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章 老赖怕狠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74章 老赖怕狠角(一更)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6-03 13:20:29|字数:2056

    喝完那杯酒,刘老赖脸色通红,打了个酒嗝,更为嚣张的看着我:“许家小崽子,我告诉你,别跟老子我耍横,这南子村,乃至整个黄羊镇,哪个不知道我刘天德的本事,你敢招惹我,我以后就让你全家不得安宁。

    就你爸你妈这样的,我一天揍他们十个来回,我看你还敢跟我叫嚣!”

    他居然敢如此的威胁我爸妈,我实在忍不住了,破口大骂:“我次奥尼玛的,老子剁了你。”

    我奋力的挣扎着,可是秦朗的手却紧紧的按着我。

    “师父,你松手,松手,让我弄死这孙子!”

    我急的眼睛赤红,就恨不得把刘老赖捏死了。

    那边的刘老赖一看我秦朗按着我,更加的嚣张了,往前走了两步,用一只手拍着他枯黄的面皮说道:“来,来,来,朝这打,你要是不打我,你就是我生的,啊?哈哈哈哈……”

    说着,这孙子嚣张的笑着,还看向了我妈。

    不过这一次,他扭过头之后就再也没扭回来。

    所有人都在那一刹那听到了一个极为响亮的声音——‘呯’。

    随着这声音响起,刘老赖原本顺过去的脖子直接没扭回来,而是脑袋带着身体跟炮弹一样飞了出去,一脑门子扎在了坪子前竖起的一张白幡上,把立杆子那跟手腕粗的铁棍都给干翻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想到真的会有人出手打刘老赖,也没人想到出手的人这么狠,这一巴掌,足足把刘老赖扇出去五六米远,鼻子嘴巴都打出了血,牙都不知道掉了多少,就看到这货光往外吐血了,半天愣是没站起来!

    这特么得多大的手劲?下多毒的手才能打成这样?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打人者,就连我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我身边的秦朗。

    没错,打人的就是我师父秦朗,他没让我出手,反倒是自己先出手了。

    “我靠,秦哥出手了!早就听说他能打,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秦哥打人呢!”

    “这一下秦哥招惹了刘老赖,看刘老赖怎么办!”

    “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这个老赖,老秦也是不怕惹事。”

    村民们议论纷纷,刘老赖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手捂着下巴,说话都不清楚了,满下巴的血,指着我师父骂道:“秦愣子,你特么的胆肥,你信不信哪天我就把你那瘫子爹给偷偷掐死了。”

    我师父家里还有个老人,就是他爹,身体不好,一直瘫在家里,秦朗当初也是为了他爹才退役回家选择伺候老人的。

    用他的话来说,当时到了退役时候了,要么转业去警局,要么就回家务农,最年轻最美好的时间都尽了忠,剩下的时间得尽尽孝了。

    这也是我特别佩服他的一个地方,要知道转业进警局,那得赚多少钱,像秦朗这样专业能力出众的人,干几年指不定就当上局长了。

    可是人家却抛弃了大好前程,回家伺候爹妈,说什么时候把老人送走了,再出去打工。

    不得不说,我这个师父,可以说是忠孝两全,绝对的人格出众。

    听到刘老赖居然用秦爷爷来威胁他,我师父秦朗的脸色变得铁青,缓缓的从桌子边站了起来。

    嘬了一下牙花子骂道:“龟孙子,早就特么看你不顺眼了,刚才一直想着人家办白事,我不想给人添麻烦,抽你一巴掌给你一点厉害看看就算了,没想到你孙子还真是赖到极致了。

    我看你是真不想好了啊!

    你孙子平时不都以自己玩的好自居么?得,今个秦爷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玩。”

    说着,秦朗脚下猛然一跺,布鞋落在黄泥巴地上,尘土飞扬,这一脚好像大象踩在地上一样,生生的给踏出了一个寸深的脚印出来!

    不好,我师父这是动了真怒了啊!

    周围几个村民都吓坏了,一个个站起来想要拦我师父,可是我师父哪里是他们拦得住的,那速度,快的像阵风一样,一脚踏地,整个人跟飞一般的就到了刘老赖的面前,一只手卡住了刘老赖的脖子,身子猛的一翻,向是挥舞着锄头锄地一般的难看动作,效果却是吓死人的节奏!

    因为我师父挥舞的时候,刘老赖的身子就好像那锄头,被我师父狠狠的掼在了地上。

    刘老赖的脊柱首先触地,发出了‘咯嘣嘣’的一连串脆响,我怀疑就这一下,刘老赖身上就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刘老赖疼的整个人都蜷缩起来了,硬不是吐血了,而是大口大口的喷血。

    然而这还不算完,秦朗一摔之后,并未停手,而是右脚上前,接着一踏!

    就像刚才跺地面的那一下一样,狠狠的一踏,踩在了刘老赖左腿的小腿上!

    ‘咔嚓……’

    渗人的骨折声响起,所有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一颤,有个胆小的小子站在一边,直接被吓尿了裤子。

    随着骨折声的,是刘老赖杀猪般的嚎叫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哭喊。

    “大爷,秦大爷,我错了……我错了啊!”

    他是真的怕了,一向以不要命出名的刘老赖碰到了秦朗这样的狠角,也承受不住对方的摧残,彻底的怕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都吓得脸色发白。

    打完了人,我师父却是轻描淡写的弹了一下他那军绿色迷彩装的裤腿,哼了一下,掏出了一个手机,拔了个120,说这里有人摔成了粉碎性骨折,要快点救人,晚了腿都接不上了。

    真特么牛逼,打完人,却风轻云淡的打电话救人。

    关键是我们这山里面,救护车开过来,最快也得四十分钟,这也就意味着,刘老赖那条腿,是彻底的废了。

    这四十分钟,一群人就这么坐在这,看刘老赖躺在地上哭啊,喊啊,最后哭的嗓子都嘶哑了,他求谁扶他一把,都没人愿意扶他,有的甚至还吐口唾沫:“该,报应,你咋没被打死呢?我们村也少个祸害。”

    这些都是平日里被刘老赖欺负过的村民,这会可解气了。

    等救护车把刘老赖接走之后,我师父却好像没事人似的,拍着我肩膀说道:“走,跟我回去喝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