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8章 被人拿枪指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进去!”他又低声说了一句。£圕哾蛧 .nánui.o£

    我手脚全都是汗,心中已经慌了。

    是胡海涛!

    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胆,竟然回来了,而且,还找上了我!我可是刚刚才和齐永进分开的,说不定,这周围就有警察!

    他,难道发现我了?

    我没有选择,只能打开门,被他推着走了进去,他一直拿枪抵在我的腰上,关了门,反锁后,他一把推开我,让我距离他有四五步的样子,然后说:“走!”

    我心中后悔,当时被枪抵住了,我就慌了。

    我最近是有了很大的长进,见识了不少的事情,但是,枪这个东西,一直都是让很多人都感觉到恐惧的。

    上一次,我见过枪,但是那是秦璐派来的人,他是警察,不需要担心的,而胡海涛,现在等于就是亡命之徒!他可是开过枪的,还打伤了司徒鸿!

    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头脑发热,对我出手了!

    “你……”我刚打算说话,背后却狠狠来了一脚,踹在我的后背上,直接把我踹的扑在了沙发上。

    我心中大怒,转过身去,冷冷的看着他。

    胡海涛面无表情的拿枪指着我:“怎么,不服气?”

    我冷冷的说:“我救了你妹妹,你就这么对我?”

    “救我妹妹?”胡海涛冷笑,“我看你是别有目的,想要刻意接近她,然后通过她接近我吧?就找人来演了一场拙劣的戏?”

    “演戏?拙劣?”我冷笑不止,“你可以去医院看看,他们两个,是真的躺在病床上,还是在演戏!”

    胡海涛的脸上,露出了讥讽:“你当我傻?那里说不定早就有警察在等着我了!说不定陪你演戏的,都是警察!你演的很像啊,都可以去当影帝了!还打了我妹妹两巴掌,就是为了更逼真吗?”

    我看到他的眼中,露出了冷意,看来他很爱他的妹妹。

    “放心,你的人,打了我妹妹几个巴掌,我就会十倍奉还!”

    “沙比!”

    “你说什么?”他大怒,往前走了几步,枪口更加靠近我了,“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你不是认为我是警察吗?”我说,“你敢杀我?”

    说着,我还坐在了沙发上,胡海涛眼神一冷:“起来!”

    “我不起来,你又能怎么样?”

    我有恃无恐,既然他把我当成了警察,那索性我就是警察好了,他敢动手吗?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胡海涛冷冷的说。

    “你可以试试。”我淡淡的说,“你已经得罪了司徒鸿,再杀了我这个警察,你还能躲到哪里去?你被抓住后,最起码也是无期,啧啧,到时候,你弟弟你妹妹,一辈子都要带着杀人犯哥哥的帽子生活下去,或许以后时间久了,会有人遗忘,但是别忘了,你弟弟妹妹都很年轻,杀人犯这顶帽子,足够让他们受尽歧视了!”

    这是我量定他不敢动手的原因之一。

    胡海涛是一个孝子,也是一个合格的哥哥,看得出来,对于自己的弟弟妹妹很在乎,不然也不会那么生气。

    但是,同样这样也是他最大的弱点,只要抓住他的这个弱点,他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有一个杀人犯哥哥的帽子,他的弟弟妹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可以说,因为他,他的弟弟妹妹的人生,都会毁了!

    一旦他被抓,他的父母,也就跟着完了。

    他爹虽然是癌症,但是现在还可以治疗,一旦他进了监狱,还怎么治疗?

    他弟弟妹妹太年幼了!

    “告诉我,司徒鸿的藏身之处,你可以减轻很多罪行。”

    胡海涛冷冷的看着我说:“你觉得我会说吗?说了他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家人的!”

    这是有其兄比有其妹吧?

    怎么说话都是一个调调?

    我把和他妹妹说的话,又说了一遍,他沉默片刻说:“我不能自首,自首了我父母怎么办?”

    “你不是拿了二十五万吗?”

    “那点钱根本不够!我弟弟妹妹都要上学,我母亲要照顾,我父亲要治病,那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你告诉我司徒鸿的藏身之处,然后指证他,或者是给我能够证明他犯罪的证据,我会给你二十万到五十万之间的钱,保证你父亲能够治病,你弟弟妹妹能够上学!”

    这儿就是一个文字游戏了,保证他父亲治病,一个癌症患者,还是快要晚期了,根本没得治了,要是一直治疗下去,那花费,绝对是巨大的!就算是我有黄金水汇,估计也要肉疼。

    我只说保证他父亲能够治病,没说要治好。

    但是他弟弟妹妹,我可以帮助,我自认为,已经做得够仁至义尽了!

    胡海涛脸色一变,大声喝道:“你不是警察,你是谁?”

    “怎么不是?”我皱眉说。

    “一个警察,能拿出来那么多的钱吗?说,你是谁?”

    我愕然,玛德,竟然是自己爆露了。

    从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我就在怀疑,这货,当初应该是和司徒鸿,一起对付过我的,为什么好像是不认识我的样子?我抱着侥幸,他当时并不在,也一直没有什么问题,没想到,是自己把自己给爆露了。

    “我是和司徒鸿有仇的人。”我站了起来,他很紧张,一直指着我,呵斥我坐下。

    我淡笑着时候:“不用紧张。”

    “我不紧张。”他冷笑,“我就是怕我一不小心,没忍住,打了你一枪!说,你到底是谁,不说我就废了你的一条胳膊!”

    他瞄准了我的胳膊。

    我摇头:“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恩人的?我可是救了你妹妹一命!还等于是救了你爹一命!”

    他冷笑:“我可没让你救!你也是抱有目的的,指望我谢你?不可能!”

    又一个狼心狗肺的人。

    可能他对家人还不错,但是在对待恩人这件事上,实在是太刻薄。

    我嘿嘿一笑说:“我叫许南,你是司徒鸿的心腹,应该是听说过我的吧?”

    “是你?”他恍然,“我说你怎么有点眼熟,原来,真的是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