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2章 秋后算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2章 秋后算账(三更)

    “关诗蕾,你不要忘了,是家族培养了你,你那个短命的爹死了,能够接手关家的产业,都是我们曲家支持的,你这是想忘恩负义么?”

    曲立人的话显得特别霸道,气的关诗雨胸口起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请你对我父亲表示一下尊重,虽然他不在人世了,但是你如此的侮辱他,就不怕遭到天打雷劈么?”

    曲立人狠狠的一摔杯子:“关诗蕾,你说什么呢?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你还知道不知道我是你的长辈?”

    关诗雨已经气得双眼通红,看得我特别心疼,我怎么能让她一个女人站在这里如此的被人羞辱,即使对方是他的长辈。

    我伸手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啪’

    杯子碎裂,玻璃碴纷飞,成功的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因为我玻璃杯砸的位置比较靠近曲立人,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这个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中年人冷不防的看到玻璃碴飞过来,吓得一缩脖子,顿时失去了刚才那股子嚣张的劲头。

    “你干什么?”

    或许是认为自己太狼狈丢了面子,曲立人抖搂着自己脸上肥胖的肉颤声质问着。

    “好一个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口口声声自己是长辈,可是你有一点长辈的样子么?

    你可以对我故去的老岳父无礼,难道身为子女的,就不能对你无礼么?这是什么道理?

    你以为自己是天,还是自己是地?还是说天老大,地老二,你就是老三了?”

    我指着曲立人骂了起来:“死胖子,你以为你岁数大了就牛逼是么?你再敢骂我老岳父一句试试?”

    我一口一个老岳父,关诗雨在一旁听得小脸绯红,杏眼圆睁,即无奈,又带着一丝欣喜,还带着些许的委屈,当然这委屈是针对曲立人的。

    曲立人被我一顿狂骂,气的狂拍桌子:“反了,反了你了!”

    我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次又一次的打断了曲立人的话语:“反你大爷的二腿啊?你以为你是长辈就可以管理别人谈恋爱了?国家政策都提倡自由恋爱,爹妈都管不着我蕾姐喜欢谁,跟谁在一起,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就敢指指点点的,你要是想嫁,咋不把你自己女儿嫁给那个白涛,凭什么让我蕾姐嫁?”

    “你……你……”

    曲立人气的眼珠子都鼓起来了,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不断的指着我,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关诗雨在一旁低声道:“他没女儿。”

    “艹,没女儿让他儿子去嫁!”

    我口无遮拦的说道。

    关诗雨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他也没儿子!”

    “尼玛,老东西,这是缺德事做多了,连个后都没有了啊!”

    我在乡下的时候碰到最多的就是泼妇,那泼妇骂架骂起来,是什么损说什么,绝对能活活气死人的,虽然我不敢跟那些悍妇拼嘴,但是我学得来,对付一下像曲立人这种满肚子男盗女娼,表面上还金玉其外的斯文败类那是绰绰有余。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曲立人彻底被气疯了,他骂不过我,指着关诗雨喊道:“关诗蕾!你够狠,老子这趟算是白来了,你等着,回去后我们就加大资金,控股万华集团,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曲立人喊完这句话,一甩西服,气冲冲的闯出了包房的门,然后把门甩的紧紧的。

    整个包房内一片狼藉,桌子上根本没来得及上菜,两个人就都被我气走了。

    关诗雨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嗔怪的看着我:“你啊,这个嘴巴,不饶人啊!这下好了,惹毛了曲立人,小蕾的日子难过了。”

    “我的日子有什么难过的,就算我答应了他们的联姻,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一样,曲家早就想侵占我们家的股份了,白涛他们家很早之前就收购了老管他们手里的股份。”

    关诗蕾推开了包房的门,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戏谑,然后笑着对关诗雨说道:“姐啊,你扮的真像,简直就是我的脾气啊!”

    这会关诗雨的脸上露出了疲态,不无关心的说道:“你啊,这种事让我出马,你也好意思。”

    关诗蕾眼中闪着精光:“我实在懒得见曲家人。”

    关诗雨沉默了一下:“现在万华股本的控制情况如何?”

    关诗蕾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现在白涛加上曲家,总股份占据了百分之四十四,我自己手里才百分之四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七,就是我们必须要争取的,只要股份抢到手里,我们就赢取了胜利,白涛这孙子,占了一点股份就想占老娘便宜,别看曲家嘴巴上大气,他们这帮人,同流合污,欺负我们姐妹俩呢!

    姐,要我说,你那个什么老师就别当了,干脆回来帮我算了。”

    关诗雨盯着关诗蕾看了两眼:“这种事,你自己处理就好,我只答应过必要的时候帮你顶缸,可没说帮你打理家族生意啊!”

    第一时间免费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关诗蕾立刻低下了脑袋,故作委屈的抽泣了两下道:“唉,没人疼的孩子好可怜啊!”

    关诗雨白了她一眼:“你还有事没?没事的话,我可走了。”

    关诗蕾连忙拉住了关诗雨:“别啊,吃个饭再走,我都让后厨上菜了,还有许南,来,你过来!”

    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了关诗蕾面前,关诗蕾偏着头看着我:“小子,你演的挺过瘾啊,一口一个老岳父,占我们姐妹俩便宜很爽是不是?”

    我连忙摆手:“不是,蕾姐,你听我说,刚才那情况,你看到的,我不发飙,诗雨姐就要受欺负,我不能不耍泼啊!”

    关诗蕾哼了一声,敲了敲桌子:“来,给我解释解释。”

    我心中一突,故作不知的问道:“解释什么?”

    “解释,解释,你是怎么跟白涛认识的,白涛口中所说的,那个坐在你腿上的女孩是谁?”

    关诗蕾轻描淡写的说着,嘴唇却咬了一下,显得特别凶狠。

    我去,这是秋后算账的意思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