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9章 没希望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令人意外的是,在杜合的激烈言辞下,袁桑桑当真把衣服给换上了。

    看来,这袁桑桑真就是吃硬不吃软。

    等她换好衣服以后,杜合一个人给我哥穿了裤子和衬衫,随后,我们俩把他抬到了沙发上。

    唐萧睡的很熟,神态异常的安详,不论周围的声音有多响,他就是不为所动。

    我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找安眠药一类的东西,因为我始终觉得,这件事,是袁桑桑的计谋。

    可巡视了一圈,依旧无果。

    等角落里的袁桑桑将自己的衣服换好之后,我打算把她带到我的办公室,可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忽然,办公室的房门,响起了剧烈的敲击声。

    “开门!警察!”

    “……”

    我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报了警。

    我回头盯准袁桑桑,无语道:“是你报了警?”

    袁桑桑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摇着头,“我没有!别什么事都怨我!”

    我心里慌张到不行,杜合就更加紧张的上蹿下跳,他一扫刚刚的士气,拉着我的手臂说:“怎么办啊大小姐!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但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得不面对。

    我两步走到了房门口,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锁。

    外头的三个警察一拥而入,我的身子被撞开,紧接着,打头的那个警官,冲我出示了证件。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这里有人猥亵下属。”

    猥亵下属……

    这个罪名,还真是让人意外。

    我急忙摇头,“没有!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您应该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袁桑桑就从身后站了出来,“有!我就是被害者!”她回头指向了沙发上的唐萧,“刚刚就是这个男人对我施暴,他强迫我……强迫我……”

    我回头瞪着袁桑桑,咬牙切齿,“袁桑桑,你……”

    袁桑桑完全没有理会我,顺势就指向了门口的那些员工,“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他们全都看见了,刚才我被侮辱的那一幕,他们都看见了……”

    说着,袁桑桑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滑落了下来。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惊人的变脸速度,心里的猜测,愈加的清晰。

    一定是她设计陷害了我哥,一定是她!

    警察没有多做停留,在听了袁桑桑的哭诉以后,直接就在现场开始取证,而更令人难过的是,所有看到那一幕的员工,无一例外的,默认了他们看到的一切。

    唐萧的这一劫,是逃不掉了。

    现场的取证工作做完以后,警察就把我和唐萧,以及袁桑桑,带去了警局。

    眼下,唐萧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我当真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喝醉酒才这样,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去了警局以后,我不知道应该找谁帮忙,就下意识的打了曲玥的电话。

    总之,在这样紧急的关头,只有她,是可以随叫随到的。

    也只有她,能让我有安全感。

    曲玥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唐萧的状态,这一次,曲玥没有先发火,也没有去找袁桑桑的麻烦,她把我拉到一边,问了几句奇怪的话。

    “你哥这是怎么回事?是真喝多了?还是被人害了?我看他怎么像……”

    我压制不住的问道:“你也觉得他很不对劲是吗?他现在,根本就不像是喝多的状态,我一点都不相信,唐萧会大白天的喝多,而且还做出那样的事……”我拉着曲玥的手,“曲玥,我现在怀疑,唐萧是被袁桑桑下药了,所以才……”

    曲玥拧着眉目摇了摇头,“不可能,如果袁桑桑给他下了药,那很容易就被警察给查出来了,我现在是怕……”

    我追问道:“你怕什么啊!”

    曲玥认真的看向我的眼,“唐未晚,你和我说实话,唐萧在美国那段时间,是不是……吸食大麻了?”

    吸食大麻……

    我从来没想过,毒品这种东西,会出现在我哥的世界里,但如果仔细回想唐萧刚刚的样子,我忽然,就没了底气。

    我用力的摇着头,心里却万分的担忧,“唐萧他不会的,他不会碰那种东西的,唐萧他是个特别有分寸的人,他不会……”

    曲玥捏了捏太阳穴,继续道:“你等会吧,我现在联络我的朋友,看看有没有人,能跟警局的人说上话。我现在,就怕唐萧是真的吸了毒,我以前在酒吧见过吸毒人的样子,和你哥刚才的状态,没什么差别……”

    听了曲玥的话,我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唐萧该怎么办?我们的父母,又该怎么办?

    曲玥联系人的过程中,我双手颤抖的在原地打转,我思索着身边还有谁能帮上我的忙,苦思冥想下,貌似就只有滕柯。

    我记得之前有一次,滕柯和我因为袁桑桑的哥哥袁浩然,而来过警局一次,那一次,滕柯就是交代了警局的高官,才让坏人得到了惩罚。

    我急忙拨打着滕柯的电话号码,焦急的等待。

    电话接通时,那头是一个生涩的女人声音,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应该是实习生赫敏。

    我说道:“赫敏,麻烦你帮我把电话转交给滕总好吗?”

    赫敏有些为难,“不好意思啊未晚姐,滕总现在在会议室里开会,刚进去的。”

    可我实在是太焦急了,急迫的就恳求了过去:“求你了,你帮我把电话转交给他行吗?如果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赫敏想了一会儿,继续为难的说:“不行啊!里面的那几个老板,看上去都挺厉害的!我是很想帮你啊,但是……现在人家正在里面谈话呢!我今天才来集团第一天啊!不能做出这么莽撞的事吧?”

    听了赫敏的话,我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我无奈的应声,“好,那我就不麻烦你了,谢谢你了……”

    挂掉电话,我走到了曲玥的身后,曲玥一脸凝重的回过身,说道:“这件事,我恐怕是帮不上你了,吸毒不是小事,如果一会儿警方提出要尿检,我觉得你哥就没希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