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5章 女人心海底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中有些奇怪,不会是,真的英雄救美这么老套的事情。让林玉茹。对我有了好感吧?

    林玉茹脸色不变:“你们两个。吃饱了撑的,要是没事的话,出去帮我招待人吧。”

    “有事啊。怎么没事?我们还要招待我们的大英雄呢。”王玉仙说。

    华雪妃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翘着白玉一般的秀腿。端了咖啡说:“你不就是我为了他办的这个宴会吗?我们还等着看戏呢。对了,人哪儿去了?”

    “他们两个还以为我真的是办宴会呢。这会正在大吃特吃。”说的就是那一对夫妻,物价局里工作的那个,差点要了我的命的胖男人。

    “你也真的是肯做。”华雪妃看了我一眼说。“今天可是你的生日。”

    林玉茹脸色一变。

    我顿时惊讶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为什么不说?我都没有准备礼物。而且……”

    而且。用生日来办宴会,是不是太吃亏了?

    “你能来,就是最大的礼物了。”华雪妃笑盈盈的说。“我相信,小茹儿。是绝对不会介意你没带礼物的,不然。她早就和你说了。我看不如这样,你以身相许。就是今天,不。是她这辈子,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尴尬。

    为什么关诗蕾的闺蜜。都是这么彪悍的?

    我干笑,华雪妃说:“行了,说着玩的,小蕾还在呢,估计你就是真的想以身相许,她也不准许的。”

    “为什么不准许?”关诗蕾悠然的坐在了沙发上说,“要是你们能让他以身相许,我举双手赞成。还有,别说是小茹儿一个,就算是你们几个都算上,一起陪他,我也不介意。反正我早就想看你们脱光了衣服,在床上被男人搞的发浪的样子了。”

    我大汗,估计林玉茹她们是要生气了,因为我都觉得她说的有些过分了。

    然而,林如玉脸色不变,庄清妍脸色微变,至于华雪妃和王玉仙,则都是红了脸。

    王玉仙俏脸粉红,娇艳欲滴,啐了一口说:“真不要脸,小蕾,你真的是,越来越没形象了。”

    关诗蕾懒懒的躺在了沙发上:“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形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什么,想我男人,就直接说,我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你们说,我可以考虑让给你们一部分的。”

    我无语,让一部分,哪些部分?

    男人,也可以让的吗?

    华雪妃哼了一声:“我们可都是有老公的,你以为都像你一样,饥不择食啊。”

    “是吗?”关诗蕾似笑非笑,“这可是你们说的,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你们自己不把握,所以啊,以后我的男人,就是我的男人,我不会让给你们了,要是谁敢跟我抢男人的话,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说到最后,关诗蕾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她一脸的冷酷,和平常的形象,完全不同。

    我心中震惊,难道说,这就是她认真起来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吓人。

    场面一度很尴尬,好好的闺蜜,竟然要闹僵了吗?

    庄清妍的神色有些眼熟,华雪妃和王玉仙,则是有些尴尬,至于林玉茹微微蹙眉,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

    “嘻嘻,逗你们玩的。”关诗蕾忽然脸色一变,笑了出来。

    她的脸色变化的很快:“看把你们吓得!”

    “谁被吓了。”王玉仙哼了一声说。

    关诗蕾坐了起来说:“好了,这件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你们的那些老公,也不是什么好男人,肥水不流外人田,还不如便宜了我们家男人呢,想想看,我们姐妹几个,共侍一夫,绝对会青史留名啊。五朵金花,都成了一个男人的女人,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眼珠子呢,不过,就是便宜了这个小子了!”

    我又大汗,感觉关诗蕾,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哼,那你男人就也不是什么好男人了。”王玉仙说,“还不是一样,也有好几个女人?和他们那些人,有什么分别?”

    “这能比吗?”关诗蕾,正儿八经的说,“你们的那些男人,会不顾生命危险去救人吗?会有我这样善解人意的女人吗?还有你们,你们会对他们那么动心吗?”

    “好了,今天的事情可不是说这些的。”林玉茹打断了她们的谈话说,“我们还有别的事情。”

    关诗蕾耸耸肩:“我还是那句话,机会都给了你们,你们自己把握哦。”

    “那个……”我怕弱弱的说,“我能不能反对一下?”

    “反对什么?”关诗蕾瞪眼。

    “没什么,就是想反对一下。”我弱弱的说。

    “反对无效!”

    “哦。”

    关诗蕾走了,她很忙,真的很忙,说让我有时间去找她,不要指望她找我,因为她忙起来,都会不记得星期几的,睡觉都没时间,所以,连我都想不到。

    我只能让她多休息,她说忙过这一阵子就会很多。

    临走的时候,我送她去了外面,她当着中人多的面,送给我一个香吻。

    我很激动,因为,这是关诗蕾里第一次这么主动。

    但是,当我看到那么多男人愤怒到要喷火的双眼后,苦笑一声,就知道关诗蕾是故意的,估计又想恶作剧了。

    我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回去后,气氛又有些尴尬。

    良久,王玉仙才说:“那个,小蕾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点点头。

    “她是闹着玩的。”

    “嗯。”

    “你千万不要有别的想法。”

    “哦。”

    王玉仙怒声说道:“你嗯嗯哦哦的,什么意思?”

    我愕然:“就是我知道了的意思啊。”

    莫名其妙啊,我又没惹你,怎么就朝我发起火来了?

    都说女人是最奇怪的动物,果然没错,我恶意的猜测,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

    但是想想,都结婚了,大姨妈,应该不会来的。

    “知道就是知道了,直接说就好了,嗯嗯哦哦的,谁知道啊!”

    女人心,海底针,我有些郁闷,总不能和她们对着来吧,女人不讲理起来,绝对是怼不过她们的,所以,我只能说:“知道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