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冤家路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8章 冤家路窄!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5-22 10:26:22|字数:2316

    我把孙宇康的名片丢进了茶杯之中,可以说是彻底得罪了他,因为名片这东西就是一个人的脸面,尤其像孙宇康这种人物,可以说在这个会场里都是万众瞩目的人,受到很多人追捧。

    我就这么把他的脸从他的手里接过来丢进了茶杯里,那跟丢进垃圾桶里什么区别?有垃圾桶的话,我就直接丢垃圾桶了。

    没有人会怀疑我真的会那样去做,反正都撕破脸了,再加上一巴掌也是很正常的事。

    孙宇康在众人面前依旧表现的很镇定,虽然脸色不好看,不过他还是要表现的大度一点,微微的笑着:“关总,你这小兄弟挺有意思的啊?”

    关诗蕾则是惺惺作态的看了我眼,揶揄笑道:“他这个人呢,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如果得罪了孙总,孙总你就忍了吧!”

    ‘噗哧’

    周围好多人都笑出了声,每个人都以为关诗蕾会说什么孙总你大人大量,别跟小孩子一般计较之类的话,可是没想到关诗蕾居然让孙宇康直接忍了,这等于原本在孙宇康就被我扇肿了的脸上又踹了一脚,可以说孙宇康这一次是彻底丢人丢到家了。

    “好吧,既然关总和这位小兄弟对鄙人误会如此之深,那鄙人就不打扰了。”

    孙宇康脸上依旧带着微笑,转身就走。

    在他转身的瞬间,我看到他脸上浮现了一抹戾气,看来这事怕是不能善了。

    孙宇康走了,关诗蕾俏脸上的笑意收敛,小手拍了拍我的腿,随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她侧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小心点这小子,他是孙宇豪的哥哥,比孙宇豪还阴险百倍!”

    我点点头,心说这孙家哥俩怎么就跟我干上了,一个多钟头前刚怼了人家弟弟的车屁股,一小时后又把人家哥哥的脸给丢水杯里了,上辈子有仇是怎么滴?

    不管怎么样,我肯定是要站在关诗蕾这边的,所以不管对方怎么办,我都得做出个态度来,坚定不移的支持关诗蕾。

    孙宇康刚走,会议就开始了,先是有一个年纪五六十岁,穿着一身西装,长得很富态的老头上台做讲话,主持人刚才介绍说这老头是本市房地产联合会的名誉主席,叫什么董启红。

    董老头先是讲了一些房地产的现状,什么限购,限贷,限卖之类的,反正都是一些政策,我也听不懂,倒是下面这些人一个个都听得挺认真的,连关诗蕾都认认真真的在听他讲话。

    等董老头讲完了,我都有点昏昏欲睡了,好在那个美女主持人长得特别漂亮,而且语言幽默,一上台就段子不断,总是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等她一上台,我这才算是转过了精神头。

    让我没想到的是,董老头讲完了,下一个居然是孙宇康上台讲话。

    国人都喜欢论资排辈,董老头肯定是这些人里身份最高的,孙宇康排在了他的后面,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要么孙宇康他爹牛逼,要么就是孙宇康他自己牛逼。

    当然我更倾向于前者,因为孙宇康的年纪看起来也不过二十五六岁,这个年纪的人再牛逼能牛逼到哪去?

    不过转头看看身边的关诗蕾,我又觉得或许孙宇康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等孙宇康上台讲话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家伙真的是有真材实料的。

    什么海外地产发展趋势,什么国内地产的起源,从历史到现实,从近代到现代,这家伙讲的头头是道的。

    我虽然很多东西都听不懂,可是却听得很认真,没别的,就是因为他跟关诗蕾是死对头,我怎么也得多了解了解这个人,从各个方面都要了解。

    这么一了解,我才知道,原来富二代不完全都是绣花枕头,他们从小的修养,学习到的东西,真的是我这种乡下小子从没见识过,从没碰过的,这倒不是说我自卑,而是一种自我认识,某些地方确实不如人家。

    所以我打心底里,对这个孙宇康也是蛮佩服的,当然仅仅只局限于学识上。

    等孙宇康讲完了,好多人鼓掌,然后就是另外两个人做什么报告,这几个人都讲完,时间都过去一小时了,算了算也有晚上八点钟了,便集体转移去了宴会厅,开始了宴会时间。

    这种场合的宴会,说白了就是大家互相交流,结识,谈生意的场所,所以很多人都互相攀谈着。

    关诗蕾起身,带着我一路前行,躲避开了很多人的攀谈,来到了一处房间里。

    进屋后关诗蕾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似乎跟这些人相处让她特别的累。

    一坐在椅子上,她整个人都瘫软下来,高跟鞋踢掉,还从手袋里摸出了一根烟点着了,顺手还丢给了我一根。

    我说我不会抽烟,结果被她瞪了一眼,只好乖乖的点上,呛得我眼泪直流。

    两个人刚刚开始吞云吐雾,房门被推开了,吓得我差点把烟丢了,关诗蕾更是两只脚一下子塞进了高跟鞋之中。

    可是当我们看到进来的人是邹凯之后,又同时舒缓了下来。

    邹凯进门,看了关诗蕾一眼说道:“蕾姐,曲总找你。”

    听到什么曲总找她,关诗蕾连忙起身问道:“曲总在哪?”

    “闻香厅!”

    邹凯说了一个名字,是会所里的一个包房的名字,我们所在这个包房叫思雨厅,这个闻香厅跟我们这包房想来差不多。

    关诗蕾连忙掐了烟起身,我也跟着起身,她却摆摆手说道:“我自己去就行,一会你跟邹凯出去随便吃点东西,九点钟在车里等我。”

    说完,关诗蕾穿好鞋子,又恢复了女强人的姿态走了出去。

    关诗蕾一走,邹凯有趣的看着我笑道:“你小子现在成了名人了,会场里很多人都在议论你,每个人都在好奇你的身份。”

    我跟邹凯没有过太多的交集,就是上次他帮我出头教训王晨和那个豹子才算是结识的,不过也没说过话,听到他恭维我,连忙说道:“凯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就是蕾姐一跟班,蕾姐看那小子不爽,我就不爽,怼了他两句而已。”

    邹凯笑着摇摇头:“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那个孙宇康连咱们蕾姐都惹不起,你却敢惹,行了,反正有蕾姐罩着你,也不会有多大麻烦,走吧,咱们两个出去转转。”

    我跟着邹凯出了包房,来到了宴会厅,一眼看不到头的两排桌子,桌子上摆着各种美食,很多都没人动,绝大多数人都只是端着酒杯,互相聊天。

    我不是来谈生意的,自然不会跟他们攀谈,再加上我肚子确实有点饿了,干脆站在一张桌子前大口大口的吃糕点。

    我正吃着糕点,突然听到了一个挑衅的声音说道:“玛德,真尼玛晦气,这种场合也能碰到你。”

    我一抬头,竟然是孙宇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