的手里,才会出现作用。”关诗蕾坐在了床边说,“我已经和孙润泰联系了,我告诉他,如果他不想,那些视频照片,被整个柳城的商界都知道的话,最好老老实实的。”

    “另外。”她拿出来了一张支票说,“这是你的损失费。”

    损失费是从孙润泰那里要过来的,在我还在昏迷的时候,关诗蕾直接拿着照片闯到了润泰集团,找到了孙润泰,告诉他,如果再对我出手,那些照片和视频,就会遍布整个柳城的商界,到时候,看看他还有什么脸,和别人做生意,看看还会有几个商人,愿意和他做生意。

    就好像她说的那样,那些东西,在她手里,和在我手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在柳城,孙润泰认识的商人,关诗蕾也多半认识,像他们那种层次的,柳城的商界,几乎都是认识的,彼此间,都生意上的来往。

    而他们的商业圈,也不只在柳城里,还要拓展的更远。

    孙润泰担心的是,那些照片和视频,要是传到了外界去,对他的生意打击无疑是很大的。

    能够给润泰集团带过去损失,那就意味着,关诗蕾可以从中得到很大的好处,如果那些东西让孙润泰失去了合作伙伴,那关诗蕾,就可以争取到他失去的合作伙伴。

    那才是孙润泰最不想看到的。

    孙宇康如果不是孙润泰的儿子,那么他的果照,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但是,孙润泰身价百亿,一丁点的丑闻,都能让他损失惨重。

    我看了一眼,顿时有点傻眼:“一千万?”

    “这还是低的,要不是孙老头当时正在气头上,我都打算要五千万起的。”关诗蕾又把支票抢走了,我傻傻的看着,半天才问她干什么。

    关诗蕾说钱在我这里也是浪费,不如放在她那里,她可以给我一点股份,虽然少的可怜,但是,也算是她们公司的一份子,以后每年都会有分红。

    我是非常不乐意的,一千万是我见过的最多的钱了,我现在后脑勺就有些疼,那是因为兴奋的。

    一千万啊,能干什么?

    买两辆豪车,左边一辆右边一辆,我就在中间骑自行车,想想都美滋滋啊。

    但是关诗蕾把我的美好幻想给破灭了。

    我的钱,在她手里,都比我理直气壮的多了。然而我又没有抗议的资格,钱,还是她帮我讹回来的。

    我关心的是,以后的事情怎么办。

    孙润泰,还会不会对付我。

    “对付是一定会的,但是不会那么明显了。”关诗蕾很干脆的说,“这一千万,就等于是给我的封口费而已。你做了那件事,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对于孙润泰来说,这是个耻辱,一辈子都无法丢掉的耻辱。”

    那两个人的交易又算是什么?一千万闹着玩的?

    我无语了,关诗蕾说孙润泰不会明着来,貌似暗着来才是最危险的吧?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我把手中所有的照片视频都还给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我没有备份的,就算我死了,他们也还会认为,我给过别人那些东西。

    这,是个无解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