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章 逼我跳楼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4章 逼我跳楼啊!(一更)

    作者:销魂|发布时间:2017-06-08 16:56:33|字数:2008

    关诗雨踩了我一脚,我当即脸红脖子粗的弯腰倒地。

    不是说我有多夸张,而是关诗雨穿的是高跟鞋。

    高跟鞋啊,鞋跟踩在我的脚上,还碾了一下,疼的我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关诗雨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走了,把我自己留在了包房内。

    等我把脚丫子揉好后想要出门的时候,却发现包房的门打不开了!

    我以为是反锁了,可是在我左拧右拧,拧了十几下之后才悲催的承认了一个事实,关诗蕾这娘们把门给反锁了。

    我有些恼怒的踹了一脚门,走到了窗户口往外看了看,尼玛,三楼,跳下去的危险实在有点大,关键我也没跳下去的必要。

    既然出不去,干脆把几张椅子并在一起睡大觉。

    躺在椅子上,我觉得挺无聊的,裤子里面还有点痒,索性伸手进去掏了两把,一边掏还一边想着那天我跟关诗蕾在车上发生的事情,不由自主的就撸了两下。

    我不知道的是,此时关诗蕾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悠哉悠哉的盯着电脑屏幕,看着屋中的我,喝着茶水,看到我掏鸟的动作,当即就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当她看到我躺下睡大觉的时候,又微微的蹙起了眉头,轻声喃喃道:“混蛋,这个时间点居然睡大觉,想舒服?没门!”

    站在关诗蕾身后的邹凯笑着说道:“这家伙有一点好,没有自己的小心思,说什么就去做什么,做不到的,创造条件也要上。”

    关诗蕾未置可否,起身来回走了两步问道:“你说,让他参与那几个股东的收购可以么?”

    邹凯微微错愕:“他还是个学生,这么早就接触这些事,你觉得他能胜任么?”

    关诗蕾笑了起来:“你不是说了么?他能做的,肯定会去做,做不到的,创造条件也要做,反正以他的成绩,考大学实在是有点难为他了,不如早早的出来做事,指不定还能给我们创造一些意外惊喜呢?

    主要是你现在要洗白,很多事情都不能自己出手,我现在又需要这样一个人,如此关键的时刻,总得有个人能出来顶事啊!”

    邹凯用手指勾了勾自己的头发:“那就让他试试吧,不行的话,大不了我再破釜沉舟一回。”

    关诗蕾苦笑了一下:“这几年辛苦你了,既然已经洗白了,就不要再参合进来了,好好守着泽云这一亩三分地,我也好,我姐姐也罢,如果有天破产了,还得指望这块地存活呢!”

    邹凯低头:“别说的那么悲观,就像你说的,这小子,指不定会给我们惊喜呢!”

    关诗蕾没再说话,再次走到了电脑前看了看屏幕说道:“睡熟了是么?想安逸,做梦。”

    说着,她冲着邹凯使了个眼色。

    邹凯无奈的苦笑,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这会我正在包房里睡懒觉,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脸上,凉凉的,好像是水。

    一滴,两滴,然后便是一股水流从头顶喷了下来。

    我慌忙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四下看了一眼,我还以为我把桌子碰翻了,菜汤撒脸上,坐起来才发现,这水是从头顶上下来的。

    再仔细一看,房间的正上方,有两个喷头,在向外喷着水,而且水流越来越大,渐渐的好像自来水管一样,眨眼间就倾盆大雨般喷洒下来!

    这是包房自带的预警系统,一般情况下,如果房子起火了,会自己喷水,但是绝大多数情况都处于停滞的状态,没人启动是不会喷水的,更别说像水龙头一样这么大的水流了!

    水流劈头盖脸的流下来,瞬间把我淋了个通透,我正要骂娘,突然听到了关诗蕾的声音:“来办公室。”

    我次奥,这意思,这屋子是有监控了啊?

    我突然想起来了,之前我和关诗雨,曲立人,还有白涛在这屋子里的时候,关诗蕾好像把我们所有的经过都看得一清二楚的,这就难怪她对这屋子里的事情了如指掌,也没问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意思是我之前躺在这里睡觉的时候,掏暴力鸟的动作都被关诗蕾看了个一清二楚了!

    我顿时羞臊的不行,心中无比的悔恨,在哪里撸不好,偏偏在这包房里撸,这下好了,都被关诗蕾看个清楚了,她会怎么想我?

    但是我转念一想,我们两个都赤面相见过了,还在乎她怎么想干嘛,她又不是没见过老子的暴力鸟,我怕个卵啊!

    想到这里,我大声嚷嚷道:“让我去,又不给我开门,我怎么去?”

    关诗蕾的声音很快就传了过来,虽然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传来的,但是很清晰:“你要是连这门都出不来,就一辈子不用出来了,桌子上的剩饭也够你苟延馋喘几天的,我看看你到底怎么选择。”

    这屋子里就一个门和一个窗户,门出不去,尼妹啊,这是逼老子跳楼啊!

    哼,真当老子没本事出去呢?

    我转头,四处找着摄像头,嘴巴里还念叨着:“你是想让我跳楼是么?我就不跳。”

    关诗蕾哼了一声:“那你就别出来。”

    我在跟秦朗学武的时候,一些杂七杂八的小技巧他也教过我,按照他的说法,干特种兵的,就要什么都会,开锁,就是其中的一项技能。

    而且秦朗开锁,只需要一截铁丝或者电线就可以了。

    我走到了包房的柜子前,找了一下工具,没发现什么,四处打量着,发现墙上挂着一将近七十英寸的大电视,不由得笑了,散步似的走到电视面前,看了看:“我偏要出去给你看。”

    “你出来啊,我看看,难不成你从电视里爬到我面前来?”

    关诗蕾似乎跟我斗上了气。

    “我还偏就从电视里爬出来给你看!”

    说着,我双手扣住电视的上下两个边,一使劲,生生把电视从墙上拽了下来!

    这时候我听到了邹凯气急败坏的声音:“王八蛋,你干什么?这电视是我花了五万块钱买的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