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4章 谈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并不是温婉打电话主动约我去谈的,而是另外一个人,刘映雪主动找到我的。她声音有些急迫:“小南。我哥要跳槽了!”

    我听后没有慌张。而是安慰她。不要着急,问了问一些情况,又问了问刘伟强打算跳槽和谁合作。然后就挂了。

    我并没有着急去找他们,而是仍然慢悠悠的。好像不知道刘伟强要跳槽一样。

    中间刘映雪打了几次电话。包括刘宇也打了,还问我是不是要找刘伟强好好谈谈。

    我哭笑不得。这家伙都洗白了,怎么还想着动不动就威胁人,我也知道。他是因为急才这么说的。他们都知道刘伟强的重要性,所以才那么紧张的。

    还是一样,安慰他们不要着急。我现在有事情,会找他们解决的。

    安慰完了之后。我就找傅渭清温存去了。

    两个人卿卿我我还没多久,刘伟强自己打电话过来了。

    我看了一眼。慢吞吞的接了。

    刘伟强还是比较心虚的,结结巴巴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想要跳槽或者是单干。因为生意太红火了,他尝到了甜头。觉得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才拿了一万的工资。实在是太低了。

    我没有回他,而是问他在哪里,当面谈谈。

    挂了电话后,傅渭清一脸的关切:“怎么样了?”

    我想了想说:“一个字,钱。”

    钱现在就是一切,为了钱,刘伟强就可以趁着现在这个非常重要的时候,来跟我提条件。

    我知道他想要通过跳槽这个事情为筹码,来跟我谈条件,他现在大概是不想走的。

    尤其是,现在他的工资已经上涨了这么多,还是在找地方开分店的时候,他的股份虽然一直没动,但是现在的火锅店,每个月的纯利润,都是八十多万,一年下来有上千万,如果再开一个分店,那就是两千万了。

    因为交通的缘故,我还打算再在柳城,再开几个店,湘府打算是一口气开四个!

    这样一来,股份不变,他股份的价值,蹭蹭蹭的上涨。

    跳槽的话,不一定有这么好的待遇,也不一定会成功。说不定,还会失败,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我在火锅店旁边的咖啡店见了他。

    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刘映雪温婉都在,不过,刘映雪坐在了我旁边,算是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我看到温婉有些不高兴,我叫了咖啡,谁都没有说话,场面寂静的可怕。

    最终,还是温婉先打开话题:“许老板,大家都是聪明人,我想,就不要浪费时间了,咱们的时间就是金钱。”

    许老板?

    我呵呵一笑,以前是叫小南的,现在生分了很多啊,看来钱,还真是改变了很多东西。

    我又看了看她,穿金戴银,比一年前刚刚见面的时候,变得太多了,变得有气质了,再也不是那种和她名字一样温婉的气质了。

    她变得市侩,变得精明,低俗了。

    我淡淡的说:“你想谈什么?”

    温婉侃侃而谈:“我们家老刘,在许老板这里工作一年,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啊,要知道,火锅店有今天,都是我们老刘的功劳!”

    刘映雪忍不住说:“大嫂,你这么说就不对了,火锅店,我大哥是有功劳,但是别忘了,店面是谁的,这里刚好是市区,占了很大的地理位置的优势,还有宣传,没有那一次宣传,火锅店又是怎么打出去名气的,这些都是小南提供的!材料、工作人员,都是他找好的!”

    温婉冷冷的说:“这些我都承认,但是没有我们老刘,火锅店没有真本事,能走到现在吗?大家来吃的,是他的手艺,可不是为了那些服务员来的!”

    刘映雪气愤的说:“大嫂,你说话太过分了,夸大了我大哥的功劳,抹杀了小南的功劳!大哥是有手艺,但是有用吗?不是我推荐,不是小南看在我的面子上找大哥,他恐怕现在还是个出租车司机吧?他一个月一万多,还有股份,每天基本上都在旅游玩乐,这还不够好吗?你说什么都没得到,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

    我呵呵一笑,刘映雪说话太直了。

    温婉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要抬高刘伟强的价值而已,好方便坐地起价。

    不过,她也确实有那样的想法。

    温婉恼怒的说:“小雪,你到底是姓刘还是姓许?还没嫁过去,就开始这么替别人说话吗?”

    刘映雪俏脸通红:“这是原则问题!做人不能太忘恩负义!”

    温婉冷笑:“难道我说的就不是事实吗?”

    我皱眉,为了抬高身价,这样说也确实太过分了,很难听。

    我淡淡的说:“想跳槽的话,尽管跳吧,不用和我那么多废话的。”

    温婉脸色一变,我怎么不按照套路来。

    按道理,我应该挽留他们的,然后她才好坐地起价,毕竟刘伟强是很重要的。

    刘伟强脸色一变,欲言又止,却被温婉瞪了一眼,没敢说话,至于刘映雪,我暗中抓住了她的手,她脸一红,就没有说话了。

    “记住,没有我,你们什么都不是。”我冷漠的说,“也不用跟我抬你们的身价的,你心里清楚,我给了你们什么!一万多的工资,在柳城到底高不高!”

    温婉恼怒的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没有你,我们什么都不是?”

    我看了刘映雪一眼说:“没有我,你们过得是什么生活,自己心里没数吗?”

    温婉脸色一变再变:“我们有今天,也是因为自己有本事!”

    “有本事的多了,还不是该当司机的当司机,该欠债的欠债。”我淡淡的说,指的就是他们,“想跟我谈价格的话,整理好自己的措辞,再来跟我说。不要在我面前,显得自己多有能耐一样,没有你们,我店一样能开下去!国家这么大,你觉得,就只有你们一家有秘方?”

    温婉冷笑:“但是,我们的家火锅,就这么一家!”

    “是吗?”我意味深长的说,“你以为他收的徒弟是干什么的?你不会真的以为,能够说动他们和你们联合起来,对我施压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