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3章 危险的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和滕柯单独相处的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当真分不清,他到底是真的醉了,还是在装醉。

    当他背对着我,将我揽入怀中时,我可以嗅到他淡淡的薄荷体香,以及那夹杂着酒意的缠绵香气;也能嗅到,屋外窗口飘进来的阵阵泥土芬芳。

    这一刻,说不上是讨厌还是享受,我只知道,我很紧张,紧张的无法自控,紧张的脑子发晕。

    我试图去拨开他缠绕我的手臂,他却猛然用力,更加固执的,将我贴在他的胸口,我背对着他的脸,心跳加速。

    “能不能不要走……”

    滕柯的温柔语气,又一次在我的耳边徘徊,我不自觉的轻嗯着声,说道:“你喝醉了……赶紧躺下休息,等你睡着……我再离……”

    可蓦然间,他一把将我反压在了床垫上,我的身子沉沉的陷进了软绵绵的被子里。

    而面前,滕柯支撑在我的身体上方,他的两只手死死的禁锢着我,他的脸色依旧微红,说话时,带着点点的酒气。

    他的眼神是迷离的,我想,他应该没有醒酒。

    气氛就这样僵持了许久,静谧的卧房内,我们暂停着这样一种奇怪的姿势,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忽然,他缓慢的朝着我的脸向我靠近,我感觉事情不妙,试图用力去挪动自己的双手,可滕柯的力气实在太大,我怎么挪动,都没用。

    脑子混乱的那一瞬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下意识的,就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而这时,卧房门忽然就被猛烈的敲响。

    紧接着,门外是叶姝予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开门!唐未晚你给我开门!你赶紧给我开门!”

    我和滕柯同时吓了一跳,我趁滕柯不注意,一把推开了他的身子,他跌坐在床上,而我急忙跑到门边,拉开了房门。

    眼前,叶姝予拎着个啤酒瓶子,身子摇晃的指着我身旁空荡荡的位置,说:“你算什么啊你!跟我抢男人?唐未晚你是谁啊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抢男人!啊!”

    叶姝予抽疯的时候,身子一上一下的蹦蹦跳跳,整张脸拧成一团,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

    她的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而另一只光着脚丫,踩满了泥土。

    她冲我吼闹的时候,整个人完全是不清醒的,她甚至,根本都看不清我到底在哪个位置,指着我身旁的空气,就开始骂个不停。

    我伸手去搀扶了她一下,她却胡乱的在空气中抓挠,“你谁啊你!你别碰我!”

    接着,她莽撞的冲进了屋内,忽然,她一个重心不稳,就活生生的砸到了滕柯的床上。

    此时的滕柯正在整理自己身上的浴袍,他看见叶姝予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仔细的看了两眼,接着,他揉着太阳穴,看向了我。

    当我和他对视的时候,我很不自然的避开了他的目光,身子靠墙,一点一点的往门外挪动。

    滕柯作势就要朝我走来,可还没等我拒绝,叶姝予就扑到了滕柯的身上。

    叶姝予用她那涂了红指甲的右手,轻轻的去拨滕柯的浴袍,滕柯用力的甩开她,叶姝予就又一次粘了上来。

    “不要走嘛滕柯!我们都已经结婚了……既然我们结婚了,那就应该,做夫妻该做的事情呀……”

    晃瞬间,滕柯的眼神变得清醒了一些,他惊恐的向后退去,接着窜到了我的身旁,他拉着我说道:“我们离开这。”

    可是,当滕柯触碰我的时候,我无意的就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我急忙脱开他的手,一个人跑到门外,说:“她她她……是你的妻子,你自己负责……”

    滕柯的眉头狠狠的拧了一下,顺势,他就朝我走了过来,我条件反射的做出了阻拦的手势,这时,二楼的楼梯口,风风火火的,跑上来了好几个人影。

    曲玥最先冲到了我面前,她的眼睛通红,看样子也喝了不少。

    曲玥双手叉腰的站在卧房门口,冲里面的叶姝予喊道:“神经病啊你!你就是喝多了,也不用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吧!”曲玥回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接着冲叶姝予说道:“你也真是够丧气,耽误别人的好事!”

    我偷偷拉了一下曲玥的手臂,“行了别说了,你们都喝多了。”

    曲玥甩开我,醉醺醺的转过身,指着我们一圈人,最后,她将手指定在了凌南的身上,说道:“你!就你了!现在你把滕柯带你屋里去,今晚你们两个一起睡!反正大家都喝多了,一个人睡还不安全,你跟滕柯凑合一晚上,我们也能安心。”

    说完,曲玥麻利的就将卧房门给关合了,“至于这个叶姝予扫把精,就让她在房间里自生自灭好了,看见她我就烦!”

    曲玥作势就要拉着我下楼,而这时,凌南走到了滕柯的面前,说道:“滕总,我送你去我房间吧,你现在是不是还没醒酒呢?”

    滕柯没有顺从凌南的提议,他径直就要朝我走来,而当我察觉他跟在我身后时,我连思考都没有,下意识的,就一边喊,一边往楼下冲,“妈呀……快下楼……”

    下楼的过程中,我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滕柯,滕柯一脸无奈的指着我的方向,想说些什么,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等我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曲玥凑趣的走到了我身后,问道:“怎么,你们两个……刚刚在房间里不可描述了?你怎么这么紧张啊?”

    我反驳道:“你别胡言乱语!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曲玥一脸的不相信,“好好好,什么都没有!”说着,她就抓了一下我的马尾,“头发都让人弄乱了,还装清白呢!啧啧……”

    说完,曲玥一个人走出了别墅大门,而身后,一直没说话的顾昊辰似笑非笑的拉了一下我的手臂,说:“走吧,出去吃点东西,你应该很饿了吧。”

    我点点头,顾昊辰就站到了我的身旁,不确定的问道:“对了,你和滕柯……真的领证了?那你以后……”

    我想解释,突然,顾昊辰伸手打住了我,“算了,我已经发誓,不再干涉你的事情了,你和滕柯的纠葛,你们慢慢解决好了,我不想听了。”

    顾昊辰神色哀怨的从我身边走过,我莫名觉得他的背影很落寞,但我想,这样也好,不给彼此留任何余地,也别让他,对我抱有任何的幻想。

    这对我们,都是好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