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7章 无法相信的一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陈敏蓉让滕柯回老宅的意图,我当然心知肚明,一是安抚病危的爷爷,二是为了给滕柯和叶姝予制造同一屋檐下的契机。

    当我从滕风集团离开时,滕柯给我打了好多通电话,我都没有接。

    我不理解他一直将我禁锢在他身边的理由,或许是真的心动,又或许是想要利用我摆脱叶姝予和陈敏蓉的束缚。

    但不论如何,我都很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我不会继续留在滕柯的身边,也不会占着和他领证的便宜,为自己谋私利。

    因为我的自尊心不允许,而我的父母,更不允许。

    我不希望,在我大好的年纪里,被人戳着脊梁骨,说三道四的辱骂,说我不检点,说我靠男人,说我是一个轻浮的荡妇。

    或许滕柯意识不到这一点,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最致命的伤害。

    从集团离开以后,我本打算回家,但途中,还是接到了尹思晗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我就听到了她的提示,“我听说你离开集团了,怎么,忘了和我的约定了吗?我不是说,下班有事找你谈吗?”

    我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现在中光路的路口,你如果想谈事情,就来这里找我吧,正好路口有一家咖啡馆,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等我五分钟,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我一个人走进了咖啡厅,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好。

    等了五六分钟以后,尹思晗的车子就停在了门口。

    她进屋时,手里拿了一个文件袋,坐到我对面以后,她将带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我听说,你的岗位被人接替了?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长的很好看吗?”

    我没有接她的话,直奔主题,“你找我要谈什么?”

    尹思晗抬头笑了笑,顺手将带子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倏然间,我们的桌子上,出现了好多的照片。

    那些照片上,都是袁桑桑和叶炜在一起的合影,看样子,最近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

    我说道:“你给我看这些做什么?我和袁桑桑,已经没关系了。”

    尹思晗笑着说道:“我给你看这些,当然是有事要求你。”

    “什么事?”

    尹思晗指了指这些相片,“其实也不光是我的事,你和袁桑桑,不是也有私人恩怨么!现在我听说,她正在你父亲的公司,拍宣传片。我给你这些照片,就是想让你帮我,把相片公布出去,当然,到时候我会给你打过码的照片。”

    我无语的摇摇头,“怎么,又想借刀杀人?之前你设计害死袁桑桑孩子的那件事,你还觉得不过瘾?”

    尹思晗笑了笑,“当然过瘾啊!但是,这还不够!我本以为,那件事之后,叶炜不会再碰袁桑桑了,但没成想,这两人,最近接触的是越来越频繁了。”

    尹思晗点了点桌面的照片,“我知道袁桑桑在你父亲的公司拍摄,所以,我才特意把你约出来,跟你一起商量这件事!其实,我大可不必通过你的,我自己找人也可以将这些绯闻照片放出去,但是,我顾虑到袁桑桑在为你父亲的公司效劳,如果我就这么把照片放出去了,肯定会损毁你父亲公司的名誉。所以,我就来找你喽!”

    我将那些照片推了回去,“这件事你就不用询问我了,这是你的私事,我不想干涉。当然,如果你真为我考虑,就不要给我添麻烦。”

    尹思晗冷笑了两声,“你怎么就那么能沉得住气?我都给了你这么好的证据了,你都不知道利用吗?”

    我摇摇头,“我不想害人,那些恶人,自会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听了我的断然拒绝,尹思晗的语气忽然变弱,“未晚,现在呢……叶炜一直认为,是你将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给坑害掉的,所以呢,这些照片,也只有你才能顺理成章的拿出来!”

    她捏着手中的相片,继续道:“如果我委托其他人放出了这些照片,那叶炜一定会调查到我。虽然我知道这样做真的很不好,但如果你做了,肯定会解了你的心头恨,说不定,还能从叶炜那里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这样子……叶炜以后,也会收敛很多,就不会再跟袁桑桑走的太近了。”

    原来,说了半天,尹思晗依旧是想借刀杀人。

    我一口拒绝,“不了,虽然报仇的事很过瘾,但我是不会做的,你也不用征求我的同意,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至于我父亲的公司,如果袁桑桑出了事,我自己会做好公关,不需要你来担心。”

    说完,我即刻站起了身,“尹总,你以后也不要再在我的身上费心了,我很快就会彻底离开滕风集团,拍完这个广告,我就跟滕风没关系了。”

    我扭头就要离开这里,尹思晗也跟着站起了身,“唐未晚,如果人太善良,也未必会有好报的,反正我相信,你会自己回来找我的。”

    我没应答,一个人率直的走出了咖啡馆。

    而我这边刚打到车,手机就传来了一条简讯。

    是唐萧发来的。

    “未晚,能不能来公司接我?我喝多了。”

    喝多了?这明明只是下午三点多钟而已,他竟然喝多了?

    我快速的回了一条讯息,“嗯,我马上去公司找你。”

    车子一到公司楼下,前台的杜合就冲我招了招手。

    我将怀里的文件夹放在了柜台上,说:“跟我上楼吧,我哥喝多了,帮我把他扶下来。”

    杜合翘着他的兰花指,目不转睛的修着自己的手指甲,娘娘的说:“喝多了?怎么可能啊!你哥一直在公司里,都没出去过,哪来的酒场?”

    我摆了摆手,“不清楚,走吧,上楼看看。”

    一到行政楼层,我哥的办公室门口,就站了两个女职员,她们在重重的敲击门面,并大声呼喊,“唐总,你在屋子里吗?”

    我急忙跑上前,问道:“怎么了?”

    其中一个女职员指了指屋内,说道:“刚刚我来送文件,但是里面一直不开门,然后刚才,我听到有人在尖叫……”

    尖叫?

    脑子混乱的一刻,我连续两下按压着门把手,但房门里头紧锁,就是弄不开。

    我转头冲杜合说道:“钥匙呢?备用钥匙!”

    杜合急忙跑去了行政楼层的前台,找到钥匙以后,慌张的递到我手中,担忧道:“唐总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真的喝多了?”

    搞不清楚真相的一刻,我快速的打开了办公室的房门。

    可是,当我推开房门的一瞬间,我亲眼看到,房间角落里,一丝不挂且正在哭泣的袁桑桑。

    她的头发乱成了一团,衣服被撕成了碎片,而我哥,眼神迷离的抓着袁桑桑的肩膀,他什么都没穿,后背盖了一条绒毯,他像一个罪犯那样,猥亵着袁桑桑。

    我无法相信,我看到的这一幕,是真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