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9章 出国留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除了我,他没办法忍受,其他的女人在他身边?

    这句话在我的脑中回荡之时,我搞不清楚,滕柯他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又或者,他只是无心那么一说。

    小区楼下,唐萧走到我身边,同滕柯说道:“你一路跟我妹跟到家门口,还莫名其妙把周子昂收拾了一顿……”

    我哥顿了顿,上下打量着滕柯,随即,他伸手在滕柯的面前晃了晃,“喂!看出神了你!我在和你说话!”

    滕柯这才将目光从我身上挪走,他看了眼唐萧,说道:“以后别让唐未晚单独跟男人见面了,特别是周子昂这种人。”

    我哥将我向后拉了拉,面对面的冲滕柯命令道:“暂且不说周子昂怎么样,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让未晚和你见面。”

    察觉形势越来越僵化,我走到我哥身后说道:“行了哥,上楼吧。”

    唐萧也没打算继续吵下去,而滕柯再次拉住我的手,紧迫道:“明天别忘了来公司,我有话跟你说。”

    我推开他的手,点了点头,“嗯,回去吧。”

    滕柯站在原地等着我离开,而地上被打的半死的周子昂,一把就拉住了我的脚腕。

    我低头看着他满脸淤青的样子,抬脚就甩了两下,“你别碰我了!以后也别再来找我了!真的很烦!”

    滕柯上手就将周子昂从地上拉了起来,拖着他的身子,就扯到了小区花园旁边。

    唐萧在身后推了我一把,催促道:“好了,回家。”

    上了楼,我爸妈连衣服都没换,就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待我的归来。

    可想而知,接下来,又是一场残酷的讨伐。

    我已经做好了被批斗的准备,老老实实的脱鞋进屋,同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一角。

    唐萧看出了家里气氛的严峻,他刻意给父母倒了两杯茶水,说:“爸、妈……未晚也很久没回家了,咱们先休息一晚,有什么事,等明天大家情绪都平静下来了,再谈。”

    我妈胆怯的看了父亲一眼,随后冲我使了两个眼色,意思让我不要在客厅逗留,赶紧回自己的房间。

    我没敢走,随后,我爸就突然站起了身。

    我不清楚他要做什么,只见他一个人走去了书房,等着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份文件,以及……一张存折……

    存折这种东西,我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估计是以前的老古董。

    我心里悬着一根线,父亲就走到了我面前,随手将文件和存折放在茶几上,说道:“这是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入学手续,我都给你咨询好了,这存折,是我前些年,帮你存下的。”

    父亲竭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坐在沙发上,继续喃喃道:“以前家里条件一般,只能供你哥一个人出国留学,这些年公司的收益越来越好,家里也不缺钱了。之前我和你妈觉得对你有愧,所以一直在帮你攒钱,本来是打算,等你大学毕业的时候,把这笔钱拿给你,让你出去留学或者是作为创业资金,但是后来……”

    父亲哽咽了一下,我妈就接了话,“后来你毕业就打算结婚,你爸不想耽误你的幸福,就没敢把留学的事说出来,这笔钱,也就一直在我们这放着了。”

    父亲指了一下茶几,“存折里,有将近一百多万,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正好你现在离婚了,留学的事,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抉择,我觉得这当真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父母的爱让我感动,但面对我已经不小的年龄,我忽然就有些打怵。

    如果留学归来,我也就三十多了。

    我爸的语调稍微严肃了一些,“这是你最好的选择,离开国内,摆脱现在的人和事,等你再回来,也能更好的帮你哥打理公司。”

    我语塞着说不出话,我哥就开始帮我解围,“爸,为什么让未晚突然出国?她现在在国内不是好好的么,她一个女生,如果让她突然出去……”

    突然,我爸发了火,“不让她出去,难道就一直让她在国内受那些人的干扰吗!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怎么看我们唐家!别人都说,我女儿离了一次婚,然后又去傍大款,傍大款不成,还被人在婚礼上数落!”

    父亲指着我的脸就喊了过来,“唐未晚!你从小到大,你妈为你费了多少心你不知道吗?初中的时候你就总打架,你妈为了平息你的那些事,来来回回的往学校跑,跑了整整一年,最后你才安分下来!

    “我以为你后来学好了,不闹了,结果呢,现在成人了,你却给我来了一个更大的闹剧!”父亲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胸口,“我就问你,你到底能不能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你到底能不能理解我和你妈的心情!”

    能,我当然能,我甚至还固执的用自以为的方式,去做一些所谓“孝顺”的事,结果呢,却伤害了我的父母。

    眼前,父亲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胸口,冲我说道:“还有,你给我说清楚,你和那个滕柯,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外人都说,是你故意靠近的人家,你现在,给我解释清楚。”

    我抬起头,急忙道:“不是的!我和他是初中的同学,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后来又碰面,是因为找工作,很巧合的遇见了。”

    我爸一脸的疑惑,“一个三十岁的人,跟你是初中同学?唐未晚,你是不是在跟我说谎!”

    我摇头,“他小学毕业以后,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上学念书,原因是什么我不清楚,但他的确是我的初中同学。”

    父亲将信将疑的看了我两眼,最后提醒,“留学的事,你赶紧给我做决定,你决定好了,我就托人安排澳大利亚那边的房子,那有我认识的人,还可以说上话。”

    说罢,父亲转身就回了房间。

    母亲站起身,拉着我的手腕说:“未晚啊,出去留学吧!听你爸的话,行么?”

    我点着头,“妈,我会好好考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