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章 开除呢?还是开除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章 开除呢?还是开除呢?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5-12 17:25:29|字数:2160

    学校的副校长居然是白雪的二伯,这件事我早有耳闻,只是一直不曾确认,今天算是确认了,可是结果却如此的让我感到绝望。

    白恩伟在我们学校分管后勤,平日里干的都是一些保障工作,比如学校食堂的管理之类的。

    可是他还有一个工作,就是专门帮着学校拉赞助,给学校赚取外快的职责,所以他的人脉力量是很强大的。

    能够给学校拉来一定的投资,在某些程度上来说,便是校长都要给白恩伟一些面子,他要是想搞我的话,分分钟就能开除我。

    白恩伟挺着肚腩走到我们中间,瞪眼看了我一眼,喝道:“松开他。”

    我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更何况对方是副校长,便松开了张华。

    张华依然侧躺在地上,双手反过来去摸自己的后背,刚才那一下摔得比较重,到现在他都没缓过这口气。

    旁边走过两个学生把他扶了起来,却像是躲瘟疫一样拉着张华躲到了白恩伟的身后,生怕我一生气,把他们俩也揍一顿一般。

    “到底什么情况?”

    白恩伟瞪了我一眼,转头看向了李欣。

    李欣和白雪一人一句,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白雪依旧添油加醋的黑了我一把。

    “她们胡说,我上厕所,看到她跟一个外面的人在厕所后面抱着亲嘴,她回来就诬陷我!她还叫那个人晨哥。”

    眼看着白恩伟被白雪和李欣所说的一切带动了情绪,我赶忙分辨了一句,即便白恩伟是白雪的二伯,即便我百口莫辩,我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的,该辩解的,还是得辩解一下。

    “他在狡辩!”

    白雪指着我,俏脸涨得通红,饶有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怒道:“那个男人不就是他自己么?许南,你干了坏事不敢承认,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被白雪气得牙根痒痒,却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本来我的口才就不是很好,一着急就特别笨,所以这会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

    不过我看周围人的表情,那几个男生的表情已经有些迟疑,显然他们可能猜到了什么,或许他们跟那个晨哥认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表情。

    不止是这几个男生,就连李欣也愣了一下,显然,这些人并没有完全相信白雪的一面之词,就连白恩伟都沉吟了一下,不过他的脸色变的极快,接着就满脸怒色冲我喊道:“什么诬陷,你这小子张着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人家一个姑娘家能拿自己的清白来诬陷你?跟我去办公室,打电话给你家长,今天你必须被开除。”

    说着,白恩伟威胁似的盯着我说道:“别想耍其它花招,你现在如果跑了,我直接就在学校里把你除名。”

    白恩伟的意思很明白,他怕我跑了找不到人学校担责任,这家伙手段也很决绝,看这样子,是想亲手把我交到我父母手中。

    我很无奈的跟在白恩伟的身后,李欣让那几个学生回去上自习,她也跟我们一起,一直来到了白恩伟的办公室。这家伙气势汹汹的进了办公室,把办公桌上的电话一扭,扭到了我面前:“给你家长打电话。”

    说实话,我是真不想打这个电话,因为我太冤枉,但是现在不是我辩解不辩解的问题了,而是人家跟本就不给我辩解的机会,也不会让我辩解,他们就是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目的就是把我开除。

    我搞不懂为什么他们都如此的针对我,就因为我是乡下来的穷小子么?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才亦步亦趋的走到了白恩伟的办公桌前,伸手拿起了电话,想了一下,我没有给我父母打过去,而是打给了关诗雨。

    “喂,关老师,我在白校长办公室……”

    我的话还没说完,白恩伟就一把抢过了电话,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喊道:“让你给你家长打电话,你给关老师打什么电话?你以为你认识关老师就可以逃脱罪责了么?别做梦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学生,快点,给你家长打电话!今天必须让你家长把你领回去。”

    一旁的站着的李欣看到白恩伟的态度如此坚决,似乎也有些不忍一般,躲到了墙角处站着,也没有了之前的那股子泼辣劲。

    或许她也琢磨出了这件事的不对味,只是碍于白恩伟的势力才选择了默不作声,毕竟往日里她也不怎么喜欢我。

    我有些气恼说道:“关老师就是我的家长。”

    “呵呵?还关老师就是你的家长,哪个关老师?关诗雨是么?那我倒要问问,你跟关诗雨是什么关系?”

    全校就一个姓关的老师,不用问,白恩伟也知道是关诗雨。

    “她是我……”

    我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恩伟,说是我嫂子?人家自己都没承认跟我哥之间到底算哪门子事,嫂子这个词更是无从提起。

    不说?

    那关诗雨算我哪门子的家长?

    “我是他嫂子,当然算家长!”

    我正在踌躇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关诗雨那悦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在一道靓丽身影出现,关诗雨来到了白恩伟办公室的门口,柳眉为蹙的看着白恩伟说道。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特别激动,也特别感动,那一瞬间,就好像背后有了一个温暖的支撑一样,虽然这支撑者看起来是如此的弱不禁风。

    “哟!还真是关老师,我怎么不知道你结婚了?这喜酒我都没喝过,你就成了别人嫂子?”

    白恩伟眼睛微眯,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揶揄着关诗雨。

    关诗雨面不改色的轻笑了一下:“白副校长,现在流行隐婚一说,难打我结婚还要给你打个报告不成?”

    关诗雨在称呼白恩伟的时候,把副校长的副字咬的很重。

    全校都知道白恩伟想要争取当下一任正校长,可是他努力了很多次都没能成功上位,这件事都快把他折磨疯了,关诗雨这个‘副’字算是戳在了他的痛处上,气的白恩伟脸上的肥肉都在发抖。

    “打报告倒是不用,不过关老师既然愿意接手这个学生的事情,好,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白恩伟说着把之前白雪和李欣说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好整以暇的盯着关诗雨说道:“关老师,你觉得出了这档子事,对咱们学校的声誉都是一种折损,这小子是该开除呢?还是该开除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