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6章 月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几天的时间,我的伤势,恢复的很快。这几天。一直都是胡超群和傅渭清大部分时间都在陪我。我和傅渭清的关系,更是一日千里,每天如胶似漆的。要不是我现在不能动气,不敢防止血气上涌。导致伤势恶化的话。我估计都会忍不住迟了她了。

    即使不吃了她,让她用小手或者是小嘴给我泄泄火之类的。也是可以。

    只要是胡超群不在的时候,我们就会纠缠在一起。

    诗雨姐带着小莲也经常来,小莲常常都会趴在病床边。呆呆的看着我。她现在变化很大。估计很快,脸色就会恢复到正常的神色了。

    关诗蕾和她的闺蜜这几天倒是没来,不过她打过电话。说会给我一个惊喜。

    刘宇他们,也经常来看我。

    陈卫国。就来过那一次,在我昏迷的时候。以后就没有过来了。

    对于他,我现在很反感。不来也是最好不过的。

    胡海涛那边,据说他已经见过他的母亲。两个人不欢而散,胡海涛回去后。愤怒的样子把狱警都吓了一条,大概是没谈成。

    不过胡海涛让人给我传来消息,说让我放心,他不会让她妹妹有事的。

    这样的意思,好像是又搞定了。

    然而,这一天,距离我们见过谭桂芳和胡海涛不到五天,就接到胡超群的电话说,有人守在门口,趁着胡海冰出去的功夫,把她带走了。

    我顿时震怒,胡超群说胡海冰是想要来看我,就打算和胡超群一起过来,她先出去,胡超群随后,距离不过几十米,他都看到胡海冰了,刚要打招呼,就看到一辆面包车上下来几个人,把胡海冰连拖带拽的,捉到了面包车上。

    胡超群是个胖子,追到了门口,连车牌号都没有看到,就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消失了。

    我马上打电话给秦璐,秦璐也愤怒无比。

    那几天,为了防止胡海冰被找到,也是看她可怜,秦璐一直强留胡海冰在身边的,把她当妹子看了。

    她还是一个警察,在学校门口,竟然有人把人抓走了,实在是太嚣张了!

    秦璐马上调取监控录像,找到了那个面包车的车牌。

    但是,车牌并不是真的,查不到面包车的主人,而且,面包车出了城,就没有在监控录像上出现过了。

    秦璐那边说不好找,但是我知道,面包车可能没回来,但是里面的人,肯定回来了!

    抓走胡海冰的人,要么是谭桂芳找来的人,要么,就是司徒鸿以前的手下,而我,比较倾向于第一种可能性!

    我脸色阴沉,马上通知刘宇的手下去找人。

    如今,市区大半的地盘,都在我们的手里,我不在的日子,黄金水汇的扩张一直没有停止。

    依靠他们,才能更快的找到人,他们的小道消息,更快更准。

    很快,刘宇就打电话过来说,在宜阳区的一块地方,黄金水汇刚刚收伏的地方,有几个人,专门就是做那一行的。刘宇解释说,因为是刚刚收伏,所以那里的人,还没有改邪归正。

    我的意思很清楚,收地盘可以,但是作奸犯科的事情,绝对不能做,想要做,可以!但是不要在我的地方做!要是不服气,要么滚,要么,躺着滚!

    “南哥,要不要我过去把人带过来?”刘宇察觉到了我的怒气,小心的问。

    我冷冷的说:“来接我!”

    刘宇还要说什么:“南哥,这种小事就不……”

    我挂了电话。

    刘宇很快就出现在病房前,傅渭清不在,胡超群却在。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刘宇心惊胆战的,路上打了几个电话,骂骂咧咧的,最终还是到了地方。

    下去后,刘宇的额头上有些汗水,要来推我,我说:“说说情况怎么样了吧。”

    刘宇脸色一变,强笑着说:“人已经找到了,就在……”

    “是谁要抓的?”我打断他的话问。

    事情已经清楚了,不是司徒鸿的人,而是这一片的小弟,自己接了生意,帮忙抓人。

    看到他有些犹豫,我脸色一冷说:“不想说,那就我自己问吧。”

    “南哥!”刘宇一愣,上前一步说。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顿时呆在那里。

    那是一件废弃的仓库,已经有不少人在了。

    看到我过去,很多人都低头弯腰叫我南哥。

    我轻轻的点头,被胡超群推着到了那群跪在地上,鼻青脸肿的人的面前。

    一共有五个人,和监控录像上的人数符合,面容也符合。

    “谁让你们这么做的?”我看着他们,木然的说。

    五个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

    我冷笑,是看我坐在轮椅上,以为我是个残疾人,还是觉得,我太年轻,好欺负?

    “打!”我随便一指其中的一个人说。

    “好咧!”胡超群应了一声,一脚踢了过去,把那人踹倒在地。

    我一阵无语:“我说的不是你,是他们。”

    两边都有人出去,把被胡超群踹倒的那人打的哭爹喊娘的。

    “住手!”一个汉子站了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愤怒,他叫了出来,但是没人听他的话。

    他愤怒的瞪着我说:“南哥,咱们对你的大名已经久仰了,但是,当初投靠你的时候,咱们已经说好了,我们做我们的生意,你们不能插手,好处也不会少给你们的。”

    我眼中冷光一闪:“这么说,这一次你们抓人,得到的好处,也给我们了?”

    他一愣,赶紧说:“给了,已经打过去了!每次的我们都打了,绝对没有私吞!”

    他还以为,我是因为他想吃独食,没有孝敬我们才找的他们。

    我眯着眼睛问:“打给谁了?”

    “月嫂。”

    “谁?”我愕然。

    月嫂是谁?是我们的人,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胡超群则是惊讶。

    我心中一沉,问他:“你知道?”

    胡超群看向了外面:“这件事,还是他来说吧。”

    我抬头看过去,刘宇,脸色阴沉,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知道,这个月嫂,和刘宇,只怕是有不一般的关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