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6章 最低二十年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认为没有证据,就把我铐起来,是不对的。但是别人根本不听她的解释。按着我的头。像是对待已经证据确凿的重大案件的要犯一样,按着推进了警车内。

    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理也不理刘映雪。直接开车就走了。

    之前还在说,让刘映雪也跟他们回去做笔录。现在就好像忘记了一样。怎么可能这么快忘记,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车子上。我的表情很平静。

    从霍娜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警察会过来,把很多事情都和刘映雪交待了。

    “小子。你很毒辣啊。”那个队长。沉着脸说,“小小年纪,心狠手辣。以前没少做过这样的事情吧?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没少做过这样的事情?你还犯了什么事?都说出来吧。等到了局里,我可以考虑告诉上面。你有自首情节。”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这人上来就想让我认罪。还认定我是那种混子,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不说话?”队长冷笑,“不说话就没事了?等到了局子里。我迟早会把你所有的秘密都问出来,到时候,就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了,而是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都在监狱里!”

    “薛皓然还是男人吗?”我忽然问,让他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了。

    “你还敢问?”队长阴沉着脸说,“你下手那么狠,告诉你,你完了!”

    我说:“看样子,不是了。这家伙以后就倒霉了,要被人笑话一辈子了。”

    “你这么说,是不是等于承认,是你做的?”队长抓住了我话里的漏洞,抓紧问我。

    我说:“我承认了吗?我有哪一点承认了?”

    “你等于间接承认了,我刚刚根本没有说他不是男人了!”

    我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我说他不是个男人,这一点能证明什么?或许,我是在骂他,也不一定哦。”

    他看样子,很想给我定罪了,都没有想到我根本就没有说什么对我不利的话,是他自己以为抓住了我话里的漏洞,想要追问我。

    而我也从他那里,知道了薛皓然,已经不是个男人了。

    说实在的,我还真担心,薛皓然他们还能接回去。

    “哼,还在狡辩!你还敢笑?”他恼怒的说,“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无法无天了?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会让你把祖宗十八代都交待出来!”

    我淡淡的说:“你最好客气点,否则,我保证你接下来的几年,会一直官司缠身!”

    “你敢威胁我?”队长怒极而笑,对着周围的人说,“都听到他说的话了?威胁警务人员,这一点,回去后,也要加进去!”

    我无所谓。

    从我被抓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会有麻烦,但是,绝对不会吃亏。

    所有有利的证据都在我这里,就算是我做了那些事情,不是还可以用别的办法解决嘛。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

    我不缺钱,而且,还不止我一个。

    几大家族在这里的势力,不是一个区区队长能够想象的。

    “你小子给我等着,我非得让你牢底坐穿!”队长放下狠话。

    他估计和薛皓然是认识的,一直在帮他说话。

    宋钟硕一个棒子国的人,在这里能有什么势力,所以只有可能是薛皓然,这家伙,还是有点实力的。

    到了警局之后,他粗鲁的把我拉了出来,还推着我走。

    走进去后,我就看到,有一群人在等着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打量了我一番说:“是他?”

    “是的,刘局。”队长恭敬的说,“就是他。”

    “交代了吗?”

    “还没有,不过很快就会全部交代了的。”

    刘局淡淡的说:“这个我是相信的,既然事情交给了你,那就要相信你的能力。”

    队长有些激动的说:“请刘局放心,我一定把这件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刘局看了我一眼,直接离开了。

    队长恭敬的等刘局离开,然后充满干劲:“赶紧把审讯室空出来,对了,录像掐了,我来审问他!”

    他推着我,就到了一间审讯室内。

    “看到这里的字没有?”他指了指周围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现在还年轻,最好是把事情交代出来,不然,加上之前威胁警务人员的罪名,你的牢,足够坐到你出来后,已经是中年了。”

    我神色淡然:“我没什么好交代的。”

    他怒笑:“看来你是要嘴硬到底了!”

    他们调取了酒店的监控,还找了酒店服务员的目击证人,都可以确定,薛皓然和宋钟硕的事情,都是我做的。

    “你对一个外国人动手,还把他打成那样,那边的领事馆,已经开始抗议了,要我们严惩凶手,不然,就是破坏两国之间的友谊。”队长直接一个大帽子扣在了我的头上,好像我十恶不赦一样。

    我冷笑。

    “你的行为,极为恶劣,要是还不坦白,你最低都是二十年起!”他又在吓唬我。

    我还是冷笑。

    “看来你是要死撑到底了!”他顿时震怒,“告诉你,到了我的手里,有的是手段让你开口!”

    我缓缓的说:“怎么,你要拷问我?”

    他冷笑:“只是用一些特殊手段而已,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喝水不能吃饭,更不可能睡觉!我要耗死你!”

    说完,他打开了桌子上的台灯,转动,对准了我的脸,光线很强,我一时间有些不适应,就微闭着眼,撇过了头,但是很快,队长就站了起来,一巴掌扇在我的脑袋上,抓住我的脑袋说:“给劳资睁开眼睛!”

    我冷冷的看着他:“你会后悔的!”

    “后悔?”他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来,“劳资从来都不知道后悔是什么!”

    砰砰砰!

    门外剧烈的敲门声响起,队长骂骂咧咧:“谁啊,不知道我在办事?”

    “是我!”外面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董局?”队长脸色一变,赶紧开门,“您怎么来了?”

    一个中年汉子,大步走了进来,他身子很壮,个子很高,看到我被拷在桌子上,强光灯还对着我脸,脸色一变,怒声呵斥:“干什么,要严刑拷打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