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6章 唯一的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餐桌上,唐萧怒冲冲地瞪着滕柯与我,最后一次问道;“你们两个,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

    我哥的怒过已经烧到了眉头,我想好好的跟他解释,身后的楼梯口,就响起了叶姝予的怪声怪气。

    “怎么,做了亏心事,还不敢承认了?”她绕到滕柯身后,右手食指在滕柯的肩膀上轻轻的划触,“滕柯,我劝你,在唐未晚还没有露出她狐狸尾巴的时候,赶紧跟她离婚。否则,等到她开始对你有所企图的时候,你会连自己的大半个家产,都搭进去!”

    叶姝予转头探了我一眼,“或者……某些人现在,就已经动起了歪心思。毕竟,金钱面前,圣人都会变成狗。”

    餐桌上,唐萧一掌拍在了桌面上,“叶姝予你说话注意点!别以为你有两个破钱,就能随意污蔑我们!我们唐家不惦记你们的那些破家产!”

    叶姝予顺势就坐到了滕柯的身边,“好啊,不惦记最好,那你就好好劝劝你妹妹,让她赶紧把离婚手续给办了,免得到时候,惹得自己一身腥。”

    唐萧起身就指了指我的身子,“唐未晚你给我出来!”

    我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衬衫一角,“哥……”

    唐萧怒火中烧,拉着我就要往外走,这时,楼上的辛怡走到了我们面前,她冲着唐萧安慰了一句,“唐萧,大家是出来玩的,如果有什么矛盾,我们回去再解决不行吗?这里这么多人呢,我们吃过早饭就要返程了,有什么事,我们路上也可以说清楚的。”

    听了辛怡的劝,我哥松开了我的手,他气冲冲的扭头往厨房的方向走,命令道:“唐未晚你一会儿坐我的车!”

    辛怡站到我身后,安慰道:“未晚姐,一会儿你坐滕柯的车吧,实在不行,我坐唐萧的车。我怕你们路上吵起来,会出事的。”

    我忙乱的点点头,“费心了。”

    我们这一行人从御锦山庄离开时,不等我选择,唐萧就强制性的拉着我,上了他的车子。

    而我刚坐好,后车座的另一扇门,就被打开了。

    滕柯躬着身子就做到了我旁边,唐萧发现滕柯顾自的上了车,气呼呼的就喊了过来,“你上我车做什么!”

    滕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唐未晚在这,我自然要来。”

    “……”

    我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赶紧下去!”

    滕柯指了指窗外自己的车子,“我的车,已经被顾昊辰开走了,辛怡开的顾昊辰的车。”

    唐萧忍不住的狠踹了一脚油门,“滕柯!我拜托你放过我妹妹行吗?你不是已经跟叶姝予举办婚礼了么!我妹她不适合你,你能不能饶了她,饶了我们全家!”

    滕柯摇头,“叶姝予的事我会处理好,这事儿不劳你费心了。”

    唐萧冷笑两声,“行,我先不和你探讨这个话题,一会儿回市里,我会直接把唐未晚带走,你以后,别想再缠着我妹!”

    滕柯没说话,侧头专注的看着我,我不敢迎视他的眼,更不敢跟我哥交谈。

    车行的一路,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市中心。

    车子停在道口,大家就此告别,唐萧打开车门锁,对滕柯说道:“你下车吧!我要送我妹回她自己的家。”

    滕柯开了车门,接着就冲我摊开了右手掌,“走吧,我们回家。”

    我侧头看了看唐萧,又看了看滕柯。

    忽然,唐萧大吼:“我说了!我要送我妹回家!你给我下车!”

    滕柯纹丝不动,云淡风轻的说道:“她现在已经搬到我那里去了,不信你问唐未晚。”

    唐萧怒目而视,我则胆怯的点了点头,“行李什么的……都被搬到滕柯家里了……”

    我哥无法相信的发了一会儿呆,他的双手死死的拿捏着方向盘,两只手的骨节,因为用力,而格外的分明。

    我不想我哥因为我的事情伤心,就转头冲滕柯说道:“你回去吧,我今晚……跟唐萧回我父母那里。”

    滕柯的眼神里流露出很多的担忧,我伸手就要去关车门,忽然,唐萧开了口:“滕柯你上来,我现在就去你家,把未晚的东西拿走!”

    我和滕柯相视而望,彼此默不作声。

    我冲他眨了眨眼,说:“你上来吧,我得听我哥的……”

    滕柯本来想拒绝,但在我的执意下,他还是上了车。

    这一路,我们都没说话,因为唐萧正在气头上,多说一句话,都会惹来灾难。

    而滕柯呢,全程沉默不语,我不知道他在思考什么,只是见他不时的拿出了手机,发了几条简讯,就再无其他了。

    车子开到滕柯家的别墅大院,车子一停,我们就纷纷下车。

    唐萧打开了后备车门,说:“未晚,你进去收拾东西吧,收拾好了,我给你搬下来。”

    我点点头,转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但这时,身后响起了轮胎碾压碎屑石子的声音。

    我回过头,看到了我父亲的车子。

    我没成想,父亲会亲自开车来找我。

    我和唐萧惊讶的同时,面前的车子里,走下来了父母的身影。

    但令人意外的是,我的父母,是从后车座上走下来的。

    驾驶座上的人,并不知晓是谁。

    我和唐萧迎了上去,紧接着,我在车子的驾驶座上,看到了周子昂……

    这个让我看一次恨一次的男人,竟然开着我父亲的车,出现在了滕柯的家门口。

    我和唐萧都不可思议,周子昂却下了车,跟着我爸妈,走到了我面前。

    我不解道:“爸……妈……你们怎么会……”

    周子昂一脸沉稳的说道:“我刚才去你的小区找你了,不巧碰见你爸妈,他们也刚好要去家里找你,但我发现,你已经不住那了。所以我想,你除了曲玥家以外,就只能来这里住了。”

    周子昂讪笑着指了指身后的别墅,“滕柯的别墅,对吧?”

    我百感交集的看着我爸妈,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母亲的眼神黯然神伤,接着,她拉过我的手臂说道:“走吧,回家。”

    身后,滕柯紧张的扯住了我,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我爸就两步站到了滕柯的面前,他用他布满皱纹的手掌,压着滕柯的手臂,说道:“你和我女儿的事,到此为止吧!之前你为我们唐家做的事,我很感谢你,但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就算她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会让她在你这里受委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