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章 一夜梦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3章 一夜梦醒

    突然,门被推开,出现在门口的表哥刘海看到这一幕后,脸都绿了,怒火着面孔冲着我咆哮道:“许南,你在干嘛?快点住手!”

    我欲哭无泪,急忙松开关诗蕾横在胸前的娇嫩手臂,带着几分尴尬的讪笑看着表哥:“我闹着玩呢,她自己喝多了掉浴缸里,差点憋死,是我救了她,她还威胁我。”

    关诗雨自然是知道她妹妹的秉性,稍微看了一下屋内的情况就明白了,地面上的水渍还没干,关诗蕾还披着被子站在沙发上,头发还在往下滴水,浴室内地面的积水还在缓缓的流入下水道,一切都说明我没说谎。

    随机关诗雨拉了刘海一把,轻哼说道:“别吓到了小南,小南应该没错。”

    刘海很怕关诗雨,被关诗雨一喊,顿时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讨好似的说道:“小雨,你不知道这小子,他身上有功夫,我怕他伤到了小蕾。”

    关诗雨斜眼看着刘海:“又在骗我,什么功夫,他一个小屁孩有什么功夫,你给我说说,是辟邪剑法还是葵花宝典?”

    噗……

    我在一边听得都懵逼了,姐们你说的这两种功夫都需要先割掉小鸟才能练的啊,我有那么败家么?

    一旁的关诗蕾也是听得一愣,接着‘咯咯’的笑了起来,没到一秒就直接笑弯了腰,指着关诗雨说道:“哎呀,姐你太有才了,我看他也是自宫后练的功夫,之前我让他帮我搓澡,你猜怎么着?这孩子害羞的吓跑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一边说着,关诗蕾还一边肆无忌惮的笑着,朝我露出挑衅的表情,颇有些无地自容了。

    表哥刘海一看关诗蕾的表现,也知道她没啥事,估计我刚才也是在跟她闹着玩的,不过他依然给关诗雨笑着解释道:“许南他真的会功夫,他们家邻居是个高手,打小没事干就教他功夫,要不你看他张得长长粗粗的,都是练出来的。”

    大爷的,你还是不是我表哥啊?长长粗粗是个什么形容词,有你那么形容自家兄弟的么?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确实有一米八多的个子,但是也才一百五十多斤,属于偏瘦型,却远没达到他所谓的长长粗粗。

    至于会功夫这种事,确实是有,我们家邻居有个退伍下来的儿子,叫秦朗,据说是一个叫神剑的特种部队退伍下来的,身上功夫好的不得了,什么掌劈红砖,头碎酒瓶,胸口碎大石之类的都信手拈来。

    我小时候对这些特别好奇,特别崇拜,就跟他拜师,结果这功夫一练,就练了十二年,秦朗也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

    在我们乡下,一般三五个大小伙子联手都不是我的对手,秦朗数次严厉的叮嘱说我身上的功夫都是杀人技,可不是什么蛮力,千万不可以主动惹事,出手多留三分,不然出了人命不好收场。

    关诗蕾听刘海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裹着被子走到了我面前,突然伸手撩开了我的一角,冲着我肚子看了一眼,惊讶的喊道:“呀,马甲线,身材不错啊,小屁孩你真练过啊?”

    我被她突然间的动作闹了个红脸,尴尬的点点头:“练过几天。”

    “行,以后你就跟我混吧,我罩着你。”

    说完,关诗蕾披着被子跑进了主卧之中。

    我一脑门子雾水,这妞怎么开口闭口的就跟她混,她混的很好么?

    关诗雨摇摇头,跟着关诗蕾一起进了主卧。

    表哥刘海冲着我撇撇嘴:“时间不早了,抓紧把屋子打扫一下回去睡觉吧,明天还上学呢!我也去睡觉,明早还要接早班呢。”

    说着,表哥转身往另外一间卧室走去。

    这房间三室一厅,我和我表哥,关诗雨每个人各住一间。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表哥不跟关诗雨住在一起,两个人明明都已经是男女朋友,而且还这样明目张胆的同居了,可是俩人居然不在一个房间里睡,这算哪门子同居啊?

    可这事我也没敢乱问,平日里看着俩人关系也挺好,关诗雨每天回家会把我们三个人的衣服都洗了,表哥也经常给她带一些零食或者小礼物,看着挺甜蜜的,人家小两口的事情,咱就别多管了。

    更何况我来城里之前,我妈还一个劲的叮嘱我说千万别惹表哥和表嫂生气,这房子都是人家表嫂买的。

    几个人都进了屋,只剩下我自己,我赶忙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让我没想到的是,独自躺在床上之后我就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是刚才关诗蕾躺在地板上的样子,那娇嫩白皙的皮肤,那弯曲有致的身材,还有那樱红温润的嘴唇。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捱到了几点我才睡着,结果还做了个春梦,梦中居然是我跟关诗蕾抱在一起滚床单,结果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更特么杯具的是,我居然梦遗了!

    因为在乡下总早起,这样一觉睡到大天亮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看着自己的桀骜不驯和湿漉漉的四角裤,我第一时间不是想着换条裤子,而是抓紧穿衣服去上课。

    我有些郁闷地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四十,迟到是肯定的了,并且第二节课是班主任李欣的数学课,这妥妥的是要撞在枪口上的节奏啊!

    三下两下穿好了衣服,我径直冲出了房间,一出门,刚好对面房间也开门,关诗蕾刚好从房间里出来,顿时跟我撞了个满怀。

    温香软玉在怀,加上我昨晚在梦里跟她翻云覆雨了一整夜,这一下面对正主,我脸都红透了。

    其实关诗蕾跟关诗雨张得一模一样,不过这个时间点了,关诗雨肯定去上班了,那眼前的肯定就是关诗蕾。

    平日里我们也是分开走的,表哥比较好面子,说不想让我觉得认识老师就感觉特殊优越,所以我一般都是提前半小时出门,关诗雨倒是没所谓,在学校里一样跟我打招呼。

    来不及跟关诗蕾解释什么,轻轻的伸手推开她,也不知道推到了哪里,反正满手的柔软,顺便带着这种异样的感觉冲出了门外。

    “哎哟,小屁孩,你急急火火的干嘛去?”

    关诗蕾气急败坏的喊道。

    “上学。”

    我头也不回的甩下两个字就冲了出去,一路狂奔到学校,当我冲上三楼,看到教室门口那个欣长身影的时候,心中却是越来越凉。

    真是怕啥来啥,到底是撞枪口上了啊,门口那个穿着白色衬衫,蓝色超短裙,黑色高跟鞋,面相风騷的女人,不正是我的班主任李欣么?

    看她横眉冷目瞪着我的样子,似乎是专门在等着我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