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0章 我对你动了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经过了整整一夜的深思熟虑,我依旧没有决定好,到底要不要赶在这个尴尬的年龄,出国留学。

    第二天一早,吃过母亲亲手做的早餐,我就出了家门。

    我提早去了滕柯的公司,比正常的上班时间,早了两个小时。

    为的就是,不让公司的同事,再在我的身后指指点点。

    我已经能够想象,他们在看到我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滕柯的结婚消息一在媒体上公开,我就成了整个滕风集团最大的笑话。

    还好,我去上班的时间,公司里还没有几个人。

    一路疾走的上了公司电梯,抵达十五层,电梯门一开,我就小心的迈出了一只脚,我垫着脚,朝着办公大厅的方向看了两眼。

    还好,没有人。

    我小声小气的跑去了滕柯的办公室,开门进屋以后,房间里传出了浓浓的花香味。

    我傻眼的看着屋子里的一幕,整个办公室的地上,花篮遍布。

    而那些花篮,全部是其他公司,送给滕柯的新婚贺礼。

    我大致看了一眼那些花篮上的纸条,各种祝福的语言,而看着上面的内容,我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我将花蓝规整的摆放在了墙壁一角,放下包包,开始在屋子里打扫卫生。

    其实来时的路上我就在想,今天要好好的跟滕柯谈一谈,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全都说清楚,然后,心安理得的离开滕风集团。

    不管以后是否会去澳大利亚留学,我都不会,再继续呆在滕风了。

    将办公室里的卫生统统打扫一遍,我开始收拾滕柯的办公桌,只是,当我走到我们两个的办公桌前时,我在我的桌子上,看到了满满一桌的文件纸张。

    我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随手翻了两下,结果发现,是我和滕柯办理结婚手续的证明。

    这份证明,就是在简单的说明两个字,我和滕柯的结婚证,是真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我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我的桌子上?

    我将证明拿在手中,仔仔细细的浏览观看,当我确认,上面的公章,的确就是政府公章以后,我冒然发现,桌面上,还放了一把家门钥匙,一把车钥匙,以及,一个首饰盒子……

    这是我的?

    我拿起首饰盒子晃了晃,开盖的一瞬间,里面出现了一枚钻戒。

    我不解的将戒指重新放在桌面上,望着眼前无法解释的一切,默默发呆。

    没一会儿,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打开,我紧张的正回身子,伫立在桌边一角,看着门外走进来的人。

    我以为是滕柯的秘书,结果进屋的人,是滕柯。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原来,已经到上班时间了。

    我们对视的一刻,我指了指桌子上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滕柯松了松领口的领带,步伐沉稳的走到了我面前,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

    “嗯?什么意思?”

    滕柯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举到我面前说道:“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的结婚证,是真的,我们真的结婚了。”

    我惊恐,我诧异,我无法接受,同时又觉得自己被欺骗。

    我失声的哼笑了两声,接着很用力的,在嗓口挤出了几句话,“你什么意思?我们结婚了?你给我看这些,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真的跟你结婚了?”

    滕柯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没有丝毫的意外。

    我身子乏力的向后退了一步,腰身撞在桌角,而清晰的疼痛感在向我证明,这并不是梦。

    滕柯指了指桌子上的家门钥匙和车钥匙,“这些是我给你准备的,以后我的家,你可随便出入。我还帮你配了一辆车,方便你上下班。”

    我无法相信的摇了摇头,“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滕柯,我陪你去民政局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跟我说,我们是假结婚,我们实际上,没有任何关系的!”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随手拿起了那个装着钻戒的首饰盒,“我知道现在的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是你听到的这样,我们已经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了。”他将首饰盒打开,“这戒指,也算我送你的,既然已经领证,那就应该配上一枚戒指。”

    我没办法理解的推开他的手,结果那枚戒指,就落在了办公桌的下方。

    我摇着头,“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是在欺骗我。”

    滕柯沉默少顷,接着点点头,“对,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

    我无法克制的怒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蓦然,滕柯抬起头,他眼神决然的看着我,“或许是我疯了,也或许,是我真的想这样做。”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滕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他摇摇头,“我没想过后果,带你去民政局的那天,我也挣扎过,但我还是……这样做了……”

    听着他前后矛盾的话,我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滕柯能做出的事。

    我甚至不相信,这些所谓的解释,也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这太可怕,又太令人无法接受。

    我无奈道:“所以呢?你想表达什么?我们领证的那天,你脑子愚钝了?还是什么?你想恶作剧?”

    滕柯依旧决然的望着我,“那天,我本来是要办理假的结婚手续的。”

    “所以呢?为什么又变成了真的?”

    滕柯轻微的低了低头,冗长间,我和他沉默了好久好久。

    办公室门外陆陆续续响起了员工上班的嘈杂声,我们两人安静无比,放佛呼吸都成了罪恶。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真相,脑子清醒的一刻,我推开他,就要往外走。

    滕柯两步站到我面前,声音幽沉,“如果我说我对你动心了,你会接受吗?”

    “……”

    动心?

    如果不是腰间的疼痛感还在继续,我一定会狠狠的拍自己一巴掌,让自己,从这场不真实的梦境中醒过来。

    但眼下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