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2章 我脾气暴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蓝中玉根本没有防备,根本想不到,我会突然出脚,傅渭清没有想到,胡超群也想不到。☆裞棢 .nānцi.δ☆

    我看得出来,在我快速出脚的那短暂的时间,蓝中玉,也是下意识的就要做出抵挡的姿势的,只不过我是突袭,出其不意,速度又很快,所以他没有拦截的机会,一般人,也看不出来他有反应的样子。

    我知道,这个家伙也是个高手,单打独斗,或许我们两个,不分上下。

    单单看他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一些端倪了。

    蓝中玉狠狠的砸在了大门上,然后直接从门口的几层楼梯上滚了下去,格外的狼狈。

    “好!”胡超群马上就叫了一声,扯动了伤口,又在龇牙咧嘴的。

    “玉哥!”傅渭清惊呼了一声,马上就跑了出去查看蓝中玉的伤势。

    玉哥?

    胡超群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我脸色难看,很快我说:“走吧。”

    傅渭清蹲在地上,把蓝中玉扶了起来,在他的身边,低声问他怎么样,有没有事之类的。

    见到我出去后,她生气的说:“许南,你干什么?为什么打玉哥?”

    我淡淡的说:“他不是说了吗,我脾气爆躁,忍不住。”

    蓝中玉的眼中闪过一道冷光,然后温柔的笑着说:“我没事,小清。”

    看他的样子,真的像是白马王子一样的,现在看着傅渭清的眼神,像是要把她融化掉一样。

    我看的心烦,扶着胡超群就走。

    “卧槽,南哥,又换车了?”

    还不是关诗蕾的。

    胡超群羡慕不已,他要是有驾照,早就能开了,就算是开辆桑塔纳,也阻止不了他有一颗装逼的心。

    “许南,你站住!”傅渭清站了起来,大声的说。

    我没有停,她跑到了我前面,拦住了我,瞪大了眼睛说:“许南,你说清楚,为什么要打玉哥?”

    “你耳朵聋了?”我不耐烦的说,“没听我说脾气爆躁?你玉哥不就是这样说我的?”

    傅渭清气结:“他说了你就要打人?”

    “脾气爆躁,忍不住,怎么了?”我淡淡的说。

    要是我刚刚不是突然出手,那家伙估计也踹不到他,这货练过的,本事不低。

    见到这货我就来气,看到他那虚伪的笑容,就好像是觉得他在嘲笑我一样,心中更气了。

    我心里有火,这还能忍?

    不能忍的结果就是蓝中玉这孙子被我踹的狗吃屎。

    我觉得可惜的是,没有踹中他的要害。要是踹中了他的裆部,那就是断子绝孙脚了。

    傅渭清还要说话,我冷冷的看着她,她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停了下来,清亮的大眼睛里,已经开始湿润了。

    我看着更心烦,拖着胡超群就走。

    路上我还在想傅渭清的表现和她的眼睛,更加觉得,她一直都在维护她的玉哥。

    我自嘲一笑,我和傅渭清认识才多久,她和蓝中玉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估计之前说的有事不在,也是和他一起出去了吧。

    蓝中玉,也是有意带她出去,就是不想让她看到胡超群被打,也免得她去阻拦。

    但是,如果她不想出去的话,蓝中玉难道还能强行拖着她出去?

    还是因为她和他的关系不一般,所以才和他一起出去。

    胡超群一路上看着我一会儿冷笑一会儿冷漠的,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等下车的时候,还是心惊胆战的样子。

    按照他的话来说,我的气场,太强大了。

    安排他住了院,办好了手续,又给胡铁花打了一个电话,那边闹哄哄的,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在打架,我无语,当她是开玩笑就挂了。

    然后就再胡超群的病房里,看到电视上正在直播。

    再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只见胡铁花,站在医院门口,举着铁棍,狠狠的砸着医院的门窗,在他身边,还有十几二十多个大叔面红耳赤,兴奋的嗷嗷叫,一起砸着医院。

    胡超群目瞪口呆,我也看呆了:“这是你爹?”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什么时候,我爹这么彪悍了?”

    一直看到他爹被抓起来的时候,他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行,我得去看看他。”胡超群说着就要下床。

    我按住了他,他才刚刚过来的,医生都要到了给他来个全身治疗了,他不能走,我说我去。

    同时我还在嘀咕,胡大叔一大把年纪了,还有这么充沛的津力,真是难得,还敢这么彪悍,竟然都被直接直播出来了,更是彪悍的没法夸。

    我给胡超群提前预交了一万,免得到时候医生看到没人交钱,就不给看病,我交钱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了,全身上下看得清清楚楚,不要有遗漏的地方,钱不是问题,一万块yi_168\"在这里,就不要怕我没钱。

    要是我回来我兄弟还没看好,我就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我现在说话很有气场,心情又不太好,加上剃了光头,脑袋还受了伤,当时就把那些人吓住了。

    有个小护士瑟瑟发抖,差点没哭出来。

    于是我又回到了警察局。

    王超正在大厅里晃悠,看到我,他脸色一变,走了过来:“你还回来干什么?挑衅的吗?”

    我没看他,直接走了进去。

    王超大怒:“许南,你想做什么?”

    我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郑全民都不管我,你敢管?你是他的一条狗,要不要我去找你的主子说说,让他好好管管你,或者是把你栓起来?”

    王超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我这么说,是最直接的侮辱他了。

    他儿子和我不对付,这孙子当时差点弄死我,玛德要再和他客气,那还是我的性格吗?

    我说完后就走了,警察局,在我眼里,就像是自己家里一样,我看到过郑全民一次,他看到我就躲了起来,这不是怕我,是怕关诗蕾。

    找到胡铁花他们到时候,他们还像是没事人一样,该睡的睡,该聊天的聊天,有说有笑的,被关起来,哪像是犯罪的,更像是度假的。

    “咦,你小子怎么来了?”胡铁花看到我,站了起来,惊讶不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