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95章 拿到证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次的抓捕行动,是由陈卫国亲自指挥动手,这样,如果抓到了司徒鸿,那样才算是真正的是他的英明指挥下抓捕的,如果有我这样一个外人在,将来很有可能,会被外界利用这一点,对他进行攻击。*﹏尛說 .ηáηui.o〆…

    陈卫国,好不容易等到成为局长的机会,他绝对不愿意,轻易就给比人留下把柄。

    而且,跟着胡海涛去拿那么多重要的证据,对我来说,也是一件需要极为认真对待的事情。

    一般人,他还不相信。

    让人无语的是,胡海涛的母亲,听说要去拿重要的证据,竟然嚷嚷着也要去,而且,还一直说帮助我们这么大,一点好处都不给,证据就不给了!

    陈卫国威严还是很大的,站那儿看了她一眼,她顿时就闭嘴了。

    这是一个有点神经病的老太婆,但是也知道得罪副局长,很有可能会倒霉,所以不敢说了。

    我和胡海涛开车齐永进的车,按照他说的方向,连开了三个小时,才到了一个叫镇远镇的小镇上。

    而且,我们还在继续赶路。

    又开车开了二十分钟,才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村子只有几乎人家了,房屋大都是破败不堪的。

    他领着我,到了一个断壁残桓的屋子里,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个用油布包裹,塑料袋又包裹了好几层的袋子。

    “这里就是我成为他心腹后不久,能接触到的他的关于一些违法的事情的证据。还有很多,我是无法掌握的,所以,只有这些了。”

    胡海涛并不是个笨人,在成为司徒鸿的心腹后不久,他就感觉到了,司徒鸿,就是那种天性凉薄的人,对自己人很苛刻,还一直要他的手下为他拼命,赚取的钱,大部分都落在了司徒鸿的口袋里,而他的手下,只分到了极少的一部分。

    胡海涛跟了他那么多年,得到的也就是工资还有救了司徒鸿后的奖励的两三万块钱而已。

    至于不是他心腹的,那就更惨了,每个月两三千多的工资,很多人都想走不敢走,就是因为知道司徒鸿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

    司徒鸿没事还跟他们洗洗.脑,说自己的宏图大志,想要转型成为成功的商人,他现在做的,看上去是拿钱帮人办事,其实就是通过办事,和那些幕后出钱的人,搭上关系,为以后做生意做准备。

    还说自己就要成功了,到时候,大家都会是他公司的元老。

    很多人都是没有办法,又被他的空头支票吸引,所以,就一直跟着他。

    外界传的什么个人魅力,都是吹出来的。

    要是能找到正经工作,谁没事干那一行,要是跟着他有那么好,一个个早就发财了。

    胡海涛就是看到他的本质,才暗中准备了一手,就是为了防止以后被司徒鸿抛弃,什么都得不到准备的。

    我奇怪的看着他,他难道还想拿着这些东西去敲诈司徒鸿?

    “我跟了他这么久,出生入死,不该什么都得不到。”胡海涛平静的说,“我应该得到更多。”

    可惜,最好还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哦,也得到了一些东西,那二十五万现金。

    胡海涛说他准备的,有司徒鸿带着他,和很多人交易时候的谈话,还有司徒鸿,藏钱的地方,以及他的几处房产,详细的交易信息,还有洗钱的记录等等。

    我翻看了几下,一个账本,一个u盘,还有几把钥匙。

    “钥匙是我自己配的,是他的几处房产,那里,藏了不少的现金。”他犹豫了一下说,“还有,违禁品。”

    我顿时一惊,随后大喜,有这些证据在,司徒鸿,怎么都逃不开法律的惩罚了!

    走出几步后,我让他先上车,自己要去找个地方方便一些,胡海涛不疑有他,自己上了车,我则是找了一个地方,偷偷的把账本偷拍了下来。

    至于u盘,到时候再找机会复制了。

    回去的路上,胡海涛几次都想说话,我把车停了下来说:“你想说什么?”

    胡海涛犹豫片刻说:“我和你之间的交易……”

    我淡淡的说:“早就作废了,别忘了,你现在是和陈局长合作,而不是我。”

    胡海涛苦笑,就是因为和陈卫国合作,他才会这么被动,早知道,就不跟我提那么多的要求了,得寸进尺,往往会什么都得不到。

    他想和我说的是,他父亲的病,不奢望我能够帮忙,但是我能不能,帮他一下,他弟弟妹妹都还年轻,不能辍学的。

    一旦他坐牢,家里就彻底没有了生活来源、

    他妈妈偏瘫,经过治疗,能够说话,但是已经没了行走的能力,还要照顾她,而他的父亲癌症,基本上是没救了,但是他还是要努力一下,在家庭上,胡海涛做的已经是最好了,他是一个顾家的人。

    可惜,他有一个偏瘫了,还蛮横无理的老妈,拖了他的后腿,不然我还真就答应了帮他治疗他的父亲和帮他弟弟妹妹上学了。

    我启动车子,我不是慈善家,他妹妹可以帮,但是他弟弟,绝对不会。

    十五岁的少年,被惯坏了。

    他母亲不是重轻女吗?这么爱他的儿子,她的大儿子入狱,她最爱的小儿子,理所当然的扛起照顾她的任务了。

    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我不说话,胡海涛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他很失望,但是他无法再跟我谈什么条件。

    和陈卫国这样的老狐狸交易,他能得到的好处,被压榨到最小了。

    回去的路上,倒是快了很多。

    在刚刚到城区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陌生号码,不接。

    挂了之后,又响了几次,然后我感觉到应该是熟人了,不然,不会一直这么打。

    当我接通后,那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是许南吗?”

    “你是……胡海冰?”

    胡海涛一愣,胡海冰带着哭腔说:“你把手机给我哥。”

    我感觉到不对劲了,赶紧给了胡海涛。

    然后我就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胡海冰的哭声:“哥,我爸他,他自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