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2章 戏耍谭桂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冷冽的说:“骂,尽管骂,你今天骂的。我会全部都转嫁到你儿子身上。不管是你大儿子还是小儿子。你大儿子不是很快就会出来吗?嗯。我看他还要待个十年八年的,等到他三四十了再让他出来,到时候。你就是没死,也老的差不多了。而他。一事无成,没人会找他工作。也没女人愿意嫁给他。到时候,他要照顾你,还要苟延残喘。我看他怎么过!”

    “至于你的小儿子。以后,就算是在柳城上学,我保证他上不下去的。我认识一群朋友,每天都会守着你儿子的学校。见到他就会打一顿,打的他怀疑人生。不敢再出门为止!”

    她的两个儿子,都是心肝宝贝。就是单独对女儿,狠毒无比!所以。我算是抓住了她的弱点,只要威胁她对付她的儿子。就算是在对付她。

    果然,她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你,你敢!你敢那么做,我就跟你拼命!”

    我冷笑:“你拿什么跟我拼?你一个残废的老太婆,跟我拼年纪大?”

    我眼神空洞,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只有冰冷:“你记住,你儿子们以后的悲惨,都是因为你今天的嘴贱还有你的狠毒!”

    傅渭清脸色复杂,胡超群激动的说我说的好,那个女人,他看得就烦,简直太恶心了!

    至于那些警察,一个个神色复杂。

    他们都知道我是在威胁谭桂芳,但是,我是他们认识的人,谭桂芳,确实没人愿意帮她,虽然觉得我说的过分了,最终还是没有人插手。

    “你,你,你!”她指着我,捂着心口,声音和身子都在颤抖,然后脑袋一歪,就晕倒了过去。

    有警察惊呼一声,赶紧过去查看。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晕倒之前,还怨毒的看了我一眼,我猜测,十有八.九是装晕的。

    装晕是最好的办法,她骂不过我,被我威胁,除了干嚎几下之外,就没别的本事了,连警察都不帮她,看清楚了她的为人。

    她只能装晕了,可以回避很多事情,也可以显得,自己弱势,想要引起警察的同情。

    果然,看到她晕倒,有人赶紧跑了过去查看。

    一个娇小的女警查看了一下说:“气血攻心,晕倒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心脏病之类的忌讳生气的疾病。”

    说着,她还瞪了我一眼:“虽然是她有错在先,但是你这么说就太过分了,看看,把人都气晕了,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我观察到谭桂芳的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我淡淡的说:“这种老不死的,早死了,省得污染空气,不是很好?”

    “你,你太过分了!威胁别人的家人也就算了,人都晕倒了,还这么说她!你,你太野蛮了!”小女警生气的说。

    我笑了:“我说小美女,你难道不知道她来这里的本意是什么?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是她的女儿,还在上高中,就不让她上了,要把她卖了嫁人,你会怎么想?”

    小女警迟疑了一下说:“或许她家里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点点头说:“确实,她老头子刚死不久,儿子入狱,她本身又是残废,还有一个儿子要养,算起来确实有苦衷。”

    小女警一看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听到我这么说,惊呼一声说:“哦,这么惨?那你还这么对她?你,你好无情啊!她家里有劳动力的都不再了,她这样,也是逼不得已的吧。”

    旁边有知道的人在摇头,那是参与了司徒鸿的那些事的,在之前的爆炸之中只受了轻伤,又回来工作的警察。

    胡超群在一边低声说:“南哥,这个小女警好可爱,还是穿制服的,我感觉,我好像恋爱了。”

    我脸色一黑,瞪着他,玛德,当初见到林萌萌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

    胡超群莫名其妙,但是被我看得讪讪一笑说:“老大,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又帅了?”

    我转过身去,不再理他,而是对着小女警说:“嗯,我给你算算,她老公自杀,但是买了保险,刚好两年,巧吧?受益人,还是她,巧吧?再来算算,她儿子虽然坐牢,但是坐牢之前,给她留了二十多万,还有她老公在医院自杀,医院因为她的闹.事,又赔了二十万。光是这两样都四十多万,她的理赔我不知道有多少,但是绝对不会少。”

    “她刚刚还买了房子呢。”我指着谭桂芳说,“你看她穿的是普通,但是戴着的,都是什么?”

    谭桂芳穿的不只是普通,甚至可以说是破旧,因为这样可以卖惨。

    但是,她手上戴着玉手镯和金戒指,脖子上戴着金项链,光是这些,都出卖了她。

    这是一个极为爱慕虚荣的女人,不然也不会卖自己的女儿了,所以,她戴的,肯定都是真的!

    众人都看了过去,胡超群看到,鄙夷的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奇葩的老婆子了,说她是母亲都侮辱了母亲这两个字!简直就是恶妇毒妇!”

    小女警惊愕的说:“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十八岁都不到的女儿,卖给别人?”

    现在,大家都知道,谭桂芳,是在卖女儿!

    “因为人的心,是永无止境的。贪心,像是一个黑洞,可以吞噬很多东西,包括自己的欲望和良知。”我冷冷的看着谭桂芳,看到她手上的青筋暴起,更加确定,她是在装晕了。

    当时她老头子死的时候,我都觉得很蹊跷,太巧了。

    保险过了两年,就自杀了,还是刚好过,受益人是谭桂芳。

    从她这么贪婪和疯狂的样子来看,不得不让人怀疑。

    只是,很多人大概是不会往某些方面去想的,毕竟那是她的男人,而且,他自杀的理由太充分了。

    她现在的种种行为,让我当初的猜想,重现心头。

    只是,还是没有证据。

    “总之,她晕了,先送她去医院吧。”小女警神色复杂的说。

    “是吗?”我忽然叫了一声,“胡海冰,你怎么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