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5章 别想活着出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要不是辛怡跟我讲清楚了昨晚的来龙去脉,我想,我当真就被滕柯那个混蛋给欺骗了。[

    昨晚我们一行人喝多以后,只有辛怡一个人,是清醒的。

    辛怡将我们挨个送回了房间,还帮我和曲玥,换下了脏衣服,但没成想,我和曲玥在半夜的时候,疯疯癫癫的就跑了出来。

    我跑去了滕柯和凌南的房间,而曲玥,睡在了走廊里。

    昨晚,我去了滕柯的房间以后,凌南就出来照顾曲玥了,而这一夜,我是被滕柯照顾的。

    我猜,我喝醉的时候,他已经完全醒酒了。

    不过,至于昨晚我们俩是怎么在一个房间里休息的,我完全记不清楚了。

    当我彻底拆穿滕柯的谎言以后,他一溜烟的,就离开了房间,不肯直面我。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走出房间的时候,很不巧的,在对门,碰到了凌南和曲玥。

    曲玥看见我的时候,眼神游离的就冲进了我的房间,她的脸蛋通红,身上的衣服,也很不规整。

    她跑进我房间时,大声的喊了一句,“未晚,我借用一下你屋的洗漱间!”

    我还没来得及应声,房门就被曲玥关合了,而我面前,是同样一脸羞涩的凌南。

    我不解的指了指他的身子,说:“你昨晚和曲玥……”

    他急忙摆手,“我们什么事都没有,我只是简单照顾了她一晚……”

    我暂且相信的点点头,但思考之余,我还是不放心的提醒了他一嘴,“凌南,或许是我这个人有点唠叨,但是……你以后能不能,跟曲玥保持距离?她有男朋友的,阮竹生你也见过,他们以后,肯定是会结婚的。”

    凌南的脸色闪现出了小小的失落,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以后,我注意。”

    我小声道:“拜托你了,虽然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没道理。”

    这时,楼下的唐萧冲楼上大喊:“你们都醒了吗?下楼吃饭吧!我亲自掌勺的早餐!”

    我附和着大喊:“哥,我们马上就下去了!”

    我拍了拍凌南的肩膀,“快收拾吧,然后吃早餐,我哥的手艺很不错的。”

    我往楼下走的时候,途径了叶姝予的房间。

    昨晚她是一个人睡的,当我经过她的房间时,我很明显的注意到,屋内地板上,被她踩碎了一地的玫瑰花瓣。

    而此时的她,正在镜子前化妆。

    我没想多做停留,继续往楼下走,谁知叶姝予气冲冲的就拿着口红跟我走了出来,她站在我身后,一口气喊道:“唐未晚!”

    听着她满是火药味的命令,我转过身,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两步站到我面前,质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跟滕柯离婚?现在我已经醒酒了,我也麻烦你,给我一个明确的说法!”

    我指了指她手中的口红,“你还是,先把你没涂完的口红涂完再说吧,你现在的样子,有点吓人。”

    我转身就要走,叶姝予拿着口红就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我继续往楼下走,实在懒得搭理她。

    楼下的餐桌上,我哥正从厨房里往外端菜盘,滕柯正襟危坐的坐在餐桌一角,看着手机新闻,喝着牛奶。

    我跑下楼,坐到他旁边,赌气的说:“昨晚有人强吻我!”

    突然,滕柯狠狠的呛了一口气,他连续咳嗽了两声,牛奶弄了一下巴。

    他慌张的拿纸巾擦拭,转头冲我说:“我没有!”

    我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昨天,分明也没有喝太多好吗,为什么死不承认!

    我继续道:“你昨天就是有强吻我!你喝多的时候,还抓着我的手……”

    滕柯一把捂住我的嘴,“你别胡说,这里这么多人呢!”

    我阴险的看着他笑了笑,“所以说……昨晚的事,你全都不记得了?包括你送我的玫瑰花?”

    滕柯眨了眨眼,低着头有意无意的说:“玫瑰花记得,但是我没有吻你……”

    我耸耸肩,“算了,不为难你了,反正你也没吻到我,我就是戏弄你一下。”

    滕柯有些发凶的捶了一下桌面,“唐未晚!”

    我翻了个白眼,“谁让你一大早就调戏我。”

    滕柯无奈的笑了两声,“我昨晚,真应该把你的一举一动都录下来,让你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倒贴我的,抱着我就不放手,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

    说着,滕柯自己低头笑了两声。

    我团着拳头就想报复他,而这时,我哥莫名其妙的,拿着菜刀就走到了我和滕柯的面前。

    唐萧坐在我和滕柯的对面,他将菜刀放到一边,冲着滕柯说:“昨晚你喝醉了,我就没和你计较结婚的事。现在你醒酒了,我们来好好说一下,你和未晚领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罢,我哥重新拿起菜刀,用力的就在木桌上砸了一下,菜刀刚好插在了木板桌的缝隙里,我哥一脸平静而淡然的说道:“还有,刚才我妹说,你昨晚强吻她了。”

    唐萧很努力的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你为什么要强吻她?你给我说清楚!说不清楚,今天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当我哥,一本正经的,开始讨问滕柯的时候,我急忙,就走到了我哥旁边,我拉着他的手臂,说:“哥!你别这样……他没有强吻我啊!”

    唐萧抬头瞪了我一眼,“你给我上一边坐好!现在是男人和男人对话的时间!你别插嘴!”说着,他嫌弃的戳了一下我的脑门,“你就是太单纯,根本不知道这些男人在想什么!”

    话落,唐萧又生气的吐槽了我一句,“就冲你和周子昂离婚的事,我就再也不相信你看人的眼光了!以后你跟任何一个男人交往,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说完,唐萧用力的抽起了桌面上的菜刀,接着,又狠狠的落下,冲滕柯质问道:“领证的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和滕柯异口同声:

    “是假的!”

    “是真的。”

    我扭曲着脸,看着一脸严肃的滕柯,“你和我哥,没必要说谎的!”

    滕柯很认真的看向我,“我没说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