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1章 丧心病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终于明白,胡海涛为什么要带着家人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他拿了司徒鸿的钱!

    他觉得,自己跟了司徒鸿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他也不是没有功劳,他不光在司徒鸿被抓的时候,守口如瓶,还救过他的命!

    家里出事,当年他母亲瘫痪,他都没有回去守着她,已经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如今他父亲患了癌症,他不能再跟着司徒鸿了,他要救他的父亲,还要守着他!

    而他跟着司徒鸿那么多年,手里是没有钱的,司徒鸿,看上去豪爽大方,实际上,对于自己的心腹,也是一般,一个月六千,就等于是打工一族,还要被警察盯上,还有有住院或者是死亡的准备!

    胡海涛拿走了二十五万,当做是自己那么多年应得的,但是司徒鸿并不那么认为,那是他的钱,他在找胡海涛,所以胡海涛要躲着他!

    这是主要原因,次要原因,就是因为胡海涛,知道的太多了!

    我奇怪的是,胡海涛,既然知道司徒鸿在找他,为什么不直接离开柳城?他还在这里待着,他父亲又是住了院,这样的话,很容易被找到的。。 .nǎni.o..

    像他这样,等于是背叛了司徒鸿,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他会连累所有人的,他的父母,他的妹妹和弟弟。

    按理说,他不是那种蠢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的,为什么不离开?

    我心中疑惑,他在那边,已经和电话另一边的人吵了起来。

    昔日的心腹和老大,终究还是因为钱而决裂,也有家庭因素在内,可以看出来,胡海涛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以前他很忠心,但是家庭让他做出了选择。

    我若有所思,在很多人眼里,家庭是最重要的,胡海涛就是这样,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从他那里,打开突破口。

    足足二十五万,竟然让他妹妹拿着,不怕他妹妹出事吗?我又想到了这一点。

    他妹妹很小心的保护那些钱,但是,还是被人盯上了。

    而且,就算是不被那两个人盯上,胡海涛,迟早也会被司徒鸿找到,他被抓到,他妹妹和她手里的钱,还能跑得掉吗?

    胡海涛挂了电话,抱着脑袋,低着头,身子就开始抽搐起来,我知道,他是在哭泣。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他肯定很伤心。

    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过了一会儿,他给他妹妹打了个电话,我听到后,装作玩手机的样子,低着头就离开了位置。

    我站在了角落里,看着胡海涛的妹妹和弟弟,都走了下来,他妹妹,还是抱着背包。

    胡海涛打了招呼,三个人开始低声说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少女抱着背包,小心翼翼的,又快速的从医院走了出去。

    而胡海涛和他弟弟,则是直接上了楼。

    我知道,少女大概是要回去照顾她妈妈了,毕竟胡海涛是人,照顾他妈妈,还是有点不方便的。

    本来我想继续守着胡海涛的,但是,当我终于又看到了那两个人,一个长毛,一个短发的。

    他们两个,终于又出现了,看到了少女离开,对视一眼,一左一右,跟了上去。

    我也跟了上去。

    他们两个像是老手了,都是非常谨慎,但是又是很随意的样子,走在人群里,眼神却一直都在少女的身上。

    少女从出了医院之后,就一直蒙头赶路,基本上头也不抬的,过了马路,进了巷子后,那两个人,终于加速冲了上去。

    少女听到声音,转身的时候,长毛已经抓住了她怀里的背包,就要往外拉,少女惊呼一声,眼睛顿时瞪大了,面带惊恐的说:“你们想做什么?”

    长毛狞笑一声:“你说干什么!松手!”

    “不松!”那可是她老爹救命的钱,怎么可能会松手?

    她不但抱得更紧了,yee.还叫着要叫人。

    长毛冷笑:“你敢叫人,劳资现在就和兄弟把你上了,你觉得,你一个人,能挣脱的了吗?”

    少女一个人,又很瘦弱,怎么可能会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

    她的眼睛里,满是泪水,哀求的说:“求求你们了,这是我爸救命的钱,我们一家,都指望它了,你要是拿走了,我爸就没命了!要不,我给你一千吧?”

    长毛狞笑:“玛德,劳资早就盯上你了!这里面二十万你跟我说给我一千?你爹的死活,跟劳资有什么关系?劳资见过比你可怜的多了,还有人给劳资下跪,但是最后还是要乖乖交出来!”

    少女吓得大叫:“来人啊……”

    刚刚叫出来,短发的人,就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少女的脸上,少女痛呼一声,声音戛然而止。

    然后他就去捂住少女的嘴巴,但是少女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他的手上。

    短发子大叫一声,又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草拟吗的臭娘们,敢咬劳资?”

    “鹿哥,我们上了她吧,这小妞虽然瘦了点,但是长得也不错啊,十六七岁,一看就知道还是个雏!”短发人捂着手,眼中露着凶光,“我已经很久没有上过原装女人了,这个臭娘们一看就知道是个高中生,不爽爽以后也会便宜别人,不上白不上啊!”

    “玛德,钱重要还是女人重要?特么的赶紧动手,免得节外生枝!”长毛鹿哥说,“有了这些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快点!”

    “不,不要!”女孩始终都不松手,松手就完了。

    短发子掏出来了一把刀子。

    女孩眼中,满是绝望:“你们这样,丧尽天良,会遭到报应的!”

    “嘿嘿,这话也听过不少了,但是劳资还不是活很滋润?”长毛冷笑,“不要怪劳资心狠,劳资要是不心狠,日子怎么能过的滋润?”

    砰!

    话音刚落,一个搬砖,狠狠的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身体算是比较好的,竟然没有晕倒,而是怔怔的转过身来看我,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看到了自己满手的血液。

    然后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走出两步,就朝着地上倒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