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2章 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得到了滕柯的肯定回答,我心里的恐惧感,稍稍减轻了一些。

    车开的一路,我就安静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曲玥开着她自己的车子,跟在我们后头。

    途中几次,滕柯都试图转移话题,但我一点都听不进去。

    等车子开到市中心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路边的状况,说道:“你就把我放在这里吧,我今天……打算去曲玥家里住……”

    滕柯的脸色阴沉了一下,看着我说:“我在老宅的这段时间,你就住在我家吧,家里没人,不会打扰到你。”

    我摇摇头,“不了,我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己有家,我会回家里住。”

    我伸手就去拉门,滕柯就锁上了车门,说道:“我回老宅的这段日子,不会跟叶姝予有任何的接触,我只是为了爷爷的身体着想,所以你不要多虑。”

    我摇着头,“你的事,我不会干涉的,你和叶姝予怎么样,跟我也没有关系。”

    滕柯有些发气,“为什么没关系?难道你一点都不在乎?”

    我低着头不说话,缓了好长时间之后,语气微弱,“不在乎,也没资格在乎,我现在,只想一心把唐萧的事情处理好。谢谢你今天来警局帮我,如果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我也会拼尽全力的帮你。”

    滕柯定了定神,忽然道:“如果你这么想报恩,那就和我在一起,做真正的情侣。”

    听了这话,我抬起了头,心跳加速的同时,胸口是满满的无奈。

    滕柯看到我的反应,似乎是找到了可以胁迫我的把柄,他的左手下意识的抓了抓方向盘,说道:“唐未晚,做我女朋友,我们试着在一起……让我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也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我说不出话,逼仄的车内空间,愈加的令人窒息。

    滕柯朝我转过了身,眉头紧蹙的说道:“答应我,别再推开我,试着……做我的女朋友……”

    当滕柯的话越说越直白时,我当真察觉到,来自他眼神里的认真。

    而忽然间,他的脸色又变得很严肃很决绝,“如果你不同意,唐萧的事,我就放手不管了。”

    我激烈的反应道:“你怎么可以用唐萧的事威胁我?”

    滕柯的神态游离了一会儿,接着又下定决心的说:“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你一直认为,我找你假结婚是一场交易,那我们就再交易一次,我帮你救唐萧,你做我女朋友。”

    我一口回绝:“滕柯!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滕柯正回了身,凝重的看着车外,这次的表情,比刚刚还要决绝,“如果你不同意,那就下车吧。”

    说着,他打开了车门锁。

    我下意识的就要去拉车门,滕柯就提醒了我一句,“唐萧的事,或许会涉及到蹲牢狱。”

    他话落,我就缩回了手。

    而这时,滕柯转身就揽过了我的肩膀,他用力的将我的身子,靠在他的肩膀,我们两个人侧着身子,紧贴着脸。

    他的下巴垫在我的颈窝里,我们的皮肤触碰贴合,一股炙热感,在彼此之间传播。

    他抱着我的身子,死死的禁锢着我,他的右手掌轻压着我的后颈,低声的说道:“原谅我用这种方式挽留你,我只是不希望你离开我,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让我突破心里的防备!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去接受我……如果你实在觉得我不是你想找的那个人,那你再选择离开……”

    脑子发热的瞬间,我想我应该是又一次被告白了。

    我试图去推开他的胸膛,但他死死的抱着我,根本不给我机会。

    我的脸,就贴在他的耳朵上,他的耳朵很烫,看样子,他很紧张。

    我有点被他勒的喘不过气,用力的说道:“那你先处理好你自己的家事行吗?我们的事,留到以后再说,因为我现在也很乱……”

    终于,滕柯松开了手,他不解的看着我,问道:“你为什么会乱?你只要慢慢等我就好,等我处理好……”

    我从他的手臂中挣扎出来,说道:“滕柯,我们之间的鸿沟太大了……而且,我真的无法接受,你突然跟我说,要和我在一起。我看不懂你真实的心意,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把假结婚变成了真结婚。”

    我低垂着摇了摇头,抬头继续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吗?你喜欢我什么?还是因为习惯了我的存在,所以让你觉得很有安全感?可安全感并不代表爱情,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次,从高空坠落到地狱的丧生感。

    “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遇到真爱了,就像你以前说过的那样,我对男人失去了信心,而你对女人,有着无法治愈的恐惧。我们两个人,就是有感情缺陷的残疾人,所以我们互相利用,互相合作,在彼此的身上,寻找互补的优势,然后满足各自的需求。”

    我无奈的笑了笑,“所以说的直白一点,我们从始至终,都是一场交易。我看不透你的内心,你也看不透我,我们这样的关系,对彼此真的很不负责。”

    话落,滕柯整个人,忽然有些张皇失措,他不安的拉住了我的手,郑重道:“所以我现在想要认真的对待这段感情,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吗?”

    滕柯的最后三个字,说的微弱而无力,我大概能感觉的到,他对我,亦是没有信心。

    在他问出这个问题以后,我仔细的思考着,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而短暂沉思的过程中,滕柯忽然转回了身子,他颓丧的倚靠在位置里,沉重道:“好了,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看到他的这般反应,我的心变得风雨交加。

    我想说些什么的,但话到嘴边,又滞留住了。

    良久的沉默之后,车窗外,曲玥用力的敲打着窗面。

    “你们把车停在这里做什么?唐未晚,你今晚去哪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