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4章 恶毒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胡海冰的话一说,我就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意味在里面,这股阴谋。不是来自胡海冰。而是来自她的母亲和她的哥哥。其中,我感觉最强烈的,还是她的母亲!

    秦璐脸色一肃。说:“是什么事?”

    身为职业警员的她,也感觉到不对。

    胡海冰迟疑:“我可以说。但是。你们不要抓我妈。”

    她这么一说,我们更加觉得事情不小了。胡超群急不可耐的说:“不抓不抓,你赶紧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胡海冰在酝酿,胡超群急的抓耳挠腮:“我的姑奶奶。你到底说不说啊?”

    “其实。我爸死的那晚,我在现场的。”胡海冰,开口就是一个劲爆的消息。

    秦璐脸色一变:“那你怎么不拦着他?”

    胡海冰终于抬头。已经满脸是泪:“我,我不敢。也拦不住。”

    在胡志全自杀的那个夜晚,谭桂芳让胡海冰推着她去医院见她的父亲。

    当时。谭桂芳让胡海冰远离,不要靠近那里。她和胡志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谈。

    胡海冰不是孩子,感觉到了不对。于是在走出去一分钟后,又回到了病房外面。贴着门,听他们的谈论。

    而之后的谈话内容,让她心神震动,脸色苍白。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妈那样。”胡海冰的眼中带着惊恐,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秦璐坐了过去,抱住了她的肩膀,安慰她。

    胡海冰颤抖着声音说:“她开始的时候,还好好说话,和我爸说我们家的艰难,生活的困苦,还说,终于我们家,要走出困境了,以后肯定会重新富裕起来的。”

    那个时候,胡海冰就开始感觉到不对味了,但是还是猜不出来,她的母亲,真实的想法和目的是什么。

    夫妻俩开始回忆结婚时候,结婚之后的幸福时光,生了儿女后的高兴,以及后来家庭遭逢大变的事情,从快乐的回忆,变成痛苦的回忆,最后,变成了谭桂芳一个人愤怒的咆哮,对所有欺负他们家,不帮助他们家的人的辱骂,以及对老天爷的辱骂等等。

    胡志全一直没有说话,等到谭桂芳骂完后,他才问她到底想干什么。

    对谭桂芳最了解的,就是她同床共枕多年的丈夫。

    胡志全,已经知道谭桂芳有目的而去了。

    谭桂芳很快就说出来了她的目的。

    “两年前的保险,是我妈早就想好的。”胡海冰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恐惧和不敢置信,“她早就猜到我爸可能得了重病,但是一直不说,还说动我爸买了保险,为了不让我爸怀疑,她自己也买了保险。不过,她的保险受益人是我哥,而我爸的保险受益人,是她!”

    我们倒吸一口冷气,我们知道她丧心病狂,但是,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狠毒,竟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相处几十年的丈夫,撑起来那个家的男人,得了重病,却不告诉他,还蛊惑他买保险。

    从买保险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计划着他的死亡了!

    胡志全的死,和她有着直接的关系!

    谭桂芳什么都告诉了胡志全,胡志全不敢相信,老泪**,问她为什么,谭桂芬只是很平淡的告诉他,她受够了,不想再受苦了,反正他都得了癌症,已经要晚期了,没救了,还浪费那么多钱干什么,还不如死了算了,死了,还可以给他们家带过去很多钱,彻底改善他们的生活。

    谭桂芬淡淡的举例说,大儿子要结婚,出来后肯定一时半会找不到工作的,还有,告诉他,大儿子胡海涛,是因为他胡志全,才走上那条路的。

    实际上,胡海涛是因为谭桂芬,才不得不误入歧途的。

    女儿和小儿子要读书,从高中到大学,大儿子小儿子,结婚都要买房,加起来是一个天文数字,大儿子还要坐牢,胡志全得了癌症,她又是残废,要是再治疗癌症,要花费一笔巨款!

    他们家,不能承受那种折磨了。

    她受够了!

    所以,她就让他去死!

    还告诉他,他死了之后,他们家里,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医院的赔偿款,保险理赔,以及,她大儿子带回去的钱,加起来,足够他们家过上好日子了,他们受了太多的苦了。

    谭桂芳还假惺惺的说,要是她的儿女能过上好日子,她继续受苦也没关系,她会一直忍着,忍到儿女们成家立业。

    那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胡海冰听得浑身冰冷,完全就是惊呆了,当她听到外面传过去惊叫的时候,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我们听得是浑身冰冷!

    完全像是听故事一样,从不知道,谭桂芳,竟然丧尽天良到了这个地步!

    什么所谓的继续受苦也没关系,胡志全这才死去多久?她身上就已经全都是金银珠宝了!

    胡超群咽了咽喉咙,傅渭清小脸苍白。

    我抓住了她的手,发现自己的手,也是冰凉的。

    这件事情,太过骇人了!

    秦璐脸上满是愤怒,眼中像是要喷出火焰来一样,她猛然站了起来:“人渣!畜生!贱人!我现在就回去把她抓起来!”

    “等一下。”我拦住了她。

    秦璐眼神一瞪:“拦我干什么?”

    我苦笑,现在的冰美人,变成了火美人儿,像是火山一样,随时都要爆发。

    “先等等再去,你一个人过去,有证据吗?”我低声说。

    “这不是有小冰?”秦璐理所当然的说。

    我说:“你想让她指认她的母亲?”

    秦璐神色一滞。

    “她母亲要是被抓进去,就剩下她和她的弟弟,相依为命了,没有了监护人,他们两个人,怎么生活?”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想,是不是谭桂芳,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才敢这么做的?她或许知道胡海冰在偷听,但是,却也知道,胡海冰,根本不能做什么的。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心机深沉到了极点!

    不过,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秦璐冷哼:“不是还有我吗?她弟弟我不管,但是她我可以照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