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9章 抓捕行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上,齐永进介绍说,跟着林子健的那个人。带着墨镜。具体看不清楚模样。

    但是他身高一米七二左右。比较瘦弱,四十岁左右,穿着黄色格子褂。下身穿着一个大裤头,还穿着人字拖。看上去。并不像是劫匪之类的。

    但是齐永进也说了,那些劫匪。这么多年没有被发现,很有可能,是已经融入人群了。所以。有时候,最有可能的,也是最没有可能的。

    他让所有人都警惕点。来了两个人,还有可能会有三个或者是四个。他们或许没有出现,但是或许。已经在周围了。

    所以,到时候到了之后。所有人都要警觉,千万不要麻痹大意。那些人,可都是穷凶极恶的人!

    我坐在前面。心中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开车的是秦璐,我看到她始终一副平静的样子,忍不住说:“你就不紧张吗?”

    “开始的时候,倒是有些紧张。”秦璐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当时还是齐队带的我。”

    秦璐刚刚进入警局的时候,是个新人,齐永进还不是大队长,但是也是有资历的了,他带着新手秦璐,接触了很多的案子。

    “记得第一次拔枪的时候,我犹豫了半天,但是受到当时情况所迫,再犹豫就没命了,然后就开了枪。”秦璐有些感慨的说,“当时,都是胡乱开的枪,开完枪后,身上都在发抖,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还只是第一次开枪,因为是胡乱开枪的,根本就没打中人,事后她还在后怕,幸亏当时没有打中无辜的人,不然她现在估计就不是警察了。

    而第一次打中人后,她又颤抖了半天才缓过来。

    然后,她说到了自己第一次杀人。

    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看了我一眼:“怎么,害怕了?”

    我表情僵硬:“怎么会,又不是杀我。”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在想,找个机会坐到后面去比较好。

    秦璐淡淡的说她和很多人一样,第一次开枪杀人后,得了创伤后应激障碍,也就是PTSD,用了很长时间,看了心理医生,经过心理治疗,才走了出来。

    我一阵默然,她也是为了救人才杀人,实际上,她说的看上去很平淡,但是我从她微微颤抖的双手可以看出来,即使到了今天,她还是没有彻底走出来。

    于是,我按住了她的手,顺便还摸了摸,嗯,真滑。

    我认真的说:“相信自己,你能!”

    秦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干笑一声,收回了手:“开个玩笑,哇哈哈!”

    整个车子里,只有我的干笑声,而齐永进他们,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的笑声,戛然而止。

    “你们真不懂得情趣。”

    到了之后,我发现陈卫国也在,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是要亲自指挥的。

    他到了之后,有条不絮的指挥着众人,我看到他就有气,也就没有进去。

    过了一会儿,齐永进出来说,林子健和另外一个人,正在四周观望,应该是在等待机会进去,也就是说,我们来的时机刚刚好。

    两个人忽然好像不急了,一直等到了下午三四点钟,他们才开始行动起来。

    他们到了之后,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在门口鼓捣着什么。

    通过监视视频,我看到他们半天都没有鼓捣出来什么。

    我感觉到不对劲了。

    不光是我,齐永进他们早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不对,他们这样做太反常了。”齐永进沉声说,“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是在耍我们,他们应该是知道我们了!”

    陈卫国皱眉:“不会吧,他们要是知道我们,为什么还会出现?不是自投罗网吗?”

    我感觉奇怪的是,要是他们能够撬开大门,为什么林子健还要找我?

    这个问题,深深的扎根在我的脑海里。

    “他们应该是还有别的目的的!”

    就在齐永进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打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陈卫国马上拿出来对讲机:“目标已经进入,马上开始行动!”

    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店铺是没有后门的,只要进去了,就是瓮中之鳖了!

    这个时候,就是行动的最佳时候!

    齐永进张张嘴吧,还想说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多说了。

    他马上就冲了出去,秦璐也紧跟而上。

    我顿时暗骂,这个女人,跟着凑什么热闹?

    四个小队捉拿两个人不够吗?还需要她跑过去冒险?

    难道她还要再经历一次漫长的心理自疗?

    这种东西,只要是听到,任何人都不想接触的。

    陈卫国站在屏幕面前,表情严肃。

    我们现在,就在五十米之外的一个房间里,房间还在出租,被征用了。

    我看着齐永进带头,拿着枪,身后跟着一队警察。

    他们做了几个手势,然后就有人举着防暴盾牌,冲了进去。

    我有些莫名其妙,两个人,都是空手来的,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有枪的样子,还用出动防暴盾牌?

    我心里觉得,他们大概是想要保险起见吧。

    那些警察的身上,都带有针孔监控器,他们进去后,我看到他们冲进屋子里,然后一阵晃动,好像地震了一般,画面忽然就黑了。

    “发生什么事了?”

    我清楚的感受到了震动,而且,还听到了一阵沉闷的巨响。

    我朝着陈卫国看了过去,清楚的看到,他的脸色,顿时就白了。

    “怎么回事?”我心里一惊,赶紧冲了出去。

    我趴在窗户边,看到对面的人在尖叫,在逃走,我还看到了,冲天的火光。

    地震还在继续。

    轰!

    一声巨响,对面店铺不远处的一个商铺,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半边的房顶都被掀没了。

    我呼吸急促,瞪大了眼睛,好像在做梦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陈卫国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脸色惨白:“煤气管道!”

    那两个人,是没有带枪,也没有任何工具,但是,他们却走了另外一条,谁也没有想到的路。

    煤气管道!

    他们,就是引爆了煤气管道,然后引发了一系列的爆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