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1章 威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局里的人,都是认识我的,看到我后。有警察站出来说:“他怎么拐走的。你好好来说说。细节什么的,证据什么的,都不要放过。我们亲自给你做笔录!还有,如果你找不出来证人证据的话。那就是诽谤了!”

    谭桂芳的话。已经彻底激怒了警局里的人。

    什么所谓的不能失身,必须要是处女。根本就不该是一个母亲应该说出来的话!

    傅渭清听到后,激动说:“真是垃圾,我没见过你这么垃圾的母亲!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你还是人吗?”

    她是真的生气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听到过她说脏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骂人,嗯。很不错。

    我觉得她更可爱了。

    谭桂芳瞪着眼睛说:“你这个小贱人是谁?我家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嘴贱!把女儿往火坑里推?那是我女儿。我会害她吗?我做的,都是为了她好!”

    傅渭清气的浑身发抖。实际上,她懂得脏话不多。也说不出来更多的脏话了。

    我抓住了她的手,示意交给我来。

    傅渭清很快就冷静下来。她相信我。

    她推着我前进,我来到了谭桂芳的面前。她怪笑一声说:“呦,坐轮椅了,遭报应了?”

    我眼皮一跳,这个女人,是真的嘴贱,仗着自己年纪大了,还是残疾人,好像没人敢对她做什么一样,肆无忌惮,真是恶心。

    “嗯,遭报应了。”我淡淡的说。

    她奇怪,没想到我竟然承认了。

    “就是救人的时候,不小心受伤了而已,算是个小小的报应吧。”我平静的说,“需要坐几天轮椅,不过比某些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过的老女人强得多,最起码,我还能起来走,她是真的遭报应了,不知道上辈子和这辈子,做了多少孽,才能搞成这么一副德行。”

    “你!”谭桂芳顿时大怒,“你敢骂我?”

    我斜眼看她:“你哪只耳朵听到我骂你了?我说你的名字吗?”

    谭桂芳怒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就是我!”

    “我说的是某些,你自己对号入坐,我也就没办法了。”我耸耸肩说,“你该不会是觉得,自己就是遭报应,该天打雷劈的那种人吧?”

    “小王八蛋!”谭桂芳怒气冲冲的说,“你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赶紧把我女儿交出来!不然,我就告你绑架我女儿!”

    “证据呢?”我反问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绑架她了?小心我还告你诽谤!”

    “警察,去搜查他的家,一定能找到我女儿的,我保证!”谭桂芳指着我,对着警察说。

    一个年轻的警察,冷淡的说:“搜查人是要讲究证据,还有搜查证的,不是你想搜就搜的,我们做什么,有我们的流程,还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的!”

    这也是个有血性的,早就看不下去她的丑陋模样了!

    这个女人,不光是外表丑陋,就连内心和灵魂,都被腐蚀,都很恶心!

    谭桂芳一愣,然后拍着大腿,嚎啕大哭:“哎呀,这日子没法过了,都来欺负我这个老婆子,就是因为我是穷人,我是残疾人,都看不起我,看不起穷人啊!还以为警察会很公道,原来也是看人啊!我不活了啊!”

    警察们的脸色一黑,他们办事,就怕这种干嚎的,还不要脸的。

    “行了,别装了。”我冷淡的说,“你说理几十万存款,还有一套房子,我都知道的。你这样逼你的女儿,不知道你大儿子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我儿子都被你们害得进了监狱,你还想怎么样?”谭桂芳顿时大怒,“你们是不是要逼死我们一家?”

    “你儿子为什么进去,你自己很清楚。”我淡淡的说,“他已经是宽大处理了。你说,如果我告诉外面,说你们一家有那么多的钱,司徒鸿的那些手下,会怎么想?”

    谭桂芳一惊,顿时厉声叫了出来:“小畜生,你敢!”

    “我不敢?”我眼神一冷,阴冷的说,“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

    谭桂芳又扭头朝着警察们叫着说:“这小王八蛋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他这是要害我们啊!这小王八蛋是混混,不知道犯了多少法,快点抓他!”

    年轻的警察冷淡的说:“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就听到了你一直在辱骂别人,这一点,我们会考虑计入以后的口供之中的。”

    “你们都是一群货色,官官相护,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谭桂芳大骂说,“看不起我们穷人,想逼死我们穷人!”

    年轻警察脸色一沉说:“你这是侮辱公职人员!要不是看在你年龄大还有残疾的份上,我们早就把你关起来拘留了!不要以为年纪大和残疾就是你的保障,你可以肆无忌惮了!你可以倚老卖老,但是你记住,你的苦情牌,终究有打完的时候!”

    “好!说得好!”我给他鼓掌,很快,房间里的人,都在给他鼓掌。

    谭桂芳差点没气死,她再怎么没脑子,也知道自己现在不可能会有人帮她了。

    她愤怒的说:“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出去告诉大家,你们相互勾结,欺负我这个老婆子!”

    我淡淡的说:“你尽管去,哦,对了,我记得好像你还有个儿子叫胡海洋是吧?”

    谭桂芳脸色一变:“你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我悠悠的说,“我记得他好像当初在司徒鸿死亡现场的时候,都被吓傻了,被吓尿了,啧啧,当时你昏迷了没看到,他那一副邋遢的样子,完全就不是个男人,比你女儿差远了。我还没见过这么窝囊的,这样的人,就算是长大了,以后也会是个废物!”

    “你闭嘴!”谭桂芳尖叫了出来,“你个杀币,你麻痹的,你敢说我儿子,我诅咒你全家死光!”

    我眼神一冷,我本来就是说说而已,我知道胡海洋是她的软肋,也没想怎么对他,只是,这个女人的嘴巴,太贱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