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5章 差点气死的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蓝垏一听,差点没鼻子气歪,他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误会?你竟然敢说是误会?”

    我懒洋洋的说:“对。这就是个误会!”

    “黑板上的字。我已经解释过了。在这里我再解释一下,是我很久没写字了,路过黑板的时候。就想要写试试,至于骂人的话。是因为想到了我受伤的原因。对罪魁祸首的愤怒。然后我就感觉到了手酸,后脑勺疼。所以就赶紧没写了。至于黑板擦嘛,大概是哪个同学顽皮,和同学打闹。结果就拿着黑板擦互砸。打到了厕所里。”

    “我们胡超群同学,看到了去阻止,结果呢。黑板擦掉在了厕所里,又刚好上课了。众所周知。咱们蓝老师,很严格。胡同学,都不敢清洗黑板擦。直接就带了回来,放到了讲桌上。”

    讲到这里。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怪异的神色。

    这话。去骗小学生吧?

    蓝垏差点没把肺气炸了:“你当我们蠢?这话都相信?”

    我淡淡的说:“不相信才是蠢,我说的都是实话。”

    “好!”蓝垏怒极而笑,“就当你说的是实话,那后面呢,你对我动手呢?”

    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白恩伟则是阴笑,至于校长,轻轻的摇头。

    蓝垏这么说,就把我刚刚说的话坐实了,就算刚刚那些话是我编的,他这么一说,也是真的了。

    他是当事人,他都这么说,别人还怎么说。

    等到事后他反悔,估计都难了。

    “那个,也是个误会。”我慢吞吞的说。

    蓝垏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瞪着我,好像是要看我怎么狡辩。

    “大家都知道,我受了伤。”我一直重点提到这个,受伤,就是最好的借口,我说,“医生说我的大脑需要休养,这阵子,可能有些混乱,而且,当时蓝老师太冲动了,都没给我解释的机会,用那只拿了黑板擦的手,来打我,大家都知道我自己受过重伤,命都差点没了,之后就养成了一种潜意识,那就是对我有威胁的,我会下意识的反击。结果,就产生了更大的误会。”

    我摊摊手说:“事情就是这样,一切,都是误会。”

    蓝垏气的跳脚:“这样的理由,你觉得有人会相信吗?”

    “有。”白恩伟马上就支持说,“我就相信。”

    “你!”

    白恩伟说:“人家的解释,合情合理,一点漏洞都没有,我相信,大家是都会相信的。”

    他看了看四周,之前三个人被校长训斥,不敢开口了,其余的人,有的眼神闪烁,有的事不关己,基本上没人帮蓝垏说话了。

    他在学校这么久,拉了不少帮手,但是,校长不帮忙,谁还敢说话,校长的意思,已经有偏向我的意思了。

    蓝垏气的身子发抖,咬牙切齿的说:“我绝对不会相信!”

    白恩伟无所谓的说:“你心里有气,认定了他打了你,让你丢了面子,你当然不会相信,我说蓝老师,人家还是个孩子,你看他,为了救人,身受重伤,事后自我保护,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很多人都不敢上去,敢上去的,换成是谁,遭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一些变化的。”

    这是变了花样的替我说话,我暗中点头,嗯,很不错,回头给你加个鸡腿。

    “大人,要有大人的气度,不要和孩子一般见识,多丢人啊,是不是?”

    这话,等于是把蓝垏之后的所有话都堵死了,要是他再计较,那就是心胸狭窄。

    蓝垏气的说不出来话,白恩伟看向了校长说:“看,校长,他不说话,是默认了。”

    我差点没笑出来,这个白恩伟,没想到,还有这么极品的时候,简直就是打蛇上棍。

    校长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点点头说:“既然蓝老师,都默认了,那就这样吧,是个误会,到时候,在班级里,解释一下就行了。”

    蓝垏身子摇晃,要晕了。

    他不是默认,是气的说不出来话了。

    校长眼神示意,白恩伟上去扶住了他,不动声色的,把他按在了椅子上说:“蓝老师,就先好好休息,下午还要上课呢,这件事,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小事对不对。”

    蓝垏只能拿眼睛瞪着他,但是白恩伟是什么人,面厚心黑的那种,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眼神就退缩,相反,白恩伟还一直笑嘻嘻的,蓝垏看得只能更气。

    校长都开口了,蓝垏就算是说也没用了,这一次,众人是真的知道,校长摆明了是向着我的。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今天的事情,回去后就说是个恶作剧,解释一下就行了。”校长说,“关老师,去班级里解释一下吧,顺便带下课。”

    诗雨姐站了起来,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就出去了。

    蓝垏也被人扶着出去了,胡超群摇头晃脑,得意的走了。

    从始至终,他都没说话,然后就没事了。

    他故意走在蓝垏的前面,扭着大屁股,还放了个屁,气的蓝垏身子颤抖,指着胡超群,说不出来话。

    胡超群笑嘻嘻:“不好意思,没忍住,你知道的,屁这个东西,来的突然,忍不住,意外,都是意外。”

    蓝垏身子一软,差点没倒在地上。

    估计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受气过。

    一群人都出去后,校长关了门,倒了两杯水,递了过来:“你果然很能惹事。”

    我接过后,耸耸肩:“确实是个误会。”

    校长笑笑说;“当时他通过蓝家找进来,我还以为他真的想在这里当老师,没想到,他的目的,竟然是关老师。”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你是为了关老师,才那么做的吧?”

    “没想到,学校竟然是林家的。”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样就已经够了,我看着校长说,“还真是,意外啊。”

    这就是我信心的来源,要不是林玉茹和我提起过,我还不知道,学校,竟然是林家的!

    校长,就是林玉茹的一个长辈,而且,还是比较亲的那种,是站在她那边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