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7章 被带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些家长一时半会,还不会到学校来搞事,等到他们孩子的病情稳定下来后,肯定会找我的。じ☆ve .nǎnui.δ灬

    那些学生的父母,有头有脸的不少,要是一起施压,学校肯定不会保护我的。看白恩伟和李欣的样子,百分百会把我yi_168\"出去,承受那些人的怒火,利用我给他们一个交代。

    胡铁花说的很有气势,但是,根据他刚刚的表现,我觉得他实在是靠不住。

    希望,还是不能放在他的身上。

    胡铁花出去打了个电话,然后很快就进来说:“等着吧,几个小时之内,应该就可以解决了。”

    我是万万不会相信的,胡超群也偷偷的跟我说,他老爹的话,十句有九句是不靠谱的,千万不要相信。

    要是别人说,我或许不会那么相信,但是,这可是他亲儿子说的,不会有错吧?

    胡铁花,还在关诗雨面前献殷勤,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把他卖了。

    诗雨姐有些烦躁,因为我的事情,还有胡铁花的纠缠。

    我走了过去,挡在了两个人的中间,诗雨姐松了口气。

    胡铁花眉毛一挑要说话,门外却走进来了一群人。

    当先一个人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然后眼神落在我的身上:“许南,跟我们走一趟吧!”

    没想到,齐永进还没到,秦璐倒是先到了。

    “你们先出去。”秦璐说完那句话后,又对她身后的人说了一句,然后关上了门,她盯着我说,“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知道。”我很诚实的说,“我打人了。”

    “只是打人那么简单吗?”她冷笑,“四个人是重伤,性命垂危,还有几个,手和胳膊都断了,以后都有可能落下后遗症,你这不是简单的打架滋事,而是谋杀了!”

    这完全就是两个概念,谋杀和打架滋事,差的太远了。

    我说:“难道我要站在那里,看着我朋友被打?”

    我指着胡超群说:“你看看他的样子!”

    胡超群的衣服本来就脱了,现在他的伤疤,看的只是一半,却也足够触目惊心了!

    秦璐仍然冷笑:“所以你找了你朋友当借口,为你的恶劣行为找掩护?你觉得,法律会因为这些,而对你宽容吗?”

    “不管怎么样,做了都做了。”我淡定的说,“不管有什么冲我来,我都接着!”

    秦璐愤怒:“你以为你是谁?你都接着?”

    我诧异的看着她,貌似咱们俩关系没那么好吧?你这是在为我担心?

    她没好气的说:“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巴不得你去坐牢,但是,你师父却很关心你,他已经去找他的关系,来替你解决这些事了。”

    我忍不住说:“不用麻烦师傅了,我可以解决的。”

    秦璐懒得说话,掏出来了手铐说:“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带你走?”

    我说:“等一下。”

    秦璐走了出去,在外面等我。

    关诗雨在她出去后,一下子就抱住了我,已经有些惊恐的说:“小南,怎么办,你要是被抓走了,我怎么办?”

    胡铁花在一边看得一愣一愣的,我看到了他诡异的眼神,有些尴尬。

    这是我接触的诗雨姐最亲密的一次,胸前的两座山峰顶着我,身体的幽香,从鼻子里钻进我的心房,她的身子很柔软,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抱住了诗雨姐的柳腰。

    现在不比在家里的时候,这里还有别人,我就是敢大胆,诗雨姐也不敢。

    我安慰她说我会没事的,都是他们先动的手,要惩罚,也要先惩罚他们,然后才会轮到我,他们要想自己的孩子没事的话,就不能对我追究责任。

    诗雨姐在我的安慰下,安心了些,但是还是觉得,我可能有危险,让我去了之后,暂时什么都不要说,等到关诗蕾的律师到了再说。

    胡铁花还是那句话,事情很快就会解决,而胡超群则是说,要是他们敢死咬着我不放,他一定弄死他们。

    胡铁花表示胡超群说那些话的时候,才有人味,然后美女小护士不小心碰了他的伤口,他又嗷嗷大叫了起来。

    我跟着秦璐走了出去,心中一阵感动,不管是诗雨姐还是胡超群、秦师傅,还有关诗蕾,都在关心着我,帮助着我,这让我很温暖。

    秦璐沉着脸,带着我上了车,然后带着我,径直回到了局里。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了。

    很多人看着我进去,我感觉到,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几个局长副局长,也都在等着,看到秦璐带着我过去后,叫秦璐过去,脸色严肃的,和秦璐说着什么。

    那几个局长,很有可能,会要求尽快解决那些事情,免得闹大。

    我觉得,那几个局长副局长,可能要尽快把我定罪了,尤其是那个姓王的,玛德,早就在等着我呢。

    秦璐面无表情的进来,旁边还有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在做着笔录,但是,不管秦璐问什么,我都不说话,然后不光那个年轻人不满了,秦璐也怒火冲天,她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声说:“许南,你不交代,对你完全没有好处的!”

    我淡淡的说:“等我的律师来。”

    “你能有什么律师?”年轻人敲着桌子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做出来那样的事情,绝对没人能帮的了你的,你早点交代,我们还可以帮你一把,说你有自首情节,给你减刑!当学生当成你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简直就是人渣,能把人打成那样!”

    “如果那十几个人堵着你,让你看着另外十几个人去打你的朋友或者是亲人,你再说这样的风凉话也不迟。”

    年轻人顿时大怒:“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是个沙比!”门狠狠一震,被人一脚踹开了,关诗蕾捂着脚,跳了进来,“玛德,老娘的脚要断了!”

    我无语了。

    关诗蕾掐着腰,嚣张的说:“人我带走了,你们有什么事,和我的律师说!”

    然后从外面,走进来了三个衣着光鲜的律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