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8章 被拜把子的徐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中一动,整个柳城都是他们的地盘?

    貌似,现在柳城。都是在黄金水汇下面吧?

    黄金水汇招揽的。都是市区以及周边的人。这郊外的地方,虽然还是柳城管辖,但是实际上。我们现在,还不足够把手伸到这里。

    不过。很多小团伙。都已经表明,自己会归顺黄金水汇。

    这些人我都没见过。大概是出来混饭吃的。

    在乡镇上,这些混混,都是成群结队的。是真的无所事事。空无一文。人数多,也不怎么讲规矩。

    毕竟在柳城那边,不少人。还是比较守道上的规矩的。当然,也有例外。被我废掉的那几个就是。

    难道,他说的是黄金水汇?

    我心中已经大概猜到了。但是我表面上不动声色的说:“哦,你们老大是谁?”

    “是征哥!”超哥傲然的说。“我们老大是黄金圈的老大!”

    黄金圈?

    我心中了然,黄金圈。就是黄金水汇的另外一个称呼。

    表面上,是黄金水汇。做的是正经生意,暗地里,收拢的势力后,叫黄金圈,黄金水汇,叫着别扭,还不顺口。

    这些,徐征都和我说过。

    我也同意了,他当表面上的老大,幕后之人,实际上是我,徐征,都要听我的吩咐。

    我看了看这些人,贼眉鼠眼、满脸横肉、胆小如鼠的都有。

    这就是乡镇上的势力,除了人多,什么优势都没有了。

    投靠黄金水汇,也是想要通过黄金水汇的名声,来狐假虎威而已。

    有城中的势力做靠山,他们做起事情来,更加的肆无忌惮!

    这样不行!

    这样,迟早会败坏黄金水汇的名声。

    “徐征?”我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但是我却淡淡的说,“我认识他,和他一起吃过饭。”

    这绝对是真的,还吃过不少次。

    超哥一愣,疑惑的打量着我说:“既然你认识超哥,那就是自己人了,希望朋友给本人一个面子,不要插手这件事。”

    “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我说。

    超哥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就是这样简单。既然我收了钱,就要有始有终!”

    我点点头,又说:“如果我不给呢?”

    超哥脸色一沉:“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这件事,就算是抖到征哥那里,也是我们有理!”

    我说:“你们真的有理?”

    “道上的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就是我们的理!”

    我摇头说:“我认识徐征那么久,他怎么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一条规矩?是你们自己编出来的吧?就算是徐征,也不敢这么做。”

    “不敢?”超哥冷笑,“征哥就是柳城的老大,他有什么不敢的?有什么是我们不敢的!”

    我暗中蹙眉,这才多久,这些小势力,依附黄金圈,竟然嚣张跋扈到了这个地步?

    看来,有必要和徐征好好谈谈了,黄金水汇的名声,绝对不能臭!

    “你太嚣张了。”我皱眉说,“徐征不是柳城的老大,你也不用拿他的名号狐假虎威的,他根本不知道你是哪一号人。回头我就会跟他说你的事,让他解决你们这些人,你最好现就离开柳城。”

    超哥怒极而笑:“你以为你是谁?什么东西,还想吩咐征哥做事?告诉你,我和征哥,那可是卖命的交情,喝过酒拜过把子的!”

    得,越吹越牛逼了。

    我奇怪的看着他:“徐征没跟我说过他有结拜兄弟啊,你确定不是假冒的?”

    他大笑,偷看了周围一眼,几乎所有人的眼神都在他身上,他怎么可能否认,他大笑着说:“当然不是!我们经常见面,在黄金水汇喝酒!”

    我哦了一声说:“我也经常和他见面,怎么没见过你?”

    “因为你是假冒的!”他大喝一声说,“刚刚我承认你和征哥见过面,是看在你是有钱人,还是城里人的份上,不想让你趟这趟浑水,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竟然不知难而退,现在,我不得不对你动手了!”

    我哂笑:“刚刚是谁被打晕的?”

    超哥脸色涨红“那是被你偷袭的!”

    “现在,我这里十几个人,都是有砖头的,你怎么打?”超哥胸有成竹的说,“小子,看在你是有钱人的份上,我再原谅你一次,你只要给我道个歉,就可以走了!”

    这货还是胆小,看到我开着奥迪,就认为我是有钱人,不敢多惹我。

    周围,那些人,都捡起来了石头和砖头,已经可以进行远程攻击了。

    我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他们被我看得不敢看我,我说:“看来,你们刚刚,还没有被打怕啊!”

    “别特么听他的,我们现在占据优势,他现在只能给我们大家伙道歉!”超哥高声说。

    我摇了摇头,给徐征打了个电话。

    超哥看到冷笑:“你打电话有屁用,这里距离柳城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就算是有人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挂了电话后,我笑着说:“看看手机。”

    超哥不屑的说:“怎么,想找人求情?没用的,我……”

    他的手机响了,他随意的拿了出来,看了一眼,脸色一变。

    他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后看了我一眼,我抱着胳膊,抬手说:“接电话啊,找你的。”

    “好。”他挤出一个笑容,非常勉强。

    我看到他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然后马上开始点头哈腰了起来。

    抱着胳膊,我看着他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不到一会儿,就浑身大汗,脸色苍白,弯着腰,一个劲的说着是是是之类的话,看得周围的人,莫名其妙的。

    等到挂了电话后,超哥擦了擦冷汗,看到了面带笑意的我,顿时脸色一变,小跑着,跑了过来,低头哈腰的说:“南哥,征哥吩咐了,让小的一切都听从南哥的。”

    “小的?”我故作惊讶的说,“你不是说,你是徐征的拜把兄弟吗?”

    超哥赶紧说:“不,不是,那是我编的!”

    “你不是还赶我滚吗?”

    “不,您听错了,是他们滚蛋!”超哥一指那一家人,咬牙切齿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